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公民尹旭安被批捕 “屠夫”吴淦关押地成迷

2015-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湖北访民尹旭安 (维权人士)
图片:湖北访民尹旭安 (维权人士)
Photo: RFA

曾声援“屠夫”吴淦的湖北公民尹旭安在被羁押62天后,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罪名为“寻衅滋事”。而尹旭安的代理律师至今无法会见当事人。此外,于今年7月被以煽颠和寻衅滋事两罪批捕的“屠夫”,关押地点成迷。

湖北公民尹旭安在声援“屠夫”吴淦后,于今年7月28日被警方带走,本周二,他的家人收到了《逮捕通知书》。

根据通知书,经检察院批准,尹旭安于2015年9月2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大冶市看守所。

今年7月25日,尹旭安与耿彩文、王芳、胡新建、李正祥等十余名网友前往武汉黄鹤楼,身穿印有“屠夫”头像的文化衫,声援吴淦。尹旭安后将声援照片发布在了微博上。

尹旭安的代理律师蔺其磊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警方至今都不允许他会见当事人,因此无法了解案情,而根据其家人所说,尹旭安并未做过什么违法行为。如果确实是因为声援吴淦而被逮捕,那纯属政府迫害。

“大冶市公安局法治大队和大冶市看守所他们明确表示不让会见,就是不能会见。他(尹旭安)涉及到的罪名是寻衅滋事,不是需要侦查机关批准的。他就是不让会见,也没啥理由,就是不让见。因为我们都不了解案情,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们都不了解,但是不管怎么说,根据他家属的描述,他没有什么违法的行为。如果因为声援‘屠夫’被抓,那完全是政府的迫害。”

今年3月,尹旭安曾因在中国“两会”期间在网上公布截访人员名单,而被大冶警方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机密罪”刑事拘留,并在羁押期间遭到疲劳审讯、酷刑虐待。直至今年4月30日,尹旭安被取保候审。

蔺其磊表示,此次尹旭安被批捕,家属原本仅存的一丝渺茫希望也没有了。之后会向黄石市乃至湖北省各级司法部门控告大冶市公安局、看守所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令该案大面积发酵传播。

蔺其磊又告诉记者,除了尹旭安外,与“屠夫”案有所关联的翟岩民、张婉荷等人均不被允许见律师。

声援“屠夫”的人不得见律师,而“屠夫”本人则连关押地点都成迷。

福州维权人士游精佑周二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9月28日,吴淦太太宋铠去永泰看守所存钱寄衣服,看守所告诉她,吴淦早不在那儿了。并把我八月初存的钱退给她。问,那人在哪儿?看守所所长说,这个要以办案机关的通知为准。可是家属接到的最新通知是关在永泰的。今天,宋铠去厦门,想打听一下丈夫在哪儿。思明公安局经办用外地的电话告诉她:会尽快书面告知她吴淦的关押地点。你国办事方式真是变态。我就不问候你们这些人的父母家属了。

“屠夫”的代理律师李方平周三向本台表示,按照规定,看守所应当及时告知家属其当事人的羁押地点,不过,看守所对此却讳莫如深。

李方平:“我们问的话,就是不置可否。我们通过投诉,从检察官这边了解得到的,屠夫被批捕以后,大概是7月初就已经离开了。”

记者:“但是现在也不知道屠夫到底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李方平:“对。检察官查的话就是查不到,公安这边包括看守所拒绝回应这个问题。”

记者:“他们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已经违规或者违法了?”

李方平:“正常来讲,哪怕是转移羁押地点,也应该通知家属。可是现在这么久了,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现在的办案单位到底还是不是厦门公安也不清楚。我们大家也都非常希望尽快落实他现在的羁押单位和办案单位。”

李方平表示,也许是“屠夫”被捕后,官媒的高调报道以及之后一系列的抓捕行动,“屠夫”案成为高度敏感的案件,令当地警方不敢透露任何消息。

今年5月20日,“屠夫”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参与“乐平冤案”律师阅卷,而被行政拘留10天。5月27日又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遭福建警方刑事拘留。今年7月,被厦门市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两罪批准逮捕。在“屠夫”被捕后,其所供职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多名律师被抓,其曾经的代理律师王宇也遭到了抓捕,并由此开始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行动。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