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武汉强拆户人权日在北京集体自杀

2013-1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世界人权日当天,武汉江岸区的12位强拆户周二在北京集体喝药自杀,抗议当局暴力拆迁。(权利运动)
世界人权日当天,武汉江岸区的12位强拆户周二在北京集体喝药自杀,抗议当局暴力拆迁。(权利运动)

世界人权日当天,武汉江岸区的12位强拆户周二在北京集体喝药自杀,抗议当局暴力拆迁、导致他们无家可归、生活无着、多年的上访又遭到打压,无处伸冤。至周三,共有9名强拆户生还,另有3人下落不明。相关的网络消息及照片均被大量删除。

周二世界人权日当天,武汉江岸区后湖乡的梅翠英、汪玉平、蔡惠琴等12名强拆受害者,因不堪当局暴力拆迁、无家可归、上访多年无果,集体在北京正阳门喝农药自杀,后被送往医院抢救。

经抢救,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的梅翠英周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还有三位自杀的访民无法联系,生死不明。

“我现在身体比昨天好一些。现在我们有7个人在一起,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有三个人自从昨天被救护车拉走之后到现在一直联系不上,是蔡惠琴、温玉香、何雪娟。我的房子被强拆之后,告状无门,多次到北京来,地方政府也不给我们解决,身心俱疲。四十多年来,就自己挣下的一点家产一下被掠夺走了,我孤儿寡母的,住处也没有、生活来源也没有,活得没有意义了,就一死了之。我们就选择世界人权日这一天自杀,农药是我们在北京买的,喝药的时候有警察在场,当时我们写着各自情况的纸牌,警察抢我们的纸牌,都撕了。”

记者:“出了事之后,政府有没有人来看望你们?”

梅翠英:“当地政府到晚上十点才到医院来,看了一眼就走了。”

另一名还在重呕吐,接受输液治疗的汪玉平周三对本台表示:“我们喝的药是剧毒的农药,现在转到解放军307医院。”

记者:“你身体情况如何?”

汪玉平:“头昏,是重呕吐的状态,正在输液。

他还提到:“2010年就拆迁,没有一点补偿,在我们区、市、省、国家信访局上访几年未果,一直渠道不通,心灰意冷。昨天是人权日,我们觉得活着实在没有意思,工作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刚开始我们就把我们的材料、诉状摆在地上,让别人看一下,议论一下,最后实在太伤心了,没有希望活下去了,一伤心就喝了,我们都是一起喝的。”

据悉,2010年10月,当地政府以所谓城中村改造为由,对江岸区新春村进行拆迁。但本地村民与外地村民所享的拆迁费用及待遇却相差近10倍,该乡外地村民拒绝签字,但遭到当局用暴力或恐吓方式,采取断电、断水、挖路逼迁。

拆迁户在抗争了近一年后,遭当局派出的由600多人组成的强拆队封锁村庄、暴力拆迁,导致多名拆迁户被打伤送院。其后强拆户向各级政府上访,但多次被拘留、关押。

上月20日,后湖乡的30位强拆户到武汉市、区信访办递交了《到北京集体自杀申请书》,要求当地政府官员七日内给予答复,但至今没有回音。

湖北维权人士余全红周三告诉记者,上月联合递交《到北京集体自杀申请书》的30多位访民周二都在现场,事发后遭到武汉当局的截访。

“除了这12位,还有20多位访民被强行带回武汉。他们就是抱着唯一的希望,在北京就有希望,回来就没有希望,因为完全无路可走了。这是国家设置的信访制度,但这个制度就像画饼充饥一样,根本没有解决问题,如果连这个途径都没有了就只有自杀,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据现场图片显示,自杀访民面色铁青、双目紧闭、十多人排成一排倒卧在地上,一名红衣女子表情痛苦,另一黑衣男子嘴唇上还残留着黄色的农药液体,多名公安到场处理。大陆官方媒体至今无任何相关报道,网络上相关的讨论及照片不断被删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