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被击毙访民母亲遭软禁 民间发布视频遭当局疯狂删除

2015-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黑龙江庆安县访民徐纯合因被阻止上火车而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击毙。 (新浪微博/博讯网/参与网)
图片: 黑龙江庆安县访民徐纯合因被阻止上火车而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击毙。 (新浪微博/博讯网/参与网)

黑龙江庆安县访民徐纯合因被阻止上火车而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击毙后,律师赴当地调查得知,徐纯合至少曾3次赴京上访遭截访。目睹完整事发经过的徐母已被警方软禁在当地中医院,防止他人与其接触。而目击者的视频发布在网上后也遭到疯狂删除,有评论认为,这恰恰说明了当局心虚,害怕将真相公诸于众。

5月2日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候车室的一记枪声令一个家庭支离破碎,也引发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随着律师在当地的明察暗访,真相也逐渐明朗。

目前仍在庆安的北京律师谢燕益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死者徐纯合的堂兄弟此前已接受了政府的和解条件,因而拒绝了律师的介入,而身在中医院的死者的母亲则被警方严防死守,阻止他人与其接触。

谢燕益:“昨天我们到他(徐纯合)家里面去,他堂哥和堂弟不签(律师委托)。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晓以利害,我说你们的合法权利最大化,这是我们的天职。我们和他们讲了很多,他们基本上也是和官方一个定调。我们也去了中医院,警察严密,严防死守。我们现在还在尽最后的努力,争取授权。”

记者:“你们现在无法见到徐纯合的母亲是吗?”

谢燕益:“对,无法见到,他们在那儿守,守得很死。我和他母亲前几天通过话,后来就联系不上了。”

谢燕益告诉记者,通过调查可以肯定,徐纯合生前至少3次前往北京上访,均被地方截访人员带回。且徐纯合从未抢夺枪支,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媒体此前的报道纯属无中生有。而在徐被警方击毙后,警方也没有给家属死亡证明书。

“我们了解到,至少3次,他们当地把他(徐纯合)从北京截回来。他们县里面部署,对他是严防死守的。他哥哥也承认,他是他们当地重点的看护人员。而且我了解死亡时间不清楚,死亡证明书也没有给家属。我问他哥,你看到你弟弟的尸体了吗?什么时间死亡的你知道吗?他说不知道。我说你有没有要求看尸体?他说要求了,指导员说我可以给你看,后来过了半个小时进去,尸体就从后门运走了,连尸体都没有看到。”

谢燕益又表示,他们得知,警方已在庆安全城搜查,挨个宾馆酒店查房。对此,他们有心理准备,也会做出应对措施。

此外,网络活跃人士“屠夫”吴淦自3天前将一段目击者拍摄的警方持棍殴打徐纯合的视频发布到网上后,引发舆论极大反响。

几天来,有关视频被网民大量转发,但与此同时,无论是发在微博上还是其它网站上,均一次又一次遭到删除。网民“楼下赫本”周五在微博上感叹:找不到徐纯合被打视频,点开的链接都是失效的,官方反应真快,删得一干二净。

吴淦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样疯狂的删除恰恰印证了当局的心虚,不敢把真相公诸于众。

“(当局)说谎了、造假了,让这个东西去还原(真相)是很残酷的事情。不是说有视频吗?不是说徐纯合怎么样怎么样?你把视频公布了,社会就没有质疑了。把他说得那么坏,还袭警还抢枪还摔小孩,那你就公布嘛。你不敢公布说明都是谎言。我公布的那段视频出来后,大家可以看到一样东西,他没有带凶器,他是被打。”

据悉,死者徐纯合被警方开枪射中心脏,子弹从前胸射入,后背穿出,一枪毙命。诗人沙光日前评论说:柏林墙推倒后,一个曾打死过攀爬柏林墙“叛逃”人员的原东德警察受审。该警察说:“我无罪,我那是奉命行事。”法官道:“不错,你是奉命行事。但,你完全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寸。”人人生而平等。你的枪口即或不愿意抬高一寸,亦完全可以错开对方心脏一点点。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