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再联署敦促当局撤销女权五姐妹案

2016-03-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多名广州女孩戴着“女权五姐妹” 的面具出现在城市的各种生活场景中,并逐天发布这些照片,象征与看守所中的朋友分享自由。(受访者提供)
多名广州女孩戴着“女权五姐妹” 的面具出现在城市的各种生活场景中,并逐天发布这些照片,象征与看守所中的朋友分享自由。(受访者提供)
  

去年备受关注的“女权五姐妹”案中的5名女权活动者,已被取保候审近一年,但案件至今仍未撤销。5人的代理律师日前再次联署要求撤案。有律师表示,由于未撤案,5人至今仍被视作“犯罪嫌疑人”而行动受限;希望 北京警方能改正这一错误,也希望国家最高当局对此予以重视。

3.8妇女节前夕,李婷婷、武嵘嵘、郑楚然、韦婷婷、王曼等“女权五姐妹”一案的5名代理律师再次联署要求当局撤销该案。

就在一年前,5名女权活动者计划发起反公交车性骚扰的抗议活动而分别被带走,并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来罪名变更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5人在被关押37天后,警方向检察院申请对她们予以逮捕,但因证据不足,检察院拒绝批准逮捕,随后5人陆续被“取保候审”。

联署人之一,韦婷婷的代理律师葛文秀,3月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案件一直未撤销,5人至今仍被视作“犯罪嫌疑人”,行动受到限制。

“按照法律规定,取保候审最长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年。现在时间都快到了,但是公安根本没有撤案的意思。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有必要向有关部门提出我们的法律意见,要求他们依法办事,依法撤销这个案件。只有这样,当事人才能获得法律上的自由,否则她们很多行动都会受到限制,很多事情做不了,因为她还属于嫌疑人的身份。”

葛文秀又指,警方应当尽早改正这一错误。而为了引起中国当局的重视,此次的联署信不仅寄给了北京海淀公安分局,也同时抄送给了全国人大及最高检察院。

“(至今不撤案)有可能是水平的问题,另一方面我觉得可能是在当今这样一种环境下,像北京海淀公安这样考虑问题,这真的是一个价值观的颠倒,是非的彻底颠倒,非常让人遗憾。我们还会尽我们自己律师的责任,所以这次我们除了向北京海淀公安分局提出要求之外,我们还向全国人大,还有最高检察院也提出了我们的要求,希望能引起高一级的机关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李婷婷的辩护律师燕薪表示,多年来五姐妹抱公益之心推动妇女权益保护,无论是“占领男厕所”、“血染的新娘”等行为艺术,还是上街宣传反对性骚扰,都是善举。更为关键的是,在实施这些行为艺术时,她们不仅主观上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动机,客观上也没有造成此后果。

女权五姐妹之一的武嵘嵘3月1日向本台表示,至今她出行仍需请假,警方的监控也无所不在,这给她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身体健康也受到影响。

“我出门都需要请假,也不能出门太久。比如回老家过年是需要经过请假的。背着(取保候审)这样的一个东西,精神压力很大的,非常大,后来身体特别不好,一个月可能大半个月都在生病期间。因为背着这样的压力,你想去找工作也不方便,想去参加别人的会议也不方便,他们还要经常‘问候’一下我。去年9月还是10月,只要有一个(女权)交流活动,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就问我们这些信息。”

武嵘嵘说,她们所倡导的女权是一个基本、通识的价值理念,但即便只是这样,她们仍遭到了压制、刑拘、监控,这令她感到非常伤心。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