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滞泰异议人士颜伯钧出版新书讲述逃亡生涯

2016-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书《逃亡笔记》(颜伯钧提供)
新书《逃亡笔记》(颜伯钧提供)

目前滞留在泰国的中国维权人士颜伯钧的记录他在中国逃亡生涯的笔记在日本出版。颜伯钧表示,他出版《逃亡笔记》是为了从个人角度记录那段历史,力推中国民主转型。

新公民运动参与者、中国滞泰异议人士颜伯钧的《逃亡笔记》一书近日在日本文艺春秋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以个人的视角记录了作者参与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以“公盟”成员许志永、丁家喜等人为核心发起的新公民运动的前后情形,以及这些人其后受到中国当局不同程度的迫害的情况。而作者正是在中国大规模抓捕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的时候不得不开始逃亡生涯,期间,作者受到了许多仍对中国的民主宪政转型事业怀有一份历史的责任和担当的人的关心和帮助。

颜伯钧接受本台采访时称:“2012年我参加新公民运动受到打压,在逃亡的路上写了这样一个逃亡笔记,想把新公民运动和公盟的一些情况和我的视角做一个记录,当时没想到有这么样一个机会可以出版。2014年回到北京之后,又在北京一看死刑犯关在一起出,出看守所之后我根据我的回忆写了一些在看守所里的经历,包括犯人的一些心理动态,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一下中国社会。到2014年的九月份我参加了几次公盟的活动,成为基督徒,受洗了。我再次出狱,声援香港的占中活动完之后,我又开始逃亡在。在逃亡的过程当中之后到了泰国,遇到日本的翻译编辑,他非常感兴趣,回到日本之后愿意帮我出版。”

颜伯钧还表示,只有全中国人民齐心合力共同努力才能够建设一个自由民主的宪政中国:
“整个逃亡笔记,我从我的角度认识当前中国转型的过程当中会遇到的一些问题,来自不同阶层的人员的想法,记录下这段历史。中国现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按理说应该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社会。但是我在逃亡的过程当中,我觉得中国民间的很多传统思维和官方的思维方式有天壤之别。如果说中国真的是要实行自由民主的宪政在转型的过程当中,完全照搬西方的模式,我想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可能比较难。我们这些力推中国民主转型的人士必须要结合中国老百姓的情况”

书中写道,当前中国之所以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之后,在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的同时,面临巨大的社会危机的考验。随着人民与外界接触的不断深入,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以及社会制度的变革迫在眉睫。

对此,维权人士李先生表示,导致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当前中国执政党仍然全面对抗普世价值,推行一党独裁,而中国国内公民社会建设仍然落后:
“解决问题的关键是,民主自由人权这些问题。虽然我们有很好的《宪法》,《宪法》也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监督官僚机构的权利。《宪法》写得真真的,但是没有用,关键是要让老百姓有权。”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