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链女事件一周年:不能忘却的记忆

2023.01.27 15:33 ET
铁链女事件一周年:不能忘却的记忆 铁链女事件
网络截图

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从去年爆发到今年1月27日,整整是一周年。中国民众并没有忘记这位身份至今成谜的铁链女,网民仍在接续过去一年的努力,试图让铁链女事件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但民众对这一事件的走向也有不同评判。

人们显然不愿也无法忘记铁链女。

在这一事件一周年到来的前一天,推特上一位叫“天地人间”的推友发帖说,“现在是2023年1月27日早晨8点,再过16个小时,震惊全人类的‘铁链女’事件曝光,整整一周年!”接下来是连续八个分句、十个问号,“铁链女现在哪里?状态如何?她究竟是谁?案件真相何时公布?何时还她公道?她遭受的凌辱迫害、她失去的青春,如何补偿?这一年来,所有因为关注铁链女而被打压和报复的人,他们是否安全?如何赔偿???”

在受到严格钳制的中国网络防火墙内,这几天社媒上也涌现出众多写着关键词“铁链女”的帖子。在北京时间刚刚跨过零点的1月28日凌晨,网友“biscuitspring”在微博上转发了微信文章《纪念“铁链女事件”一周年|民间报告》,但点进去看,页面上仅显示“此内容因违法无法查看”。

承担记忆的责任

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情绪仍然是在的。因为探索铁链女真实身份而知名的中国前媒体人赵兰健在采访电话里说,在国内有关铁链女的微信群里,他能明显感受到人们对铁链女事件无法忘怀,“我通过近期跟他们的了解,他们对铁链女的这种情感依然是难以割舍的,依然是念念不忘的。”

“铁链女”因为被拐卖并遭到其“丈夫”长期虐待而博得人们广泛的同情。在推特上可以看到,网友至今仍在上传或转发去年初铁链女事件刚刚爆出时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在寒冷的冬天,这位有真实姓名但至今无法确认的中年女子脖子拴着铁链,被锁在一个破屋中,神情木纳,衣着破烂,牙齿零落。

这个拴着铁链的女子形象之后经过网友的多种图像演绎,成为这一事件的标志,“铁链女”也由此成为这位女子的代称。

赵兰健说,人们不会忘记铁链女。他从传播学的角度解释了人们对这一事件记忆的特征,“人类能记忆的历史事件终究是一个平面的、固化的图像,甚至是一个抽象的符号。而铁链女这个事件它不会消失,是因为这个符号太抽象化了,太具有传播效应了。”他说,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的“坦克人”和“这就是我的责任”等具有符号意义的景象也具有相似的效应。

在某种意义上说,赵兰健承担着这个时代对铁链女事件记忆的责任。事件爆发后,赵兰健深入政府公布的铁链女身份“小花梅”的故乡云南,采访到了“小花梅”的舅舅,对政府公布的这个身份提出了质疑。但这一举动也给赵兰健本人带来了厄运。

赵兰健采访“小花梅”舅舅的视频公布后,中国警方从去年4月份开始就多次找到他,并胁迫他,禁止他继续传播有关铁链女的调查信息。出于对被警方迫害的恐惧,赵兰健去年5月底,从因为疫情封城的北京秘密出走,最终在7月下旬到达美国。提到这段经历,赵兰健笑称,这就是“逃亡”。

因为探索铁链女真实身份而知名的中国前媒体人赵兰健(左)在采访电话里说,在国内有关铁链女的微信群里,他能明显感受到人们对铁链女事件无法忘怀。(中国妇权网站截图)
因为探索铁链女真实身份而知名的中国前媒体人赵兰健(左)在采访电话里说,在国内有关铁链女的微信群里,他能明显感受到人们对铁链女事件无法忘怀。(中国妇权网站截图)

记忆的意义

但就在人们努力不让铁链女事件被这个时代的信息洪流淹没的当下,这一事件的发生地,江苏省丰县欢口镇董集村却保持着一种长久的静默。

本台记者在铁链女事件爆发后不久,就联系上董集村一位村民,当时村落尚未被封闭,但这位村民出于安全考虑回绝了采访。一年后,记者再次联系他,但得到的答复仍然是不方便接受采访。中国知名律师李庄两周前前去探访董集村,甚至未能进入被当地政府封锁的村落。

记者在1月27日当天中午拨通了丰县政府值班室的电话,值班人说,这一事件需要询问县党委宣传部;记者试图连线宣传部,但无人接听,电话里反复播放着语音留言:“创建文明城市,建设幸福丰县,丰县创建江苏省文明城市,期待您的支持和参与......”

对于“铁链女”的现状,现在外界很难获得真实信息。赵兰健两周前接受本台采访时,提到去年4月份的一些消息,当时他说,在他被警方审问的前后,铁链女被送回她家,由她法律上的丈夫董志民的妈妈照顾。但赵兰健这次告诉记者,这只是警察审问他时不小心透露的计划,实际情况如何并无线索。

铁链女事件在一年之后仍然没有实质进展,身在北京的青年女子“杨云娟”的直接感受是愤怒。她对本台分析说,“这件事的处理方法完全是维稳思路,因为反对买卖妇女是天经地义、合理合法的,所以他们通过设置路障,抓捕拦截职业记者和公民记者、志愿者的方法阻拦实地调查。”

她曾经接触到支持就这一事件申请江苏省各级政府信息公开的一个网络群组。但她了解到,这个群组的人后来受到了一种软性恐吓,“就是不直接联络他们,而是通过单位和学校来说服他们撤回申请,据我所知,他们甚至千方百计去联系这些人的单位领导,同事和学校行政人员,并且利用或者是恐吓或者是劝说的方式让大家退出。”

杨云娟说,人们一定要记住这件事情,“就是要记住这件事里所有的荒诞,包括政府失职,以及打压记者、志愿者的无耻行为。意识到它(这个政府)是邪恶的,尤其对女性而言,意识到政府无法保护我们。至少很多人会对这种政府产生质疑和不信任。”

当记者追问她,记住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她想了想说,“不信任它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铁链女事件未来会如何?

杨云娟去年11月27日参与了在北京亮马河的白纸抗议行动,这一事件被外界解读为是为了反对中国政府疫情封控的行动,也有人认为,这场运动包含着反政府的意义。

在铁链女这件事上,杨云娟直说对其未来的走向比较悲观,“我们根本没有缝隙去探究真相,对于他们的通报也只能质疑但是拿不出证据,所以国内舆论也对持续质疑这件事的人很不利。”

赵兰健则似乎更有信心,“我相信,铁链女这件事情在未来一定会得到重新判断,得到中国政府的重新判断,我有这个信心。”

他的理由是,还有那么多人对铁链女放心不下。

记者:王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