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纯合案声援者获释拘留所中遭殴打 失联律师公民仍下落不明

2015-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5月24日,各地公民到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前举牌声援徐纯合 。(听众提供)
图片:5月24日,各地公民到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前举牌声援徐纯合 。(听众提供)

徐纯合案声援者获释拘留所中遭殴打 失联律师公民仍下落不明

 

因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外拉横幅、发传单声援徐纯合而被行政拘留的十余名公民,目前已陆续获释。其中,周日获释的王芳向本台表示,他们在拘留所中都遭到暴力殴打,且至今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她们将对此提出起诉。此外,上周四前往庆安要求会见被拘者反遭拘留的几位律师及公民至今仍下落不明。


今年5月中旬前往庆安声援徐纯合而被警方行政拘留的公民日前陆续获释。周日(5月31日)上午获释的王芳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十几名同时被抓的人中,只有因为遭到殴打而砸毁电视机的闫春凤拘留时间被延长十天,其余的都已被释放。

王芳告诉记者,他们在拘留所内多次遭到警方暴力殴打,而在羁押的第一天,他们还被骚扰而无法睡觉。

“他打我们不止打一次,打了好几次。他抓了我们直接把我们拖到庆安县公安局旁边的房子里面,然后又把我们转到庆安县交警大队交通事故处理中队,在那里他就打了我们,还非礼了刘春霞。当天晚上我们一晚上在那里都没有睡觉,他们很晚才给我们晚餐吃,到了晚上他也不让我们睡觉,警察故意把手机放音乐放很大声,晚上3点钟吵我们,我们跟她交涉了以后,他们领导过来就没让她放手机音乐,她就故意很大声音和那些男警察聊天、嬉闹。到了第二天上午10点钟,他就把我们带到庆安公安局又作笔录,到了下午,他就把我们送到庆安拘留所拘留10天,这期间他们又打我们。22号上午他打了刘星,到了下午,他又打闫春凤。到了6点钟,他们县公安局国保、便衣来了一大帮子二、三十人都不止,把我和闫春凤拖出去,先是打我的头、捏我的脖子,我倒在地上,他就踢我的腰,最后拎着我的两只脚,把我从房间里拖到走廊,铐上铐子带到他们办公室,揪我的脸、扇我的耳光。他们也是这样打闫春凤的,张皖荷也是这样被他们拖出来的。我们基本上每个人都被打了,最轻的也是扇耳光、踢脚。他们简直就是一帮土匪流氓、太无耻了。”

王芳表示,他们被关押期间,拘留所拒绝提供饮用水,他们只能喝自来水,一日三餐也十分简陋,给他们吃的只有白米饭和已经空心了的老波菜汤。一起被关押的有低血糖患者,所方拒绝给糖,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岛素也很困难。而且包括拘留所所长在内,所有人都十分粗鲁,开口闭口脏话连篇。王芳说,他们至今都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对于这种种违法行为,将提出控告。

“总而言之就是在里面挨打、不给吃的、不给喝的。肯定要起诉,因为他拘留我们都是非法的,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拿到拘留通知书,他释放我们的时候也没有盖章。周一的时候我会去县公安局要拘留通知单,然后准备起诉他们。”

此外,上周四(5月)游飞翥、马卫、迟进春、于云峰等律师及公民前往庆安要求会见被拘留者无果后失联,其中已知游飞翥被以“寻衅滋事”拘留15天。随后,唐天昊等律师赶赴庆安,不过,直至周日,仍无法确知失联者的下落。

唐天昊律师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根据一些消息分析,游飞翥等人或被关押在望奎县拘留所内,他们当天前往拘留所交涉,但却与所方发生了一些冲突。

唐天昊:“游飞翥他们没有被关在庆安,我们大致估计可能关在望奎,但我们刚才在望奎拘留所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刚刚才脱身出来。我们差点被构陷。”

记者:“等于还没有办法知道游飞翥他们的下落。”

唐天昊:“既然在(望奎拘留所)这个地方发生这样激烈的冲突,我们认为(游飞翥等人被关押在望奎看守所)可能性非常大,占到40%的可能性。”

记者:“但是他们没有承认游飞翥律师被他们关押。”

唐天昊:“他回避。”

唐天昊表示,他们律师将会与其他获释的公民一起继续寻找游飞翥等人的下落。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