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界千人联署抗议针对公益维权人士暴力事件

2014-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劳工NGO番禺打工族总干事曾飞洋(资料图/公益服务网)
劳工NGO番禺打工族总干事曾飞洋(资料图/公益服务网)

广东一劳工维权机构总干事曾飞洋因帮助当地工厂工人维权,日前遭到警方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死亡威胁,还被不明身份人员殴打。劳工界上周六发起联署声明,谴责针对劳工公益人士的暴力行为,短短三天已有逾千人签名。近年来,针对劳工维权人士的暴力行为时有发生,有评论认为,地方政府把劳工NGO视作“国外势力”、“搞事分子”,不仅不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反而纵容社会恶势力对他们进行打压。

因帮助广东利得鞋厂工人维权,劳工NGO番禺打工族总干事曾飞洋上周五遭到四名不明身份人士的殴打,眼镜被打坏,右颧骨附近也有伤痕。

上周六,劳工界发起联署声明,严厉谴责针对劳工公益人士的暴力行为。声明说:某些违法乃至黑恶势力对劳工机构的打压力度在不断升级,打压方式不断倾向暴力化。劳工NGO是适应历史潮流、满足数以亿计的劳工维护合法权益、争取合理权益的迫切需要而产生的社会公益组织,尽管生存环境极为艰难,但秉持公义,恪守法律,不辞劳苦,奔走呼号,这些年来为劳工权益和社会稳定所作的贡献有目共睹,不求得到荣耀和嘉奖,但求确保人身安全和起码的工作条件。强烈要求广州警方尽快破案,依法打击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依法惩治违法犯罪分子对法律的挑衅,依法查处违法犯罪分子对公益人士的暴力行为。

截至周一上午,已有21个劳工机构,1352人联署,其中,曾飞洋帮助过的利得鞋厂有700多名工人签了名。

本台记者周一致电曾飞洋,对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而参与了联署的劳工维权人士彭家勇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曾飞洋在遭到暴力对待之前曾被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4小时并收到死亡威胁。而针对他们的暴力事件近年来也时有发生。

“他(曾飞洋)一个星期前就知道,但是不知道来得这么快,也没想到他们真的会出手。(番禺)打工族帮助利得鞋厂的工人集体谈判,后来警察跑到曾飞洋家里,把曾飞洋抓到派出所,限制自由24小时,期间对曾飞洋进行威胁,说现在弄死一个人,不明不白地死掉不一定破得了案。25号下午有一个人过来踩了点,26号就来了四位大汉,那伙人就对他进行暴打。这种事情前后也发生过好几起,2012年我们中山打工族服务部主任金石长因为在一家企业的附近发劳动法的宣传材料被毒打了一顿,后来金石长又被当局逼迁;以前还有个叫黄庆南的,被不明身份人员上门砍伤了;再就是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张治儒先生,这一年多来被连续10次逼迁,另外他的车被不明身份人员泼油漆。”

彭家勇表示,参与联署不只是为了曾飞洋,也希望外界关注劳工维权人士的生存现状。

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主任张治儒周一向本台表示,由于劳工NGO在中国仍存在合法性问题,因此针对整个NGO的法律保护几乎是一片空白,而地方政府往往视劳工NGO为“国外势力”,认为他们是专门“搞事”的,令劳工维权人士的个人权益也无法得到保障。

“首先我们这种劳工公益机构因为在法律上是企业身份、商业的身份,所以在法律保护上面没有特别的规定,合法性这块有待确认,所以在法律保护上基本上没有法律可依的。再加上现在中国的劳工NGO和国外(NGO)的联系,双方互助,也导致一些地方政府对这些机构的污名化,导致有些人对我们这个行业实际发挥的社会作用完全忽略了,把我们这种组织、机构一个看成和国外势力有关系,第二个认为我们是来闹事的。但实质上我们不谈机构合法性问题,我们谈机构个人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合法权益有法律保障的。实际上政府也好、社会黑恶势力也好,他们对我们这个行业的打压还不是针对一个机构,还是针对机构的个人。关键问题政府不愿意这样去做,不想保护我们的利益。”

近年来中国工潮不断,而劳工NGO也因此成为地方政府的“眼中钉”。今年4月,广东东莞裕元鞋厂数万人罢工维权,张治儒及另一名同事林东前往当地协助工人维权,两人随后遭警方传唤,张治儒失踪两天后获释,林东则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一个月后获取保候审。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