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校教师“颠覆”案当事人子肃坚称无罪

2018-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子肃案召开庭前会议(受访者独家提供)
子肃案召开庭前会议(受访者独家提供)

云南省原党校教师子肃遭当局指控“颠覆国家政权”一案,6月26日在成都中级法院召开庭前会议。子肃在会上,坚称自己无罪。

子肃的代理律师冉彤在26日的庭前会议结束后向本台表示,法院没有确定开庭时间。不过,双方达成共识,庭审将采取公开审理的方式。

冉彤表示,子肃本人也参与了庭前会议并且做了简短有力的发言,强调自己无罪:“按照庭前会议的规程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针对这个案子是不是公开审理、证人出不出庭、警察出不出庭、有没有非法证据排除这些程序上的问题,大概十多个,和检察官、法官很友好的沟通交流了。大家基本上还是达成了很多共识。”

记者:“庭前会议上有没有确定这个案件什么时候开,是采用公开审理的方式还是不公开审理的方式?”

冉彤:“还没有定下最后的时间,但是应当是要公开审理的。初步已经达成了共识。”

记者:“子肃在今天的庭前会议上有做什么表态吗?”

冉彤:“肯定是无罪,然后说了一些简短有力的理由,基本上还是很准确的。他心态还是比较好,毕竟他是经历过多年风浪的一个老党员、老干部,对中国的历史还是有很清醒的认识,所以很镇静,很有力地说了他的观点。”

1955年出生的子肃,1983年从云南大学政治系毕业后,在云南省委党校任教,直到2014年退休。退休后,子肃积极参与民间维权运动,并在去年4月发表了《关于在中共十九大上开放党内民主直选和选举胡德平先生为新一届中共总书记的建议》的公开信,随后他被当局抓捕。

根据法院的起诉书,子肃被指控通过手机微信向多人发布语音信息,并发表其提议和参与编写的“中共党员的呼吁信”,“大肆攻击”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和习近平。子肃还被指控,勾连境外敌对人员预谋武装暴动。

关注子肃案的维权人士庄磊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对子肃的指控令人匪夷所思:“应该说他(子肃)不可能会有有这样的什么’(预谋)武装暴动’这些听上去非常离谱的(罪行),让我们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作为公民社会非常关注这样的敏感案件,因为目前的状况,政治犯越来越多,这也是一个社会非常不正常的状况。”

冉彤律师认为,子肃案是“当代张志新案”,张志新在文革时期因言获罪被割喉,这样的悲剧在50年后的今天绝对不能再上演。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何平  网编:瑞哲

评论 (4)
Share

匿名游客

自由亚洲电台各位同仁:

你们既然审阅评论,那你们必定也看到我指出的错误。即:刑法105条的罪名,律师误用104条的罪名来辩护。这是否值得你们重视?你们有法传我的意见给子肃吗?或传给律师?

2018-07-06 22:16

匿名游客

如果政权不是政府,颠覆遂是抢夺。

冉彤律师,从你的“预谋武装暴动”论,我发现,你乃在辩护刑法104条。此条才是预谋武装暴动,推翻政府罪。所以,你的辩护,乃南辕北辙,毫不相干。

刑法105条的『颠覆国家政权』六字,我们应该固定『政权』为『权力』,不得将之变成『政府』。任何权力,遂只能『抢夺,转让,移交』。于是,颠覆国家政权六字,遂是:『抢夺共产党的政权』之意。依此意,我们遂可引用宪法79条来辩护。
此条宪法赋予人民资格,可以抢夺共产党的政权。

历来的颠覆案如刘晓波等等,都引用宪法35条来辩护。可是都纷纷败诉。你们如果不另走新途,仍然走旧路,徒然重蹈覆辙而已。

2018-07-06 06:48

匿名游客

中国宪法规定国家政权可以被颠覆

我们知,历来的颠覆国家政权案,被告都理解颠覆国家政权为『推翻共产党政府』,然后否认自己如何如何无意也无能力颠覆政府云云。不过,每个被告都败诉,人人坐牢。我认为,如果子肃改变理解,理解『颠覆国家政权』为『抢夺国家政权』,
他遂可辩护道:中国宪法规定国家政权可以被颠覆,被抢夺。

见宪法『第七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年满四十五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以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此条中的『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就是人民竞选夺权。也即依民主选举的方式,人民有权颠覆国家政权,或抢夺国家政权。而法庭引用的刑法105条,乃在惩罚主张人民有权颠覆国家政权的人。宪法允许,刑法不允许,显然二法抵触。
刑法自然失效。法庭引用失效的刑法105条来控告子肃,遂是诬告。应立刻释放被告。


我会再来查看有没人回应我的意见,欢迎大家指教。如果大家认为可试,我希望有人能传我的意见给子肃,或给他的律师。

2018-07-05 20:32

匿名游客

中国宪法规定国家政权可以被颠覆

我们知,历来的颠覆国家政权案,被告都理解颠覆国家政权为『推翻共产党政府』,然后否认自己如何如何无意也无能力颠覆政府云云。不过,每个被告都败诉,人人坐牢。我认为,如果子肃改变理解,理解『颠覆国家政权』为『抢夺国家政权』,
他遂可辩护道:中国宪法规定国家政权可以被颠覆,被抢夺。

见宪法『第七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年满四十五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以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

此条中的『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就是人民竞选夺权。也即依民主选举的方式,人民有权颠覆国家政权,或抢夺国家政权。而法庭引用的刑法105条,乃在惩罚主张人民有权颠覆国家政权的人。宪法允许,刑法不允许,显然二法抵触。
刑法自然失效。法庭引用失效的刑法105条来控告子肃,遂是诬告。应立刻释放被告。


我会再来查看有没人回应我的意见,欢迎大家指教。如果大家认为可试,我希望有人能传我的意见给子肃,或给他的律师。

2018-07-05 20:31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