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8名独立候选人遭警方打压

2016-10-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杨凌云小区内有官方工作人_员设档进行所谓的宣传活动(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杨凌云小区内有官方工作人_员设档进行所谓的宣传活动(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在中共举行十八届六中全会之际,北京18名独立候选人遭到当局打压。警方除了不允许他们参加原定24日举行的选举宣传活动外,还禁止他们接受外媒采访,并且派警察对他们严防死守,他们中有四人日前“被旅游”。

北京18名市民于今年10月14日宣布联合参选基层人大,而这18人目前均遭到警方打压。西城区的野靖环23日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封手写的转告有关部门的信函,其中说:我参加选举是合法的,你们的阻止和打压是非法的……我无意和政府对抗,更无力和公安对抗,你们对我的长期迫害,已经让我对你们产生极大的恐惧。所以,明天杨凌云家的选举宣传活动我不敢去参加了。

野靖环2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前一天他们18人都被警察找过,不准他们参加选举宣传活动,其中有四人即时“被旅游”了。警方还威胁杨凌云不准接受外媒采访。

“在前一天,我们所有的人都被派出所警察找了,有四个人立刻决定被带到外地旅游,其他每个人家里都有警察、保安在家门口堵着,不让出门。杨凌云家更是严重,从早上9点一直到夜里11点,不停地连续打电话,警察上门威胁,说法新社、共同社、朝日新闻等等已经正式向外事办申请采访杨凌云进行的选举宣传活动,外事办已经批准了,可是就是不能让他们采访成了,你这样做就是涉嫌和敌对国家的敌对势力勾结。而且野靖环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所以你们两个要承担极大的法律责任。”

野靖环还告诉记者,24日上午,在4名独立候选人强烈要求下,警察将他们送去了杨凌云家的小区,小区内有不少便衣,一些官方的工作人员在小区内进行所谓“建设美好小区”的宣传活动。

今年是中国五年一次的区县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不少地区都有独立候选人报名参选,而他们无一例外遭到了警方不同程度的打压:湖南衡阳异见人士管桂林今年9月登记参选镇人大代表,被当局以“破坏选举罪”行政拘留,行拘期满后又被转为刑事拘留;江西抚州市资溪县独立参选人杨微今年8月参与选举当地人大代表遭到当局行政拘留,获释后仍被跟踪、威胁,家门口24小时有人监视;而甘肃省永靖县6月举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至少有5名独立参选或被推选的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其中维权人士瞿明学一度被当局以“破坏选举罪”逮捕,在被羁押一个多月后才获释。

