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軍律師拒絕法院安檢遭行拘 律師團體發聲促放人增人權


2013.11.29 10:55 ET
20131012152177997799.jpg 圖片:湖北律師張軍。(網絡圖片)

湖北律師張軍因拒絕法院安全檢查與法警衝突,週三被行政拘留,至週五傍晚仍未獲釋。有律師告訴本臺,這是律師拒絕法院安檢而被拘留的第一起。保障人權律師團爲此發表聲明,譴責法院強制安檢律師的違法行爲,要求釋放張軍律師並追究相關人士的責任,敦促保障律師人權。

網民“與河流對話”週三晚發佈在新浪微博上的一則消息引發衆多律師及民衆關注,該微博說:11月27日上午11點,張軍律師在武漢市洪山區法院立案時,因律師是否需要安檢的問題與法院安檢人員發生爭執,衆多安檢人員與張軍律師發生肢體衝突。張軍律師現被行政拘留。

由王成、唐吉田、江天勇等維權律師發起成立的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週四發佈了聲明,指洪山區法院在張軍律師拒絕安檢後,不但沒有糾正自身違法行爲,反而仰仗人多勢衆,公然對張律師動粗,並濫用公權力,違法剝奪和限制張律師的人身自由,肆意進行拘留處罰,已經涉嫌非法拘禁。聲明同時要求公開安檢爭執全程錄像,撤銷對張軍律師作出的拘留處罰決定並向張律師賠禮道歉,並依法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截至週五下午,該聲明已獲得130多位律師聯署響應。

最高法院曾在2004年制定的《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安全檢查規則》第六條中規定:司法警察執行安全檢查時,對公訴人、律師等依法出庭履行職務的人員,應進行有效證件查驗和登記。但並未提及人身安全檢查。今年8月至11月,海南、河南、河北等地高院分別出臺了規定,明確對律師進出法庭免除安檢。不過,仍有不少地方法院因律師拒絕安檢而將律師拒之庭外。2013年10月18日,四川簡陽法院因鄭建偉等6名律師拒絕安檢而禁止他們出庭辯護,11月26日,維權人士葉海燕訴博白縣公安局的案件開庭前,其代理律師梅春來及王宇也因拒絕安檢而未獲准入庭。

聲明發起人之一的江天勇週五傍晚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據目前瞭解到的情況,張軍被處以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而這是他首度聽聞因爲拒絕安檢而拘留律師。

“家人、律師事務所在跟法院、跟司法局、跟公安交涉,他們昨天說今天放人,今天說下午放人,但是現在張軍人還沒有獲得自由,我們覺得他們可能採取拖的辦法,最終結果怎麼樣大家都在等待,而且有些律師已經在趕往武漢現場。從公開的報道,我所瞭解的這是第一起,但是因爲拒絕安檢而被毆打、發生爭執的,這樣的事情就太普遍了。律師連自己的權利都沒法保障的話,還怎麼去維護當事人的權利?”

記者再嘗試致電與張軍律師同爲湖北典恆律師事務所的黃思敏律師,但電話始終無法接通。

正趕赴武漢準備聲援張軍的北京律師王全章週五告訴本臺:“根據我在微信上了解到的消息,他(張軍)拒絕安檢之後,和法警起了衝突,張軍律師就自己報警了,報警以後警方反而把他行政拘留了。這個主要涉及兩個方面,一個是法院對律師的安檢制度,第二個就是公安機關對公民任意拘留的方面,這兩部分都產生了非常嚴重的問題。法院現在和民衆的關係越來越緊張,出現了好多地方法官被攻擊的現象,所以他們就增設了這些安檢的程序,這對律師是一個歧視性的做法。”

事件同時在網上引發熱議,著名律師李莊回憶道:記得十幾年前憑律師證進最高院也不用安檢。北京學者徐昕在微博上寫道:我一直認爲,改善法官與律師的關係,需要法院主動伸出橄欖枝,比如在法院給律師一間休息室,比如開庭時,讓律師與公訴人一樣不受安檢。法院主動了,律師肯定會理解法院的工作。自由法律學人譚敏濤則認爲:早有規定不準安檢律師,但一些地方法院就是視規定爲無物,動不動以司法權行政化運作方式安檢律師,其實,這就是司法自我矮化、甘受權力控制的寫照。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揚帆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