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被跟踪诬陷扣留数小时 原珊珊与律师通话电话被断

2016-08-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儿子。(权利运动网)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儿子。(权利运动网)

当局针对7.09案家属的打压仍在继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8月16日遭国保跟踪,并被对方诬陷打人,被带往派出所扣留了数个小时。同日,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致电律师询问有关丈夫案件情况时,电话突然遭挂断,疑遭密切监控。

16日上午,李文足出门准备与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见面,但出门后就遭到几人跟踪,李文足没有能够甩掉对方的同时反被污蔑打人,还被带去了北京朝阳区新源里派出所,直至下午4点多才获准离开。
离开派出所后,李文足向本台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况,她说:“我上午大约快10点钟的时候从家里出发,刚到楼下就三名国保一直跟着,我就上了地铁,我想摆脱他们,当我跳下地铁的时候,他们就拽着我不让我上地铁,搞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地铁口出来以后,他们就拦着我,不让我再走了,把我围在中间,我实在没办法就放弃了,坐在一个公交站等峭岭姐,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派出所的民警出来了,要带我去派出所,我说为什么?在我还在询问他的时候,高个子国保就跑过来抢我的包,推我,很粗暴的,警察就说你跟我们去派出所,他(国保)竟然污蔑我,说我打他了,他头晕。”

李文足告诉记者,自从5月开始,她就一直遭到当局的跟踪监控,在周世锋等四人案件开庭审理期间,她被软禁在家,之后每次出门都有多名国保会紧紧跟着她。就在一天前,她出门为女儿读书的事情奔波,也被两辆当局的车辆跟踪、拦截,要求她乘搭他们的车,在李文足拒绝的情况下,对方强行把她拉进车中送回了家。

王峭岭向记者表示,她同样也遭到跟踪,对此,她们会采取行政复议、控告等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就我和李文足女士,我们(为了维护)个人的权益,在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包括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控告这些事情,我们自己在做。包括今天我们现在正在复印店里打印我们拍的照片,我们写的证词,我们要控告官方的这种非法行为、滥用职权行为。”

此外,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16日致电北京律师陈建刚询问有关丈夫的案件,但两人通话至9分钟,电话突然被切断,其后陈建刚再拨打对方手机就提示电话已被限制。

陈建刚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独裁专制的国家,先进的技术只是帮助独裁者进行统治的手段。
“原珊珊跟我说,天津那边检察院说已经给谢燕益律师安排了辩护人,是北京某一个所的律师,家属都不知道,并且这个律师联系说是在侦查期间就已经确定了,是他的辩护人。我们就说这个事,我知道我的电话是被监控的,她为了躲避监控备了几个新号,我们就说了9分钟,直接就断了。我再拨过去,里面的声音明确的说,这个电话已经被限制。”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嘉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