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连爆失地农民抗议事件 官方以停运公交及催泪弹对付民众

2013-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广东汕头市金平区莲塘村的村民围堵区政府,抗议官员私卖山林耕地。 (网络图片/记者忻霖)
图片: 广东汕头市金平区莲塘村的村民围堵区政府,抗议官员私卖山林耕地。 (网络图片/记者忻霖)

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莲塘村上千村民周一围堵区政府示威,抗议官员私卖山林耕地。莲塘村民的抗议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与当地政府发生过多次冲突,但因各级政府均在承诺限期解决的情况下食言,民怨再次集中爆发,当地官员为阻止村民前往政府,下令停运公交车并派出警力再拦截村民。此外,该市青澳镇上周六发生警民激烈冲突,当地村民因抗议政府强征土地修建风能发电站,遭两百特警发射催泪弹镇压。

到金平区政府参与抗议的村民林女士周一告诉记者,十多年来,莲塘村的山林及土地被村委干部陆续偷偷卖给了开发商,还私自代村民签订山林用地同意书,上万村民自去年10月开始多次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但遭到各级政府的推诿。因不满政府未在承诺的期限内给出答复,村民决定再次围堵区政府讨说法。为阻止村民出村,莲塘至金平区政府的公交线路全面停运,村民只好步行数个小时前往区政府,但部分人遭到警察拦截。

林女士说:“这个事情已经一年多了,从去年中秋过后到现在,他们(政府)一直没给我们结果,就一直在敷衍,他们(官员)贪污,官官相护,上面也是有人罩着的,把事情压下来就没有人解决。也没有媒体报道,政府不让记者来。说给个时间说会在这个时间内解决好,可是时间到了又说还没好,又拖延时间。上次去过市政府,但是那些人也没有出来,我们那些老人都下跪了也没用。”

记者:“今天去了多少人?”
林女士:“很多人,我们村三分之一的人都去了,近千人是有的。我们这边有两路公交车到莲塘,但他们都不让我们上,政府都不让公交车载我们去(区里),我们好多人都是走着去的,司机都不让我们上车的,他们(警察)还在半路拦截。”

记者:“从莲塘走到区政府要多久?”
林女士:“好几个小时,蛮远的,有些人很早就出发了。

记者:“有没有警察在场?”
林女士:“警察有啊,就是拦截,不让我们去。那些警卫都站成一排不让我们进去,只能在门口徘徊。他们都堵在那里不让我们进,我们也没办法。”

记者就此致电莲塘派出所,一名值班人员称已出警到现场,但具体情况则不方便透露,要记者找区政府查询:“莲塘这个事情,他们现在正在政府那边,你打电话到政府问吧。”

记者:“你们出警了吗?”
对方:“有呢,现场不是有交警嘛。”

记者:“你们做了什么?”
对方:“我们做了什么也不方便告诉你。”

金平区政府的一名值班人员在接受记者查询时称:“主要是上访不是游行,你哪里的?”

记者:“你好,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他们的村民跟我们反映说你们派了很多警察在外面拦截,不让他们进来是这样吗?”
对方:“是我们的执法部门在管这个事情,我们不是维稳这方面的。”

记者:“那你们就让他们一直在外面聚集着吗?”
对方:“不是,事情在解决、在协调。你到我们宣传部门去了解,比较对口。”

记者又转向区政府宣传部查询,但对方表示: “这个我们还不方便说。”

记者:“我想问一下这个事情已经拖了一年多了,都不能给个说法吗?”
对方:“这牵扯到很多方面的问题,而且很多部门在协调,如果容易解决早就解决了,我们现在还在等情况全部弄清楚了,不能就只听他们(村民)一方的说法。我们是宣传部门,但是整件事还没到我们介入这个事(的阶段)。”

记者随后又致电金平区维稳及综治办查询,一名职员称,看到村民在示威,但没有办法解决,并称即将要午休,随后匆忙挂断电话:“是啊,我们也看到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就这样啊,我们要休息了。”

从参与抗议的村民发布在网络的现场图片显示,大批手持盾牌头戴钢盔的特警在政府门外组成人墙,与村民对峙。村民将白底红字的长横幅挂满政府大楼外的树枝上,上面写着:“还我青山,还我耕地,还我民权”、“万人联名,要求见市委书记”,另一条横幅上则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签名。

此外,上周六凌晨三点,在该市南澳县青澳镇九溪澳村发生警民冲突事件,二百多名特警围村抓捕维权村民,并发射催泪弹镇压,冲突中双方均多人受伤,十多名村民被捕。

据了解,当地官员在没有得到村民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九溪澳村的土地卖给开发商修建风能发电站,且未给村民任何赔偿。村民多次向县里反映无果,从9月开始集体维权,阻挠工程建设。

一名青澳管委的值班人员周一向记者证实了事件。

记者:“九溪澳村的土地纠纷解决了吗?”
对方:“基本平息了,不是像网上传说了那样。你自己和汕头联系吧。”

记者:“风能发电站还会继续修建吗?”
对方:“会啊,这是国家重点项目。”

记者:“那为什么村民要反对呢?”
对方:“具体情况不清楚,主要是汕头市在部署这个事情。”

记者:“上周六有特警把村民打了吗?”
对方:“我们也不能说什么。”

记者:“有没有警察受伤?”
对方:“有啊。”

记者:“被村民打了吗?”
对方:“应该是。”

记者:“村民怎么敢打特警呢?”
对方:“我们不清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