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揭露校園腐敗 遭毆打報復被逼休學


2014.02.27 11: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張文達照片(張文達提供-忻霖).JPG 張文達照片(張文達提供)

湖南大學生張文達因揭露校園保安部人員腐敗、參與社會維權活動、並在網絡發表不同政見,多次遭到校保安部人員的虐待、毆打、非法拘禁,後被逼休學一年。此後他多次申請復學,但均被學校視爲“政治不穩定因素”而拒絕。

今年20歲的湖南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2010級學生張文達近日向本臺爆料稱,他因反映校門口保安人員腐敗,而遭到該校學工處副處長、保衛部部長孫敏江帶人多次毆打、虐待,他一再維權無果,被逼休學,並被拒絕復學。

張文達週四向本臺表示:“校外的車輛給保安塞紅包、給香菸、好處,保安就給他們放行或給通行的的便利。我在學校經常對這樣的事情進行錄像、拍照,就是因爲這樣的事情,惹怒了他們。因爲宿舍環境不好,我晚上就在廢棄教室裏面過夜,結果有一天被保安發現之後他就拿木棍來毆打我,對我非法拘禁17個小時,第二天白天在我父母強烈的抗議下才把我放出來。(我)在保衛處就報警了,警察和他們關係都很好,講了兩句話就走了。我第一次被孫敏江圍毆之後就向湖南當地媒體打過電話,但他們之後沒有聯繫我了。”

他表示,事後他多次向校方反映但均無果,爲引起校方重視討回公道,他試圖採取自殺方式維權。

“之後我向學校的政治輔導員反映情況,說我想以自殺的方式討個公道,結果他們就通過學校的監控發現了我。控制我之後還對我進行一系列的虐待和侮辱,對我虐待的時候,捆住、提上,再往地下摔,摔得時候問,‘你還拍嗎?你還繼續拍嗎?’”

張文達還稱,2011年9月他遭到學校休學一年的處分,休學期間他因多次發表不同政見的言論,還曾遭到逮捕及審問。

自2012年底休學期滿,他多次向學校提出復學申請,但輔導員稱其爲“社會不穩定因素”而拒絕其返校,而他要求學校列明正式拒絕理由的公文,則遲遲未能出具。

“我的問題就是因爲中共的惡政,引起了我的一些反思,我在街上看到對弱勢羣體的欺壓,也有一些反思,引發了我對整個政治制度的看法,結果我就把這些放到了網上。在2012年的反日遊行活動中我去喊口號,表達對國家改革的呼喚,我喊了‘國不愛我我不愛國,要求國家改革’,結果那天就被警察逮捕,強迫我寫保證書,當時就登記了我的學校信息。他問我你復學後有什麼打算?我明確告訴過學校,我要繼續維權,第二我要參與一些社會運動,對高等學校學術自治的問題進行社會運動,表達看法。 “不穩定因素”這五個字,是我的政治輔導員親口告訴我的,就不同意我復學。連一份通知書都不出具,就通過這樣的黑箱操作,將我的教育權利打壓住了。”


記者就此致電保衛部部長孫敏江查詢,他稱張文達有精神問題,不承認保衛部有腐敗問題,而對是否曾毆打過張文達,他則表示要記者找校領導查詢。

“他原來是我們的學生,偏執型人格障礙,完完全全無中生有。我還要找他的麻煩呢,到處誹謗我,包括在網絡上。”

記者:“他是揭露學校的腐敗所以遭到學校的報復是嗎?”

孫敏江:“根本就不是這回事。”

記者:“他遭到兩次毆打?”

孫敏江:“當時他要自殺,要跳樓、又跑,我們就把他攔住了。是這個學生完完全全不對,你找我們學校相關的部門吧,由學校領導出面。”

而三次拒絕張文達復學申請的政治輔導員肖莉週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不知道怎麼跟你說,具體情況你到我們學校來了解一下吧。”

記者:“毆打的事實存在嗎?”

肖莉:“你找我幹嘛?又不是我打的。”

隨後她徑自掛斷了電話,拒絕再回答記者的問題。

而該校的社會工作系黨總支部書記徐新讚的電話則一直無人接聽。

張文達的同寢室同學譚麒在網絡上發表題爲《文達復學無望原因推測》的文中稱,“孫某或許從未意識到自己的過錯,覺得自己是按規章制度辦事,亦或是利用某種特殊的關係讓學院的人不敢問罪於他。如果孫某承認自己的確做出了文達描述的事情,必定引起社會輿論,到時則會影響仕途;而學校層面,當然是希望多一些乖學生,所以學院害怕文達是一個積蓄仇恨唯恐其報復的人而不願意讓其復學,而學院的書記都是共產黨員,對於文達的反共言論是不能容忍的”。



(特約記者:忻霖 責編:林迪/吳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