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庆安会见当事人无果反遭拘留

2015-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5月28日,代理律师游飞翥、马卫、李威达三位律师和迟进春、于云峰、任庆洲三位公民到黑龙江庆安县拘留所,要求会见因为声援徐纯合而被拘留的公民,却遭到拘留所拒绝。(博讯新闻网)
图片:5月28日,代理律师游飞翥、马卫、李威达三位律师和迟进春、于云峰、任庆洲三位公民到黑龙江庆安县拘留所,要求会见因为声援徐纯合而被拘留的公民,却遭到拘留所拒绝。(博讯新闻网)

维权律师游飞翥、马卫、李威达5月28号周四前往黑龙江庆安要求会见因关注徐纯合被杀案而被行政拘留的公民被拒绝。但游飞翥、马卫及另三名公民却失联。目前已确认,游飞翥律师被警方拘留15天,理由是寻衅滋事。李威达向本台记者表示,他们没有“寻衅滋事”,只是要求合法会见被拘押人。警方做法与依宪治国、依法行政背道而驰。

黑龙江绥化庆安县徐纯合被击毙案发生至今近一个月,期间数十位公民相继前往当地声援徐纯合,要求警方公布案发完整视频。而当地警方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声援行动中抓捕了多人。

5月28日(本周四),重庆律师游飞翥、天津律师马卫、河北律师李威达联同三名公民前往庆安县拘留所,要求会见被行政拘留的声援者。不过,当晚却传出了会见无果,律师失联的消息。

至周五上午,游飞翥的哥哥接到一个自称是黑龙江绥化公安局赵姓侦察员打来的电话,告知游飞翥被拘留15天,理由是寻衅滋事。而截至周五下午,律师马卫及其余三名公民仍处于失联状态。

离开看守所后就启程前往哈尔滨而“逃过一劫”的律师李威达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没有做过任何涉嫌“寻衅滋事”的行为。

“当时我们要求会见,他说上午不安排了,时间太晚,说下午安排。所长和指导员都答应了。下午我们去了之后,所长又以被拘留人预授权的授权委托书,不能确认是他本人的签字,以这个为由,又拒绝让律师会见被拘留人。后来我们几经交涉还是不让,我们就在门口喊了几句口号,就离去了。离开之后我因为有事就去哈尔滨了,和他们分手了,他们又去徐纯合的墓地探访,后来就没有联系了。我当时在火车上的时候看到他们联系不上,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失去联系了。拘留所、看守所、公检法,尤其公安这块剥夺律师的会见权现在好像越来越厉害了。有点肆无忌惮,跟他们现在高调倡导的依宪治国、依法行政好像相背离。我们律师包括同去的公民都没有实施任何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寻衅滋事行为,他们在剥夺我们律师的会见权,我们在强烈要求,我们的行为都是合法的,没有一点违法性。”

本台记者周五致电庆安县公安局,但电话被接驳至传真机。转而致电绥化市公安局,对方表示自己只负责后勤,不清楚游飞翥等人的情况。

记者:“我想请问一下,游飞翥律师是不是在你们公安局这里被拘留了?”

对方:“这不清楚,我们是后勤部门,我们是办公室,不了解跟案件有关的东西,所以不太清楚。”

关注事件的北京律师谢燕益周五向本台记者表示,庆安警方肆意抓人、拘留恰恰说明面对逼问真相的公民,他们心中的害怕和虚弱。

“我想第一,他们能够这样地疯狂、践踏法制、丧失理性是背后有人撑腰的,毫无疑问,他们认为有强权、有更高层面的为他们站台、背书。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来他们谎言被揭穿的歇斯底里。也说明了在真相和事实面前,庆安也好,有关方面也好,他们可以说是气急败坏了,不择手段了。暴力升级,打压公民,包括(对)律师,也采取这种极端手段,我认为也体现了这种强权表面看好像很强大,但实际上是一种无赖和虚弱。”

本周五,第四批公民声援团已抵达庆安,追问真相,也为徐纯合追讨公道。唐天昊律师也于傍晚启程前往庆安,为被拘留的游飞翥律师提供协助。

谢燕益律师表示,这是公民与强权的抗争,而有关的抗争会一直继续下去,虽然中间可能会有诸多曲折,但相信“邪不压正”,公民终将胜利。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