目前正在“被旅游”的北京18名参选人之一郑威24日向记者表示她不太方便说话,郑威指他们没有想到会遭到这种程度的骚扰、打压,但并不会因此感到后悔,因为参选人大是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现在已经(把我)带出北京了,其实当时我们确实想到遭到打压,但是没有想到遭到这么厉害的骚扰、打压,其实,作为我们来说还是觉得能承受。”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寇天力)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这位可敬的老奶奶教子可谓名留青史
----讲讲我哥第一次做小偷时听到总书记的母亲电话教训总书记的话
这次署假回家,哥哥酒后告诉我一个惊人的秘密。前几个月,他得知母亲病危准备赶回家,在他打工的城市的火车站,发现钱被偷了. 为母亲筹到的医疗费全完了,哥心急如焚。返回打工住地时,哥遇上女同事的一个亲人,想到此人是在一家很富贵的夫人家做工,便起了歹念。哥跟踪此人来到了那富贵的夫人家院门外,计划深夜偷窃钱物。等到晚上十点左右时,忽然下起大暴雨,哥乘机跳进大院,并爬上了紧靠二搂一有亮灯的窗户的一棵茂密大树。不久室内电话铃声响了,哥看到一老奶奶开始通话:
“......,你爸不在了,我就每次都要反复提醒你,你身为总书记一国之主,你的责任太大!......”,哥听到这句后,吓了一大跳,想走,可又不敢动,好象一下去就会有人抓住他. 他畏缩在茂密的枝叶中,最后决定等下一阵雷雨时逃走。此时,他还能清楚地听到那老奶奶的训话:
“我不想听你的辩解!有不少你爸的老部下向我暗示,你和你爸走的不是一条路。我告诉你,你要倒退,与你爸创建的改革道路背道而驰,我决不答应!”
“你可能意识不到问题的实质和严重性,这里没别人,我要用'冷水'泼醒你!我做母亲的,最清楚你们几姐弟中,谁读书好,谁的水平能耐如何。这些你也应该有自知之明, 再加上你其实只有小学文凭, 你的能耐就一清二楚众所周知了。你刚进初一就文革停学,初中高中都没学过。后来保送清华上大学, 都知道那是可交白卷只是为了镀金的文凭。再后来你又当官在职读啥马列博士,国人谁会不知道这是假文凭?一个没啥能耐智慧且只念过小学只学过小学语文的人,管理这么大的国家, 你能离得开秘书半步?你完全被你周围的人利用和摆布,背离了你的父亲还蒙在鼓里, 你是活在他们编织的梦里!”老奶奶的这番话说的很激动也很不客气。
我哥虽是打工仔,可也有作为一个大专毕业生对时政应有的理解, 他心想,东西是不能去偷,但能偷听到如此“国家大事”,没有白冒险一回,哥似乎是屏住呼吸倾听着:
“想倒退到那文革浩刼的毛时代?忘了你和你父亲打成'反革命'被揪斗的那些年?忘了你爸被迫退下后对你们反复交代的话?你糊涂啊,太糊涂!我反复说过,你只有用对人也许名留青史,你若用错人就会遗臭万年,毁了你爸的名声!我死了也不瞑目”。
“你爸有过两次只向我一人暴露过内心深处的真实思想,第一次是四人帮倒台后你爸被平反恢复工作时. 他说解放后二十多年里,毛泽东学斯大林给人民带来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苦难和浩劫. 毛所建立的体制必须改革,所以你爸在深圳搞了中国第一个改革试点。第二次是六四镇压学运以及苏联东欧共产党纷纷倒台后,你爸被迫退下时,他说中国迟早也会有苏联和东欧同样的结局. 要你们姐弟们远离政治,最好远离大陆,而你却没有做到。不过,你爸也理解你的苦衷,你四年工农兵大学是坐飞机只学了些马列毛思想,你无法从事所学化工专业。你也去过国外试了一段时期,体面的工作一件也干不了,不体面的工作你又不会去做. 工农兵大学除了学会26个英文字母,你也不认识几个英文单词。这也是你不能随前妻出国而离婚的原因之一,你只有留国内从政,有红二代金牌撑着,你爸理解你的这种无奈处境。但是他留给我的遗言反复强调要我常常提醒你: 在这个体制内当官要牢牢记住, 1, 只能做改革派; 2,只能顺世潮顺民意做对民众有益的亊. 只有这样今后才可能不被清算,你爸临终时也只对你这件事很不放心”。
“你身边周围那几个人,若不是只会阿谀奉承的小丑,就是很有心计的野心家,你就是被他们这些'高参'左右摆布。所以让国人越来越对你失望, 如此再进一步便是祸国殃民, 你必定遗臭万年,你周围的'高参'一个也逃不了,必遭严惩! 你职位最高,因此今后最大的野心家也只能出在你身边。他们只有让你学毛搞假民主只集中,独断独行,他们才有破格出头的机会,种种的违规破格打破格局对他们高升是必要的,对你就没有必要却有很大的风险,他们也不会顾及你留下骂名。”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期! 要么学你父亲, 像个真正的男子汉, 大胆改革, 失败了也问心无愧。不行,回不了头就给我辞职. 你别无选择! 让别人或老百姓赶下台那就晚了,不仅会留下骂名,还可能落个前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的下场!一想到这点,我这做母亲的天天都无法安心。”
“和你讲的这些,也许是我一生留给你的最后的心里话,可以留给今后来证明. 智慧对任何人无论对庸人或能人来说都是有限的,能倾听大多数人的意见则是最大的智慧,对你来说是要多思而后行!”
......
大概半个小时后,又一阵雷雨狂下,哥赶紧爬下树来翻墙逃脱。
以上老奶奶的话,只是她反复强调和给我哥印象深刻的几句,半个来小时老奶奶反复严厉教训了许多,主要还是围绕这些内容。
原本我不愿写下哥哥这企图行窃之事,但是,一想到老奶奶忧国忧民,如此正直可敬的品德,我决定公之于众,更值得新时代年轻人学习!面对国家如此危难之际, 一位高龄老奶奶都能如此大义凛然, 年轻人能无动于衷吗?
(有向这位高龄老奶奶致敬的读者请留言,也可在任何地方任何网络写下“向某奶奶致敬”六个字。)
郝雪森 2016年9月10日

2016-10-25 00:1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