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呼吁取消年检制度

2014-03-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律师邓树林在他的微博上发出呼吁,要求取消律师年检制度。(截图)
图片:中国律师邓树林在他的微博上发出呼吁,要求取消律师年检制度。(截图)

在中国大陆,当局每年都要对律师的执照进行一次年检,很多维权律师因通不过年检而失去开业资格。这一制度受到越来越多中国律师的批评。在今年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有中国律师通过网络发出呼吁,敦促人大取消律师年检制度,获得各地很多律师的响应。有律师认为,中国现行的律师年检制度是官方打压维权律师的一种手段,相关的司法乱收费增加了官员腐败机会。

中国律师邓树林星期二在他的微博上发出呼吁,要求全国人大取消现行的律师年检制度。

他认为,律师年检制度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符合世界上民主法制国家的惯例。有些律师在年检的时候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律师年检制度成为当局控制律师和迫使律师自我审查的手段,必须予以废除。

邓树林的呼吁得到了不少中国律师的呼应。

北京的法律学者贺卫方认为,律师这个职业和医生一样,不应该由政府或准政府机构进行年检,这种年检制度是对职业尊严的亵渎。

北京的律师刘晓原则表示,每次他办案被骚扰、被驱逐或被失踪的时候,司法局都沉默无声。只有律师年检的时候才发声。

律师们质疑的现行制度还包括,律师必须向各地官办的律师协会缴纳巨额会费。律师王学明在微博上表示,每年数千元的律师协会会费,如果不交就通不过律师年检,这不是敲诈勒索,而是赤裸裸的抢劫。

中国的律师金光鸿表示,中国的律师年检制度,其实就是当局对律师实行控制的一种手段。

“交了会费就给你通过,后来就发展到利用年检制度打压他们不喜欢的律师,那些比较活跃,敢于站出来为弱势群体打官司的律师,好像刘晓原律师。好多维权律师都被卡了。”

关于律师协会年会的问题,金律师解释说,在中国,律师必须加入律协,不可能选择不加入,所以律协其实并不是律师的自治协会组织,而是官方机构的一种延伸。

2013年4、5月份,仅北京市就有10多名律师未能通过年检,包括常常为访民和其他弱势群体服务的王全章、兰志学、黎雄兵、郭海跃、李柏光和李敦勇等律师。而江天勇律师更是连续两年未能通过北京司法局的律师年检。因帮助拆迁户访民和法轮功学员代理法律案件的唐吉田,自2010年后无法拿到律师执照,但仍以公民代理人的方式帮助弱势群体。他表示,各地司法当局的律师年检就是射向维权律师的暗箭。

“这取决于社会形势的变化,也取决于他们个人的努力。更主要的还是官方如果能达到打压这些人的目的,就不见得会像以前一样全部用明枪,而更多的是用暗箭。”

广州的陈武权律师,也是无法通过年检的律师。

“就不能执业。当局的借口就是我协助了一个法轮功案件,起因是这个,出发点是陈光诚的案子吧。”

浙江杭州律师王成,也有类似的看法。

“其实律师的执业资格来讲他是一次性的授予,就是在剥夺之前实际上它就是终身有效。司法部设立的所谓每年来提供年检,它本身就是一个非法的东西,用年检这个手段来卡的话,我个人认为来说反而是对官方更加不利,其实会发生更多律师站出来反对这件事情。”

原中国公安大学法学讲师赵远明认为,律师年检制度也不符合中国的法律精神。

“因为这些律师并非说他们徇私枉法,或者是有什么黑的勾当。不是!而且这些律师主要是为了异见人士或者信仰人士进行法律服务和工作,而得罪了中共当局。”

中国的律师每年都必须向律师协会缴纳数千元的“会费”,数额各地不同,比如北京2500元,珠海3200元等,而律师事务所的年检则要缴纳数万元。北京刘晓原律师的旗鉴律师事务所,就曾经无法通过北京司法局的律师事务所年检。

杜树林律师认为,这些对律师的收费开支情况从未公开,相关机构和人员有严重腐败嫌疑。

中国工商总局今年发出通知,将取消中外企业的所谓年检制度,杜律师认为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年检制度也应该取消,但大部分法律学者和律师对此都不感乐观。



(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党领导一切..不取消...,恐怕今后会更...!!??

2014-03-07 10:02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