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同性恋治疗案”开庭审理

2014-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在湖南长沙举行的同性恋反歧视游行。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在湖南长沙举行的同性恋反歧视游行。 (法新社资料图片)

北京法院日前开庭审理中国首例“同性恋治疗案”。同性恋者小振(化名)状告心理诊所“心语飘香”对他实施“电击治疗”,侵犯了他的权益。被告人还有为该诊所发布广告的中国搜索引擎百度。有评论人士指出,中国官方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去除。但目前中国大陆仍有很多心理诊所或医院打着“治疗同性恋”的幌子骗钱。

北京同性恋权益倡导组织“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发布的消息显示,同性恋者小振(化名)一直受到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2013年8月,他在百度搜索栏中输入“同性恋”、“同性恋治疗”,均在第一条搜索结果里呈现出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关于“矫正治疗同性恋”的商业广告。

小振致电心语飘香咨询电话,证实其确实进行此项业务。对方承诺,他一次性缴费3万元,就可治好同性恋,变成异性恋。2014年2月,小振来到重庆“心语飘香”接受第一次的付费“同性恋矫正治疗”。“心语飘香”对小振进行了催眠和电击治疗,但这些过程并不能让他变成异性恋,反而让他时常精神紧张,更害怕自己被别人歧视和伤害。

小振后来向北京法院起诉“心语飘香”和百度对他健康侵权、人格侵权,要求“心语飘香”和百度赔偿他的经济损失,并公开道歉。今年5月14号,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宣布立案受理。这是中国同性恋消费者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第一案。

7月31号,海淀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当庭没有宣判。对于庭审情况,到庭旁听的“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成员小燕子(化名)星期四晚间向本台记者介绍说,

“开庭四个小时,从早上9点半到下午1点半。重庆心语飘香的负责人和百度的两个律师都去了,法官比较公正,给双方充分的辩论时间。小振的律师举出了很多有力证据,包括心语飘香并没有电击治疗的资格,同性恋也不是病,也不能治,包括百度商业推广要负责任保证广告的有效性。”

对于这起案件,现在长沙的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小寒(化名)评论说:

“这肯定是一个进步。”

法新社7月31号报道说,为声援小振的维权行为,北京同志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开庭当天在海淀法院门前进行了一系列行为艺术表演,讽刺心理咨询行业利用电击治疗同性恋。

长沙的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小寒表示,早在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去除,2001年中国出版的《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也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去除。同性恋倾向不是病,也无需治疗,但目前中国大陆仍有很多医疗机构打着“治疗同性恋”的幌子骗钱。小寒说:

“现在中国很多城市里都有这种声称可以治愈同性恋的机构。至于能不能治好这个问题,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可以去非议的。因为同性恋本身不是疾病,不是疾病就不存在治疗,也就不存在把它治好这样的说法。”

本台记者星期四晚间登陆“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网站,已看不到“治疗同性恋”的内容,该中心电话也无人接听。记者随后使用百度搜索“同性恋治疗医院”,“重庆心语飘香心理咨询中心”没有出现在搜索结果中,不过,百度搜索结果显示,位于深圳福田的“深科失眠抑郁研究院”可以治疗同性恋。记者随后拨打该院24小时专家热线,咨询同性恋治疗收费等情况,得到值班人员以下回复:

“你好,深科失眠研究院。(记者:你们这儿提供同性恋治疗吗?)对,是的。(记者:是什么样的治疗方案?价钱多少?)这个需要跟患者本人面谈,最后才能确定。(大概有一个价位吗?多少钱到多少钱之间?)没有。(是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吗?)同性恋的话,可能主要还是采取药物和物理仪器的治疗方法。(具体来说,物理治疗是怎么样的,是电击吗?)不是。同性恋的话,可能是他脑部的神经机制和正常人的不一样,可能在精神、心理上出现一点障碍。可能就通过一些物理仪器,去修复他脑内的磁场,使一些紊乱的神经恢复到正常。(药物治疗的话,是什么样的药物?)有中药、西药、中成药,当然会有一些心理上的疏导。(大约一个疗程需要多长时间?需要住院吗?)不需要住院,一个疗程大约7-10天。(怎么界定治疗管不管用呢?如果不管用可以退钱吗?)你认为国家医院给您看病不管用可以退钱吗?”

“深科失眠抑郁研究院”网站资料显示,该院是“国家级重点精神疾病诊疗中心”,也是“世界精神卫生组织国内唯一合作机构”。

(记者:林坪; 责编: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