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员工遭酷刑 声援团成员被失踪

深圳佳士声援团的沈梦雨以及小胡日前被当局带走至今处于失联状态。佳士科技此前被捕的30人已有16人获释。部分获释工人说,他们在被关押期间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

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维权24日仍在继续(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深圳佳士科技声援团的沈梦雨以及小胡日前被当局带走至今处于失联状态,与此同时,佳士科技此前被捕的30人中有16人已经获释。部分获释工人说,他们在被关押期间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

协助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员工维权的沈梦雨8月11日晚在与父母吃饭期间被三人强行带走。据知情人士所说,沈梦雨的父母8月4日来到深圳,提出要和女儿见面,但沈梦雨一直没有答应,直到11日,沈梦雨的父母表示要回老家,沈梦雨才和两名同学一起陪同父母吃饭,结果在席间就发生了“绑架”事件。据悉,当时沈梦雨被一人驾着身体,一人驾着双脚强制推上了一辆小车,但被带去了哪,至今没有人知道。

一名了解情况的劳工学者8月1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除了沈梦雨下落不明,声援团的另一名成员小胡也被当局带走失联。8月13日,声援团的部分成员以及两名工人来到燕子岭派出所旁的一个广场演讲,声讨当局的行径:

“今天13号二十来个声援团的又在燕子岭派出所不远的广场上发表自己的演说,向过往的民众讲这个事,就是要人呗。但是现在不敢到门口去了,再到门口去估计又得抓人吧。不仅是沈梦雨被抓了,被绑架了,还有一个声援团里面专门联系被抓工人家属的成员也失踪了。”

本台记者13日致电燕子岭派出所,询问沈梦雨是否在派出所时,对方表示不清楚。

今年7月27日,深圳佳士科技的维权工人遭到当局抓捕,连同女大学生胡开巧,共有30人被抓。

另一名知情人士向本台表示,截至目前,已有16人获释,但在获释后仍然遭到监控,而据获释工人所说,他们在被拘留期间不同程度遭到了酷刑:

“30个出来了16个,还有14个在里面,获释的胡开巧,出来之后直接回家了,回家之后没有发出任何消息。另外有7名工友发声,都不同程度受到各种酷刑虐待,出来以后也被跟踪、监视。比如说有个兰志伟,他就被反铐着,被打伤,还有个黄兰凤嘴角上被打出血了,扇了很多耳光,还有个叫唐向伟的也在里面挨了打。”

一名被拘工人也透过网络告诉记者,在看守所内,一个30多平方米的监室关了50多人。洗澡水是冷的,吃饭或是被提审的时候见到管教都要抱头或者蹲下,没有一点尊严。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沈梦雨(维权人士独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