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巨贪村官横行多年 数千村民维权两月无果

2015-03-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镇天穆村,上千村民到村委集会示威,抗议村书记贪污腐败、暴力强拆民宅,要求公开村务等。(红色中国)
天津市北辰区天穆镇天穆村,上千村民到村委集会示威,抗议村书记贪污腐败、暴力强拆民宅,要求公开村务等。(红色中国)
  

因不满村支书穆祥友长达30余年贪污腐败,天津北辰区天穆村的村民自一月起,每天风雨无阻走上街头维权抗议,截至本周三,已是维权第50天。有村民向本台表示,多年来,他们屡次向有关部门举报,但疑因该村官背景强硬,始终上告无门。

天津最大的回族聚居地北辰区天穆镇天穆村数千村民已连续近两月抗议当地村官贪腐严重,占地、强拆横行多年。

从发布在网络上的照片可见,村民们打着“大贪官穆祥友执政37年没有村务公开过 我们要求穆祥友给群众一个交代”的横幅,将村委堵得水泄不通。

村民陈先生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天已是维权第50天,有数千人参与。

记者:“大概人数在多少左右?”
陈先生:“现在我们这有5000多人。”

记者:“在维权的有5000多人?”
陈先生:“对。”

记者:“这么大规模的维权,有没有政府部门介入?”
陈先生:“也介入,不给解决问题。”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下午刚刚和镇政府的官员开了会,对方言谈之中,仍然对党委书记穆祥友诸多袒护,令人感到不满。

陈先生说,根据村民们的统计,这些年穆祥友靠占地、卖地、侵吞拆迁款等手段贪污的金额约有40亿,是“小官巨贪”的典型。

本台记者随即致电天穆村委会及天穆镇政府,但电话均无人接听。

另一村民穆先生周三则告诉本台,他们村原本有耕地三、四千亩,加上宅基地共有六、七千亩土地,随着这些年不断被侵占,现在剩下的只有约一、两百亩。

穆先生说,穆祥友在村内横行多年,村民们多年来举报过无数次,但由于该村官背景强硬,至今仍在执政。

穆先生:“我们村的村书记从上台以来,从来没有村务公开过,到现在一直执政,村里的属于农民集体的耕地,他说占就占、说卖就卖、说用就用。这个耕地的去向有这么几块,一块是他自己占用,在上面建厂房;还有就是卖给了开发商;另外还有国家工程占的地。这三块,除了他自己占的不给钱,剩下那两块国家都有很多的补偿,包括开发商也是有补偿的,这些补偿都到了他以及他们这几个村官还有他们家人的手里。”

记者:“村民没有分到过钱是吗?”

穆先生:“从来没有分到过一分钱。”

记者:“那拆迁的问题又是什么?”

穆先生:“我们村大概一共有3000多户,2万左右的人,拆迁是从08年开始拆的,国家有政策拨款拆迁改造,国家一般来说出了拆迁的话,应该都得给补偿费和安置费。我们因为是少数民族地区,比周围的村都应该给得优惠,牛街(北京回族聚居地)的拆迁比例是1:6,(我们村)具体的应该跟它不相上下,就是一平米换六平米。他从08年拆迁到现在就是按照一比一(一平米换一平米),还有拆迁安置费一分钱不给,他把国家的法律都扣在口袋里。还有国家给你的临时租房费,我们上面的文件申请下来一户是1800,他坐地就扣600,给1200。不拆就雇人强打,打折胳膊、打折腿、打折肋条的到现在还有住院的。而且到现在他还在私自非法拘禁,现在还有被他关押在派出所以外的拘禁所。”

记者:“他像您说的那么猖狂,之前村民有没有向上级的政府部门或者有关的机关举报?”

穆先生:“在天津市是告不了他,因为告到上面都是跟他一块的。我给您说直接的吧,为什么现在(村民)出来(维权)了,因为现在政治环境有所改变,习近平主席上来了,这几年的主题都是反腐。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因为他在中央有靠山,他在中央的靠山是周永康,他在天津市的靠山是武长顺,这两个靠山去年都相继倒下了,所以我们敢出来了。如果这俩有一个没倒,我们谁也出不来。”

村民们都说,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会将这次维权坚持到底,只要穆祥友一天不被彻查,他们就将一直抗议下去。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