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访民“被精神病”


2020-10-19
Share
hc1023.jpg 图为中国的一家精神病院及精神卫生研究所(Public Domain)

中国当局以司法审判或行政管控来代替医学诊断、炮制精神病患的手段屡试不爽。10月13日,访民李小燕到湖北省政府信访局上访,却被关押到房县精神病院,好友担心她被频繁打针后脑神经会受损。另一位受害者山东前人大调查员丰晓燕近日已经离开临沂第四精神病院,却遭受着多重后遗症和难以弥合的精神伤痛。

据李小燕的朋友、访民汪素华回忆,2020年10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湖北省十堰市房县青峰冤民李小燕在湖北省信访局上访,后被青峰镇派出所警察抓走,连夜拉回青峰镇派出所关押。

13日晚上六点多钟,李小燕致电汪素华说,自己被送进了房县某一精神病医院。

“我没有病,请不要给我打针……”,针字话音未落,电话就被强行挂断。本台19日多次致电该号码,但是已关机。

李小燕母亲唐有玫七十八岁、目不识丁,父亲年逾九十、双目失明,二人得知女儿消失之后束手无策,难以进食,以泪洗面。唐有玫告诉本台,她试图亲自给小燕送一批过冬御寒的衣服,并探清关押地点,却被派出所和村书记“踢皮球”。

“我连去三趟派出所。他说他们找不到。我也到村上去坐那不走,我说‘我要我女儿’。村书记说,你要是不放心,叫她给你打电话。下午三点过十分,她打过来喊了一声妈,大声地哭,说我在精神卫生院里。我还没说话,书记就把电话夺过去……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 唐有玫说。

 

 

访民汪素华:李小燕没有精神病

本台拨通了李小燕女儿的电话,对方听到是记者后挂断。汪素华推测,女儿也许受到威胁被噤声。她曾是一名幼师,为父上访并于2017年被襄阳市公安局关押一年多,期间受到惊吓,如今无业在家、恐惧社交。母亲出事后,她天天躲在家哭,只敢和外婆打电话联系。

李小燕的丈夫原本在襄阳市某邮政所工作,2014年因医疗事故死亡,遗体至今停放在殡仪馆未下葬。此外,她在老家十堰市房县青峰镇的土地被当地政府强行征用,却没有收到赔偿金。政府声称以办理低保的方式给予补偿,但她从未收到低保费。

李小燕从此走上上访之路,逡巡于省市县和国家级的信访机关,至今没有得到公正的答复。

湖北省今年第二季度的农村低保标准是年收入5,919.9元。汪素华说,李小燕六年来一心为丈夫和土地讨公道,没有一份正式的工作。母女俩的生活费大概一个月六百元,多靠亲友接济。

关于访民被当成精神病,李小燕只是冰山一角,汪素华告诉本台,她在十堰接触到好多年轻力壮的正常人上访无门,最后被“治疗”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拿我的一切做保证,她没有精神病、确实是一个正常人。精神病可以上访吗?精神病问政府要答复函吗?但是政府的权大,我们毕竟是老百姓没法抗衡,他们要我们活就活,要我们死就死。”

汪素华原本是十堰市茅箭医院的医生,在举报同事敲诈病患后遭到报复。二十年来,汪素华一路抗诉到最高检察院,要求法官宣告自己无罪,她也多次被关“黑监狱”、受到警察的辱骂和殴打。大概六年前被关押在湖北丹江口市高家沟时,她结识了同病相怜的狱友李小燕,二人都渴望着沉冤得雪的那一天,但是到从乡镇部委到中南海,仿佛隔着一道无坚不摧的城墙让她们无法穿越。

“从中央到地方,他们公开地说:‘我们拿着国家的钱,能买通一切,你走到哪里,我们买通到哪里。’各个部门,人大、信访局也好,中纪委也好,确确实实作恶太多。我面前的上访人死了多少?上访十来年,任何消息都没得到,最后人死了。多的很。”

汪素华最近听到访民群的朋友都传言说,10月26-29日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中央会有大动作,要么他们会被更残酷地镇压、要么贪官污吏和信访局要遭殃,这带给她一线希望。

 

因在2020年4月到北京王府井发政治传单而被关入山东临沂第四精神病院的丰晓燕(Public Domain)
因在2020年4月到北京王府井发政治传单而被关入山东临沂第四精神病院的丰晓燕(Public Domain)

 

大批政治犯“被精神病”,《精神卫生法》沦为空文

据人权网站“民生观察”的统计,该网站自2007年12月起至今就记录了中国各地五百一十个“被精神病”的个案。

今年四月因到北京王府井发政治传单被关入山东临沂第四神经病院的丰晓燕,如今已出院。据丰晓燕的女儿Alice说,她的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摧残,说话大舌头,思维不如以往流畅,行动僵硬,脑袋发木,腰痛严重。

7月25日出院后,她在家被强迫吃药,碳酸锂缓释片一天两次,早晚各一片,帕利哌酮缓释片早一片,富马酸喹硫平片一天一片。

8月29日,她被常年家暴的配偶杨光再次送入医院,9月15日出院后的用药是丙戊酸钠缓释片、奥氮平口崩片、劳拉西泮等等。

2013年正式实施的《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 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 (一)已经发生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的危险的; (二)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

Alice认为,丰晓燕从未做出过以上行为,而且王府井派出所的指控不实,因不符合扰乱公共 秩序罪,她也从未认罪。丰晓燕从未进行精神检测,她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入院前自己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患有严重精神病的前提下,被警察强行拖行至医院。

在这期间,主治医生潘虹禁止丰晓燕的女儿查阅病例,临沂卫健委对她投诉医院未进行精神检测强制收容等一系列违规行为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Alice为营救母亲受到软禁、监控,至今行动、言论不得自由。她控诉临沂第四人民医院及医护人员严重违反 《精神卫生法》,并犯下医疗事故罪、非法拘禁罪、涉嫌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

中国公共卫生专家万延海告诉本台,多年来中国以专制手段打压公民的本质未变,维稳机构从收容所、劳教所一路演变到精神病院,尤其是近年来当权者更注重思想控制、“被精神病”随之猖獗。

“联合国人权机构、世界精神卫生的同行应该要特别关注中国在法律之外、公安政法系统的管控政策。中国废除收容制、劳教制度后,把很多负担集中到精神病院。卫生部门的精神科可能更在乎《精神卫生法》,公安部和民政部等其它部门可能对它也知道得也很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