官媒称境外势力介入佳士工运遭反驳

2018-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佳士科技声援团(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佳士科技声援团(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备受海内外关注的广东佳士工人维权运动,上周末遭到警方清场后,官方媒体新华社刊登专稿,直指事件背后有境外势力干预。那么,新华社的说法有根据吗?还是无中生有?

新华社的这篇报道题为《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事件的背后》,但文章署名只有模糊的“新华社记者”。文章把这起维权事件定性为工人为维权,多次非法冲击佳士公司,受到警方依法处理。文章还指出,这起维权事件背后有非法的非政府组织“打工者中心”,及西方非政府组织“劳动力”的支持和操纵。

身居纽约的工运领袖吕京花近来一直跟踪佳士事件的发展,她认为新华社的这些说法毫无根据,

“历届的维权运动中,佳士工人是最合理的,最和平请愿的,没有任何暴力的,也没有看见异议人士和佳士工人有互动的,没有!完完全全是人家自发的。”

据本台记者调查,深圳“打工者中心”于2000年在深圳龙岗由受伤工人带头成立,是一个公益性民间机构,其主旨是合法维护劳动权益,缓解社区劳资矛盾。但近年来,因为民间劳工机构和劳工活动人士被严格监控,其活动范围已非常有限。

刚刚从深圳佳士工运前线回到北京的独立媒体人北枫告诉本台记者,

“在曾飞洋事件发生后,打工者中心有一部分人就转移到工友之家了。工友之家后来被打压后,在珠三角一带,工运就基本上没有了。所以,打工者中心实际上当局硬套的一个,打工者中心和他们(佳士工运)没有多大的关系。”

北枫还认为,所谓的境外组织“劳动力”与工运本身也没有太大的关联。

对于新华社作出这种失实的报道,吕京花分析说,

“共产党他们无法解决内部的矛盾,怎么办?他们就把历届民间组织的维权组织,不管有没有借口,都把你打成与境外势力打交道。共产党一向就习惯于打压,就把你和所谓的‘境外势力’联系起来,因为这是没人敢碰的。”

在指责佳士工运受到境外势力操纵的同时,新华社的文章对声援工运的高校学生群体只字不提,也对广东警方对学生声援团进行清场未置一词。

推特上名为“佳士声援团”的帐号在25日发出质问,为什么新华社的报道回避这些基本事实,并且谴责说,新华社作为国家通讯社,背叛了党,背叛了国家,背叛了人民!这样片面、扭曲、失实的报道,难以相信出自中国共产党的喉舌。

高校学生声援工人维权是佳士工运的一大特点。8月24日,深圳警方对佳士工运清场的过程中抓捕的数十人中就包括多名来自外地的大学生。

这些声援的学生声明,他们之所以声援佳士工运,是因为他们坚定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理想。外界有人评论说,这表明,毛左分子在这场工运中起着中坚作用。

长期跟踪中国劳工运动的推特帐号“劳工研究”发文表示,虽然清场已经发生,但中国政府还不敢直接针对毛左和学生声援团,因为这样会招来全国毛派的共同声讨,在意识形态上处于劣势。

“劳工研究”估计,毛派人士和声援团学生会被轻轻放过,新华社报道中提到的和“打工者中心”有染的付某国等人会被严惩,而佳士工人余浚聪等人在“认罪悔过”的情况下被从轻发落。同时,官方会宣布,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佳士工人的权益得到改善,佳士工会成立了!

(记者:王允 编辑:申铧) 网编:瑞哲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摘录一段话:“在‘打工者中心’的工作电脑上,警方发现并破译了一个名为‘员工培训资料’的加密文件,里面存有包括怎么组织罢工、怎么对付警察、怎么回避询问、怎么发展与组织工人运动等文档。另外还有怎么接触工人、建立工人组织,培养工人先锋、成立‘独立工会’、发现培植权益争议议题、‘累积愤怒’‘编织希望’、组织行动、谈判策略等内容。”
难道作为一名工人,连了解怎么建立工人组织,怎么罢工之类的权力都没有了吗?我们到底还是不是一个以工人阶级为主的国家了?

2018-08-28 06:19

匿名游客

不管境内还是境外,就说说人家提出来的要求是不是合理吧,难道境外的人吃饭我们就不能吃饭只能吃💩吗?

2018-08-28 01:4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