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犯人被打后狱方称“睡觉死” 遗属称疑点重重上访遭刁难推诿

2013-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年2月,在辽宁凤城监狱服刑的犯人杨春权在被狱友暴打三天后死亡,事发后,狱方称杨系“睡觉死” 。但家属发现死者头部有4-6厘米血(水)肿,向狱方讨说法时遭刁难推诿。(网易论坛)
今年2月,在辽宁凤城监狱服刑的犯人杨春权在被狱友暴打三天后死亡,事发后,狱方称杨系“睡觉死” 。但家属发现死者头部有4-6厘米血(水)肿,向狱方讨说法时遭刁难推诿。(网易论坛)

今年2月,在辽宁凤城监狱服刑的犯人杨春权在被狱友暴打三天后死亡,事发后,狱方称杨系“睡觉死” 。但家属发现死者头部有4-6厘米血(水)肿,向狱方讨说法时遭刁难推诿并拒不提供相关的监控录像,并擅自对其遗体进行美容丶入棺,试图掩盖死亡真相,而安装在出事地点的监视器也离奇失踪。

辽宁凤城看守所在押犯人杨春权因家庭琐事失手杀妻被判刑十二年。今年2月15日,杨被第七号监室霸郑兴拖至放风场殴打,回到监室后又被狱友群殴,于三天后死亡。

凤城看守所下发《告知书》,认定杨春权于2月18日凌晨三时许死于“心脏骤停”。但杨的家属在遗体后脑发现有4-6厘米血(水)肿,对杨春权的正常死亡认定不服,多次与当地公安局交涉但无任何结果。今年5月,公安局再次认定杨春权系正常死亡,凤城看守所无工作过错。

杨春权的哥哥杨春明周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第七监狱的监视录像上看到,郑兴将杨春权从床上拖至放风场,放风结束后,杨春权明显出现神情恍惚迹象丶动作迟缓,疑似遭遇暴力攻击。随后,其他人将杨春权按倒 在监室角落实施抱压、殴打等暴力行为长达半小时之久。

家属要求查看放风场的监控录像,遭当局刁难,在反复要求下,凤城公安局副局长佟明德带领家属实地考查称放风场没有摄像头,但家属却发现了放风场顶棚的摄像头有被拆掉的痕迹。当家属要求查看放风场另一个微型摄像头的录像时,狱方称该摄像头 事发时“恰巧”没有开机或未保存视听资料。

杨春明说:“595(殴打杨春权的囚犯郑兴的编号)把(杨春权)拉出去之后监控就不给我们看了。(凤城公安局)副局长还领着我们去看,说‘我们这没有监控,你看哪有监控?’我们进去一看,监控被拆掉一个,并且放风场上还有一个微型监控。原先我们看监控的时候在强烈要求下给了声音,现在声音也不给提供了就是说没有。法就是对老百姓的,对公安局根本没有法。”

根据死者家属的说法,记者周一致电带领家属查看监控录像的凤城市公安局副局长佟明德,要求核实情况,但对方在得知记者身份后称正在开会,未等记者回应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记者:“请问是凤城市公安局佟明德副局长吗?”

佟明德:“是。”

记者:“我想请教一下凤城市看守所杨春权非正常死亡事件您听说过吗?

佟明德:“杨春权非正常死亡?你哪里?”

记者:“我是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

佟明德:“我这边开会忙,你明天再打。”

据凤城公安局在《关于在押人员杨春权死亡调查结论的通知》中强调,杨春权在押期间“三不存在”:不存在被他人殴打丶不存在生病得不到及时救治丶不存在生活受虐待。但家属认为该调查与从监视器中看到的事实严重不符。

而杨春明还表示,杨春权死后,凤城看守所未按照有关规定,在第一时间通知家属丶保护现场丶封存杨春权遗物及其服用的同批次药品,却以“人道主义”为由擅自对杨春权遗体进行美容并穿寿衣入棺,试图掩盖杨春权非正常死亡的真相。

杨春明说:“他们都串通好了,就验个假的(尸),告诉家属就算了。杨春权放风回来就开始摸头,还告诉狱友头疼得很重,叫狱友摸了摸他左侧的头部。之后他就打报告向狱医要药吃,狱医给了扑热息痛吃,但据我们了解这个狱医没有上岗证。”

记者:“现在这个狱医怎么处理了?”

杨春明:“没处理,现在官官相互。”

为核实情况,记者周一致电凤城市看守所查询,但值班人员拒绝接受采访。

记者:“凤城市看守所吗?”

对方:“对,你找哪位?”

记者:“杨春权非正常死亡事件有没有进步一调查?”

对方:“对不起,我无可奉告。”

据杨春明称,杨春权留下的两个孩子已成了孤儿,一个正在上学,另一个在各处为父亲上访,但至今仍没有任何回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