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龙军涉“煽颠”律师会见被拒 包蒙蒙已开学户口本被没收

2015-08-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包龙军(参与网)
包龙军(参与网)

在中国“7.10”大抓捕事件中的被捕的维权律师包龙军,日前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被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他的代理律师指当局为阻止律师会见无所不用其极。同时,本应赴澳大利亚留学的包龙军和王宇的儿子包蒙蒙上月被强制送往内蒙古一所学校,目前已经开学,警方没收了包家的户口本,禁止他出境。

与王宇律师同日遭到抓捕的丈夫包龙军,至本周三已失联超过45天,包龙军家属没有收到办案机关任何书面通知。其代理律师黄汉中、陈永福周一到天津河西区公安分局预审支队要求会见,但遭到拒绝。获悉包龙军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两个罪名已被指定地点监视居住。

包龙军的代理律师陈永福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称:“我们去了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警方告诉我们包龙军涉嫌两个罪名,一个是寻衅滋事,还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包龙军被指定监视居住,律师不能会见。说会在三日之内给我们一个书面答复,这个书面答复我想也就是和王宇一样的,是一个不许律师会见的通知书,我们也去了天津市检察院,因为我们给天津市检察院写过法律监督意见,我们要求检察院对公安机关的违法行为进行监督,检察院给我们一个书面答复,他们已经将相关的材料内容和函件转给天津市公安局,让我们向天津市公安局查询情况。”

陈永福表示,日前与包龙军的父母做了沟通:“去的时候我们顺道去了包龙军父母家里,也跟他父母讲了我们去会见的情况,也把包龙军的罪名和警方的一些说法和家属做了沟通。”

据了解,包龙军的父亲包玺是一名老公安,他身患重病,脑梗死多年,生活不能自理,儿子儿媳被捕后,他与妻子多方打探儿子下落无果。日前他对外表示,37天过去了,警方既没有放人也没给逮捕通知书,坚信儿子、儿媳没有违法犯罪。他们只是为当事人维权,说几句公道话,刺激了腐败官员的神经。


陈永福还表示,包龙军16岁的儿子包蒙蒙留学路断,上月被送往内蒙古一所学校,近日已经开学。包家的户口本被警方没收,以防止包蒙蒙出境。

陈永福:“包蒙蒙目前人在内蒙,在他外婆家,在内蒙上学。”

记者:“已经开学了吗?”

陈永福:“对,他已经在内蒙读书了,警方把他们家的户口本拿走了,所以说包蒙蒙想要留学已经被限制了,他出境都出不了,没法去澳洲上学了。当局的做法显然不合法,包蒙蒙是未成年人,他对未成年人采取这样一个措施,第一是不符合规定,第二按照法律规定罪责自负,即便他父母有某种违法行为,也不能牵连蔓延到子女身上,警方在抓捕王宇包龙军夫妇的时候,同时也将包蒙蒙限制人身自由40多个小时,这个也是违法的。但目前在出境这个问题上,这种情况很难进行法律的维护,目前不只有他,还有很多律师被限制,这种情况很难救济。”

关注事件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言人陈洁文周三对本台记者表示,评估目前被捕律师的处境,认为他们出于高风险之下:“我们很早就担忧国家安全这个借口会被利用,变成拒绝律师会见的理由,还有可能把他们转成监视居住,这和一般在派出所的拘留是不一样的,在派出所有规范、录影等,但监视居住就是警察指定的地点,不告诉外面就是一个秘密,可以没有任何规范和保障,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现在当局很多事情是违法的,比如37天的期限,在监视居住的情况下期限可以到6个月,在这个期限下,有没有任何规范,被囚的人士风险会高很多。”

在民间,各地也有不少民众公开声援王宇、包龙军等被捕的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周二,四川数十访民聚集在成都市东风大桥抗议当局迫害维权律师,他们穿上有王宇律师头像的文化衫,高呼口号,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他们;此外,在本周一,江西幼女性侵案当事人家长群体发出公开声明,称王宇律师心地善良,在家长最迷茫和绝望的时候伸出援手,帮助他们争取权益,维护了正义。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