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区伯嫖娼一波三折 律师会见受阻

2015-03-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网友前往看守所看望“广州区伯”。 (新浪微博)
图片: 网友前往看守所看望“广州区伯”。 (新浪微博)

广州区伯嫖娼一波三折 律师会见受阻

广州区伯被指嫖娼一事再有最新进展,继3名长沙网友周一探视区伯后披露,区伯在看守所被虐待以及被逼认罪后,本周二,隋牧青律师及蔡瑛律师前往看守所试图会见区伯时遭到所方阻挠。隋牧青向本台表示,看守所的行为已经足以证明区伯一事纯属公权力构陷。

因监督公车私用而闻名的广州区伯上周四(3月26日)在长沙因“嫖娼”被当地警方带走,并被处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

而当时与区伯一同被拘留的另一人是广州冼村维权代表冼耀均,此前,冼耀均也曾被以“嫖娼”的名义拘留。

周一,三名前往看守所探视了广州区伯的长沙网友在网上披露,区伯被强迫认罪,且遭到虐待。

三名网友之一谢长桢周二告诉本台:“当时(区伯)痛哭流泪,拖着不方便的左脚,挪动到可视电话上和我们说话。这个老人被虐待、也被伤害了,可能没见识过这个场面,(情绪激动)可以理解。”

另一名网友“伟大少爷”向本台表示,他们与区伯总共见面时间不超过10分钟,和区伯通话时,对方强调自己并没有嫖娼,这是一场陷害。

“他是说警察安排了两家媒体采访,就想把他嫖娼的事情坐实,就要求区伯按照他们事先拟好的提纲回答问题,区伯拒绝了,他们就虐待他,推他。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区伯就摔伤了腿,现在左腿不能走路,拖着走。他们还把他送到看守所不让他睡觉,从上午10点到凌晨4点不让他睡觉。他哭了,他一直在说,他们在陷害他,他是冤枉的。”

伟大少爷说,区伯希望自己的两名委托律师隋牧青及张磊能够帮助他。目前,隋牧青律师及蔡瑛律师已抵达看守所,但所方不允许他们会见,律师正在交涉,而他们一行约十人则在看守所外等待消息。

“我们今天又在看守所,隋律师也过来了,长沙的蔡瑛律师也来了。现在看守所很无耻,他贴个告示,什么电脑系统故障,停止会见里面的人。所以现在几个律师在里面和他们交涉,强烈要求会见。我们在这等消息的时候,来了两车的国保,他们在车上没下来,一直在监视我们。”

记者一个小时后致电隋牧青律师时,对方表示仍未成功见到区伯。

“已经在这里一个小时,看守所就以各种理由作借口拒绝会见,刚来的时候,会见的窗口说办公系统故障,这种借口明显有问题。我们刚一来的时候,外面围了很多警察,他们已经在谈论我们会见的事情,已经做了准备。后来我们做了登记进来,所长亲自接待,他说自己不能做主,他也要去汇报。本来行政拘留案件,会见是一个普通公民、家属都可以会见,不像刑事拘留,要求很严格。然后我等了大半个小时,他们手下的人,拿着‘区伯今天不方便会见’的纸条过来,我要拍照,他们又不给。这很可笑,区伯昨天已经有公民见过他,他已经通过公民传递消息,要求我会见他。今天我千里迢迢过来,他竟然不见我,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由我们会见的艰难,之前我对于这个事情还会有一点点怀疑(区伯是否真的嫖娼),现在我已经不怀疑,我可以肯定这就是一起公权力的陷害。据我所知,本来今天也有很多广州的媒体、深圳的媒体来采访,结果都被广东的警方打招呼,不能来。如果这个情况属实,可以肯定这是广东警方和长沙警方的一次合作,来构陷区伯。”

“区伯嫖娼”事件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有大陆媒体周一报道区伯否认嫖娼,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的微博也转发了有关报道,但随即又删除了。此前,《环球时报》刚刚发表了题为《谁嫖娼被抓都得认栽,这里没有区分》的社评,称“质疑警方为区伯‘设套’是非常轻率甚至荒谬的,无论这种质疑有多少社会心理的线索,在全面强调法治的今天都不应被提倡。如果动不动就把‘警方造假’的假设抬出来,依法治国就会陷入虚无主义,相关争论也会失去基础。”

有网民嘲讽道,我有种无奈的想法,希望区伯嫖娼是真的,没有被陷害,否则警察的公信力真的快透支了,连智商都堪忧。也有网民感叹,不是“区伯嫖娼”,而是“警察嫖法”。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