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家属答谢会:受邀者抵制 访民围堵 维权人士遭软禁

2016-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访民在聂家(忻霖提供)
访民在聂家(忻霖提供)

12月19日,聂树斌的家属举办面向律师、法学界专家和媒体的答谢会,引发舆论争议。有人认为,聂树斌在被处决21年后案件虽获得改判,但仍疑点重重,家属要跪谢本该是凶手的“国家机器”非常讽刺,因此受邀律师拒绝参加。此外,答谢会还受到大批访民围堵。有访民表示,希望借助记者、律师云集的机会,使自己的案件也能像聂树斌案一样得到关注。同时,各地还有计划参与答谢会的维权人士遭到当局软禁,无法到场。

聂树斌家人12月19日,在河北鹿泉下聂村聂树斌出生地召开感恩会,向支持的律师、媒体等各界表示感谢。

冒着爆表的雾霾,被称为聂案媒体第一人的马云龙、知名律师陈光武、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发表了讲话,表示将追究聂树斌冤案责任人。聂母张焕枝现场展示了两幅锦旗,上书“挟公开公平公正之疾风迅雷,除冤案错案假案之沉疴痼疾”,分别送给山东高院及最高法院。

但聂母的这一举动引发网络哗然。有评论指,这么明显的冤案,21年才得以纠正,不追责却先感谢?北京律师陈建刚评论道:忘性很大,丧子之痛大概忘记了,现在开始跪拜凶手了,谁给出的主意?谁给编的文词?疾风迅雷了21年!”

对此,感谢会的主持人马云龙接受本台采访时解释道:

“她这两个锦旗是感谢山东高院进行复查之后做出的结论,以及最高法院给他平反,而真正的刽子手应该是河北高院,她并没有给。因为追责还没有进入程序,对整案子的追责将通过整个社会,当然聂家也会发出他的声音。”

尽管如此,仍有受邀的法律学者拒绝到场。受邀参与答谢会的著名刑法学家邱兴隆在网络上写道:请理解,我不忍出席您的答谢会,我不忍看到这样的欢庆场面。尽管我们都说,聂树斌是被国家错杀的,但他是国家假借社会的名义错杀的。而我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是社会的一员。因此,我对国家能假借我们的名义错杀人而抱有深深的负罪感。 我甚至觉得,您的这个答谢会也是没有必要的。

除了律师、媒体外,答谢会现场还聚集了大批访民伸冤。会后他们一拥而上围住马云龙,希望借此机会得到外界关注。

在现场的访民牛领钗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大家都盼望着能再遇到一个马云龙,让自己的冤情能像聂树斌一样得到昭雪:

“来了很多访民,大部分是河北,就在聂树斌家里等着。访民就和律师和记者沟通,交了很多材料,也是希望有人能帮帮他们。我看到这种情况我很心酸,虽然他们很正义,可是受到制约,媒体没有自由,言论也没有自由,把希望寄托在这里,能碰到一个像马云龙这样的的人帮帮他们。”

对此,马云龙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认为,复制聂树斌案的翻案经验几乎没有可能:

“我告诉那些访民,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但是你们要知道,我现在无职无权。72岁的老人给你们提供不了多少帮助,但是你们的材料我会认真的看,但是你们不要抱什么希望。一个聂树斌案已经耗费了我12年,我再接一个类似案子我就到84岁了,靠任何个人来做,效果都是微乎其微的。”

此外,预计200人的感恩会,实际到场的不足100人,有人是因雾霾堵在了高速公路,也有的被当地国保软禁。

受邀参加感谢会的河北媒体人朱欣欣告诉本台,当天早上遭两名国保拦住,目前被软禁在家:

“我准备出去参加聂树斌家举办的答谢会,早前和朋友们商量好了。可是我下楼还没有出院子,半路上两个人就跑上来,一边一个,抓住我的车子,他说朱老师找你有点事跟你聊一聊,很明显就是国保。后来我从楼上窗户上看到他们,在楼下不远处,在路边等着我,看来他们已经给我上了岗了,看来今天去不成了。”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何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