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背后中国劳工的血泪:强迫劳动 惨死他乡

2021-05-03
Share
“一带一路”背后中国劳工的血泪:强迫劳动 惨死他乡 “一带一路”背后中国劳工的血泪:强迫劳动 惨死他乡
RFA制图

中国庆祝五一劳动节之际,在“一带一路”海外工程项目里打工的中国劳工却在遭遇扣押护照、强迫劳动、欺诈债役、恐吓威胁、身体和性暴力等噩运,有人甚至客死他乡、无人问津。一些海外工人和劳工学者告诉本台,签下一带一路的工程合同如同跟魔鬼做交易:陷入高强度苦力工作和传销洗脑,沦为共产党砧板上的奴隶,在法外之地任人宰割、忍气吞声。

今年一季度,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同比增长5.2%,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增长19.4%,中欧班列开行量和发送货物同比分别增长75%84%。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430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一带一路”建设显示出强大韧性和旺盛活力。

420日,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演讲,将继续共建“一带一路”,弘扬开放、绿色、廉洁理念,努力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2013年以来,中国已同171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205份共建合作协议。

然而,这条横跨亚非欧、覆盖数十亿人的“减贫之路”、“增长之路”却同时堆砌在海外劳工的血泪之上。



在去年八月到今年四月期间,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劳工观察”联络近百名曾经或者正在八个亚洲、中东和非洲国家的一带一路工程工作的中国工人、公民记者、义工等等,发现以下侵权行为并公布研究报告:

护照被扣留、限制行动自由、超时工作、没有节假日、拖欠工资、被迫使用非法签证工作、欺骗性的招募行为和虚假承诺、和当地社区隔离、恐吓和威胁、工人如果想离职会被收取强制性的高额违约金、生病和受伤得不到医疗、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劳动保护和安全设备不足、无合理的申诉和维权机制、工人的言论自由受限、带头抗议的工人被惩罚等。

“如果中国政府连自己的国民都不关心,谈得上一带一路为别的国家谋福利吗?整个国际社会都会怀疑它的初衷。要帮助全世界脱贫,先要保障工人合法权益。核心的问题是,整个一带一路是强迫劳动。最严重的是扣留护照、限制自由,也违反了中国的《护照法》。看到的报道是他们不想回国,但据我们了解,海外劳工都想回国,很多人三年没回家。”

中国劳工观察的执行主任李强告诉本台,公开数据显示每年大概有90-100万海外劳工,但实际数字保守估计也有300,许多工人没有合法签证并登记在册。除了强迫劳动,一带一路还涉及人口贩卖。

根据《巴勒莫议定书》,被贩运的个人是否同意并不重要,只要招募行为导致对有关人员的侵害、欺骗、欺诈、强制或暴力,就构成人口贩卖。

中国向黑山共和国提供贷款兴建高速公路(法新社图片)
中国向黑山共和国提供贷款兴建高速公路(法新社图片)

护照被抢走 新冠感染后在隔离中孤独死去

上述研究报告显示,新冠疫情爆发后,当地公司用航班政策和核酸检测等理由,限制劳工回国并且剥夺医疗救助。去年十一月,印尼一家中国矿企的工人确诊阳性后,被安排在空宿舍独自隔离二十余天,没有任何医治,后来被其他工友发现时已经去世。

在新加坡至少有三人病逝,51岁江苏南通启东的顾振飞、41岁安徽肥东县的吴利友、42岁江苏连云港东海的杨小磊。杨小磊同样在隔离宾馆中死亡,约两天后才被发觉。

身在阿尔及利亚的郑先生曾经给中建二局做水暖工作。他起初被郑州八方公司的招聘广告吸引,落地非洲后,护照被武汉林夕建筑公司强行收走,一周干七天,每天工作十小时,每月领取五六千,还不如国内工资水平。如果工人想离职,必须交两三万的违约金,一些工人甘愿白打五六个月的工,以求提早脱身。

“新冠期间,不管找啥理由,反正不想让你回去。回去的人多了,工程就撂下了。”郑先生对本台说,“在国内的话你想怎样就怎样,这里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只有老板出面办理一切,就像监狱一样。”

