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女权人士持续引发各界关注  律师会见频受阻

2015-03-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2015年三八节前夕,中国警方曾抓捕5位女权活动人士,她们分别是郑楚然丶李婷婷丶武嵘嵘丶韦婷婷和王曼。 (新浪微博)
图片: 2015年三八节前夕,中国警方曾抓捕5位女权活动人士,她们分别是郑楚然丶李婷婷丶武嵘嵘丶韦婷婷和王曼。 (新浪微博)

被捕女权人士持续引发各界关注 律师会见频受阻

中国5名被捕女权人士的情况持续受到各界关注,香港有团体周六发起游行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5人,保证她们免受酷刑。另一方面,律师会见忽然开始受阻,武嵘嵘及李婷婷的代理律师周一要求会见当事人均未能成功。

武嵘嵘、郑楚然、李婷婷、韦婷婷、王曼等5名被捕女权人士已被关押逾两周,针对各方呼吁与声援,中国官方至今没有任何回应。

日前,有网民发起“一人一照片”行动,呼吁看守所释放5人,让武嵘嵘回家陪宝宝过4岁生日。

国际妇女组织“妇女权利与发展协会”(AWID)也向其会员发送邮件,建议通过社交媒体集体呼吁中国政府释放5人,以及敦促联合国妇女署重新考虑与中国合办全球妇女峰会。

上周六,香港新妇女协进会、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区、职工盟妇女事务委员会及大专同志行动发起游行,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5名女权人士,保证她们免受酷刑。

关注事件的网络活跃人士,网名“屠夫”的吴淦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大家都很关注,国际妇女组织和人权机构都抗议。我觉得太不可思议,这个政权对几个女性表达性别歧视你都紧张成这个样子,太不应该了。”

而在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同时,律师的会见却变得困难起来。

曾于李婷婷被捕后会见过她的北京律师燕薪,上周五尝试再次会见无果,本周一又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但仍然遭到拒绝。

燕薪律师对本台说:“今天上午、下午都去了,也是以提审为由,没有会见成功。”

记者:“其实是找理由不让律师会见是吗?”

燕薪:“不能完全说,因为提审他是可以控制的,只是从技术上是一种变相的方式(不让律师会见),我明天上午还会再去会见,因为只有会见到了才能判断。”

与此同时,北京律师梁小军周一试图会见患有肝病的武嵘嵘同样遭到了拒绝。

梁小军律师向本台表示,不排除看守所有刁难律师的成分。

记者:“您当时去会见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让您见?”

梁小军:“递交审查手续,然后说这个人不在那里关押,送到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去了,我说那你给我开个手续,我去北京市第二看守所会见,他就说武嵘嵘丈夫提供身份证和结婚证不清楚,他们要审查一下,就没有给我开会见的手续,他说审查完了再电话通知我。”

记者:“这存不存在可能是看守所在刁难您还是其实是正常的程序?”

梁小军:“我觉得应该是有刁难的成分在里面。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拿委托人的身份证复印件不清楚,他们结婚证怎么跟我想象的结婚证不一样,他是以这个理由,他觉得结婚证是那样,现在你复印件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他所谓的那样是哪样。”

对此,梁小军推测或许是国际的关注以及律师在会见后透露的情况令当局感到不满。

“我 觉得这个事情有可能跟国际的关注有关系。我的一个推测就是,他们当时抓她们几个人的时候就觉得这几个小姑娘想上街,基于维稳的需要先把她们抓了,觉得几个 小姑娘不会有太大动静。所以刚开始他会让律师去见,但是律师见过之后他发现这些律师透露出来的消息不利于他们维稳的需要,或者不利于他们办理案件的需要, 警察感觉到外界压力,他就收紧了。可能以后这种会见都会比较困难,燕薪律师遇着的麻烦就是他每次去,警察都说,预审已经把人提走,没办法见人。表面看这似 乎是一个合理的理由,但实际上是侵犯了律师的会见权。”

梁小军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看守所需于48小时内给出审查答复。武嵘嵘的丈夫孙先生周一则告诉本台,他至今仍未收到妻子的拘留通知书,加上律师无法及时会见,令他对妻子的情况更为担忧。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