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炒作”张六毛事件 深圳网友遭警拔枪传唤

2015-11-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张六毛身份证(博讯网)
张六毛身份证(博讯网)

广东公民张六毛看守所非正常死亡事件进一步发酵。针对此前民间的各类声援、追问真相,当局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骚扰律师、遣返声援者、登门传唤等。有遭到警方威胁的网友向本台表示,他们被指“炒作张六毛之死”。

曾在网上发帖质疑张六毛之死的深圳维权人士黄美娟11月9日上午被警察登门传唤,在她要求对方出示证件的情况下,对方拔枪指着她,称“有枪就是警察”。

黄美娟当天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她后来得知,这名拔枪相向的警察姓周,此前也是该警察致电她,称她和吴斌(秀才江湖)在网上炒作张六毛事件。其后她向市公安局投诉,另一名警察上门了解情况时也问及了她对于张六毛事件的看法。

黄美娟:“今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据他们说是姓周的,是社区的一个警长,他九点多叫我去户籍派出所,我问他我涉嫌什么问题?我没有犯罪,如果你要叫我去派出所,请出示你的传唤证、警官证,我说你不出示这些东西我不会跟你走。然后他就把枪套打开,把枪从枪套里取出来,枪口对着我,他说:‘我是警察,你看到枪没有?你要跟我走,我有枪我就是警察。’他就是这么说的。我吓死了,我说你掏枪把我吓坏了,我更不会跟你去了。”

记者;“警察为什么突然之间找上门来要传唤您?”

黄美娟:“今天在门口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我去派出所,他没有告诉我涉嫌什么问题。但是今天最后来的一个警察他跟我谈到一个问题,让我谈对张六毛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看法。在星期六他们发过来总共5个短信说口头传唤我到派出所,因为我当时不在深圳,我在广州,而且我手机也关机了,没有看到。后来7号早上的时候我接到了将近十几、二十个电话,各种身份的人都有,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最重要一个电话是有一个自称户籍派出所的警察,也就是今天持枪对我的警察的电话,他当时说我和吴斌在网上炒作张六毛事件,他对我口头提出严重警告,让我回去(接受)调查。”

黄美娟表示,目前唯一来自官方的报道称张六毛死于鼻咽癌,但她身边曾有朋友罹患鼻咽癌,自患病至死亡绝不会只有短短两个多月时间,因此她有理由对张六毛的死提出质疑。

黄美娟还说,另一名被警方声称“网络炒作”的网络活跃人士吴斌,其电话一直无法接通,她十分担心他的安全。

记者注意到,吴斌在11月9日上午6点多曾发布了一条推特,上面写道:今天请关注下我的安全!为了不让我参与张六毛的围观,老家浙江“熊猫”(国保)会到广州,来接我回老家。我想,逃是逃不掉的,但愿不会关我,到长兴就放我回家,反正我没干违法的事。

截至发稿前,记者仍无法联系到吴斌。

另一方面,曾协助张六毛家属维权的陈进学律师同样遭到了警方的骚扰,11月8日深夜至11月9日凌晨,有警察在其住所外不停敲门,并高喊他的名字,称派出所找他有事。

陈进学11月9日下午向本台表示,警方要他不得“借题发挥”。

陈进学:“昨天白天的时候有国保联系我,说要谈一谈关于张六毛的事情。我说昨天没空,晚上他们就来敲门了。他之前跟我说的时候,只是说不要借题发挥,今天我还要跟他见面,如果今天再不去的话,晚上还会来找我的。他就一定要找到我。”

记者:“他们说的所谓的不能借题发挥是指什么?”

陈进学:“不能炒作这个案件嘛,他的意思说这个案子已经有官方的结论出来了,鼻咽癌合并大出血,正常死亡,你们就不要对这个事情炒作发挥了。”

据悉,目前已有另一名律师介入该案,而直至11月9日,张六毛家属也没有能够拿到死者的病历以及死亡鉴定书。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