他补充说,公司给的不是工作签证,而是商务签证,在当地属于“黑户”,老板帮助“买关”后(买通官员)自己才能登机回国。今年春节,四十多个劳工组织集体抗议,公司才最终妥协。

参加中国老挝铁路建设的中国工人。中老铁路是“一带一路”项目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法新社图片)
参加中国老挝铁路建设的中国工人。中老铁路是“一带一路”项目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法新社图片)

人命如草芥 中国大使馆袖手旁观

印尼青山钢铁的一位工人七月在工地摔倒后无法就医,双腿萎缩,至今不能自理;还有一人被水泥澎溅后被保安拘禁三个小时,导致左眼失明……类似遭遇工伤、被冷遇后离世的惨剧,在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中比比皆是。

目前流亡印尼的丁先生,非常后悔在2019年的春天登上去德龙镍厂的航班,迎接他的是175天无休劳作,诱导认罪后长达十个月的非法监禁,以及永久失去的护照和漫漫逃亡之路。

“就是跟魔鬼做交易。主要是没有护照,印尼四十多家中企一个套路。给全球领事求助热线打电话,人家也不理我。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一个姓孙的主任说,大使馆的人照样上缴护照,可笑不可笑?”

去年七月,他和来自河南开封的老乡王磊刚打过照面,“天天加班不嫌累啊?” 王磊当晚就氮气中毒,猝然离世,不知是否得到安葬。

“任何人都是共产党案板上的一块肉,给你安排食物中毒、交通意外很正常的。我看过德龙的工作报告,去年正式工就死了十个,外包队死掉更多,有一个胃溃疡活活疼死。我应该是被感染过,十一月发烧三十九度一个星期,在没有药的情况下自己挺过来。”

丁先生说,在印尼呆久了,死一个人,心里已经没有波澜。每当目睹党国吹嘘“一带一路”的功绩,就像看到毛泽东时代报纸上高歌“亩产十万斤”一般荒诞。

中国在斯里兰卡投资的一项建设工程(法新社图片)
中国在斯里兰卡投资的一项建设工程(法新社图片)

法外之地做奴工  身陷绝望孤岛

海外中国劳工工会救济缺席,大使馆作壁上观,中国《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也没有境外效力,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也对中共毫无办法---“一带一路”的劳工是如此地孤立无援,躺在砧板上任人鱼肉。

而每天强制灌输的洗脑教育,更是将其反抗意识成功麻痹。去年爆发的印尼工人大罢工中,中国劳工甚至被分配钢管、攻击印尼示威者。李强叹息道,百分之五六十的人都被爱国主义洗脑,更多人活在无形的恐惧之中,担忧回国后被国安报复、株连亲友:

“稍微不满就罚款,就像干苦力的传销。每天都给工人说:中国支持贫穷国家建设多伟大,我们要为了国家利益、牺牲自己,不要为了自己暂时的苦难让祖国尴尬、蒙羞。国家是什么?国家是虚无的。国家不就是工人吗?”

阿塔拉特油页岩电站是中国在约旦最大的投融资和总承包的工程项目,一批工人在疫情期间坚持请愿,被罕见地包机回国。有人脱险后惦记着滞留原地的三百多位工友,但是公安以其家人安危为砝码,强迫删除手机上所有证据资料。

在中国的举国封锁之下,一带一路的一笔笔血债仿佛从未存在过。李强只有寄希望于工程所在国的媒体和公民团体,曝光并追责当地公司追溯青山、德龙、中金等产业供应链并进行经济制裁;或者推动国际舆论敦促中共施压企业,但后者显然希望渺茫。

“我要是印尼总统,中国送来这么多奴隶建厂干活,我当然也欢迎。用钱铺路就行了,从总统到底下,没有一个不贪污的。普通中国人的命运,中国共产党根本不会在乎。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巨大成果,不就是靠牺牲普通民众换取的?”

在今年127日逃出囹圄的丁先生,已决意不再踏上中共的国土,或许将要和妻女终身分离。一批批新鲜而懵懂的劳工兄弟还在被源源不断运送到世界各地,他走过的悲剧正在一次次重演。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