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藏一家三人云南老家被打 警方消极处理

2017-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王藏黑衣光头,打伞撑香港。 (王藏谷歌+)
图片: 王藏黑衣光头,打伞撑香港。 (王藏谷歌+)

在中国大陆,因屡遭当局打压而暂时离开北京回到云南老家的诗人王藏向本台记者说,他本人和他父亲、妻子日前同时被身份不明的人殴打。王藏报警后,警方却以十分消极的态度处理,令他们至今未能进行伤情鉴定。地方社区领导要他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评论认为,中共对异议人士的迫害和打压是一贯的,当前更甚。

王藏529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讲述了他们一家三人25日晚被打的经过。他说:

“25号晚上1150,那6个混混我们也不认识,他们故意来台球室闹事。他们进门之后就大吼大叫。我父亲跟他们说已经晚了,我们要下班了,他们就破口大骂我父亲老杂种,骂了之后还说你们想不想开?老子让你们开不成。然后其中一个主动动手打我父亲,把我父亲衣服扯破,手也打伤了,身上也打了几下。我听外面有吵闹,我就赶紧跑出来,看见他们打我父亲,我过去就把他们撕扯开。他们6个人,其中5个就一起上来围殴我,暴打我的头。我妻子去拉的时候,手臂上也被打伤了。他们跑的时候还说,你们报警我们是不会怕的,你们随便报吧。

王藏表示,他们和附近的邻居没有任何纠纷,在当地也没有结怨,对这6名小混混突然找上门来很疑惑。而在事发后,他们所住的昆明五华区海源社区的一名领导致电他母亲,称那6人都是他侄儿,要让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藏报警后,警察的态度也十分消极,导致他至今没有进行伤情鉴定:

我们报警之后要报警的回执单,第二天26号,我又跟他们说,我要鉴定一下伤情,他们也没有开给我们派出所的(证明),拖了几天之后,头上的包,当时三个大包,拖着不开给我们,这两天包已经消了,但是我的头还疼痛。有了他们出具的这个(证明)我才能去做司法鉴定。就算开到手之后28号昨天,我去司法鉴定室,他们关门了,我找不到任何人。我问了,说他们已经放假了。我做司法鉴定,到底受到什么伤,他们要受到什么法律处置,这是一个根据,等于这个根据现在一天天就减轻了。

王藏此前一直居住在北京,但因为当局的长期打压、逼迁,导致他们一家居无定所,他的妻子今年3月因不堪打压疑似精神失常,情况令人担忧,王藏这才带着妻子回到云南老家看病,也打算借此避开北京的是是非非。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在家乡竟也发生了恶性殴打事件。

王藏愤怒地说:

我老婆被他们逼出精神问题,我才不得不带她离开那块是非之地,打算带她换一个环境,回老家,以为就避开是非,远离在北京的那些不愉快的记忆。现在就是看病为主,想不到在我们本地,在我们云南、在我们昆明,莫名地又再次受到这种暴力对待!你说何处有安身之地?何处有清净之地?哪里有人权?一处也没有,到处都是犯罪势力的嚣张。

关注王藏一家遭遇的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向本台表示,中共对异议人士的迫害和打压是一贯的,近年尤甚,王藏一家无处安身,而在中国,他们的情况并不是个案,

当局长期以来对异议人士迫害一直是这样的情况。最近几年,就像习近平说的,不许吃饭砸锅,你要砸锅,砸他的锅,那么他就要先把你的碗砸掉。王藏本人在北京就已经遭到驱赶,被停过水电。云南是他老家,北京不让他呆,回云南老家又不让他呆。那他能在哪儿呢?他们就是把你的生路切断。也不光王藏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这很普遍。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