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罕有秘密判处13藏人 两示威者获刑三年其余不详(图,视频)

四川藏区甘孜县上周二有13名参加示威的藏人被秘密判刑,其中两人被判刑三年,另11人刑期不详。甘孜州法院一位官员不愿评论此事。这是“3.14”事件以来,四川藏人被判刑最多的一次。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表示,一个县如此迅速,一次判决这么多的藏人,会引起新的反抗。

2011.07.11 09:40 ET
m0711-ql1.jpg 图片:海外藏人签名声援西藏藏人。(挪威西藏之声/记者乔龙)
Photo: RFA



视频:中国藏区生态环境正在恶化,引起关注。(中外对话网/记者乔龙)


据《挪威西藏之声》上周六报道,今年6月6日开始,甘孜县僧俗民众在当地开展了至少30多起和平示威活动,本月5日当局对13名藏人进行宣判。报道引述现居住在印度南部色拉寺的僧人白玛次旺说,6月24日下午3点多钟,19岁的索南曲嘉和19岁的索南尼玛在甘孜县城,高呼西藏自由等口号,被捕时遭到毒打。上周二,甘孜县法院分别判处两人3年有期徒刑,目前监禁在炉霍县监狱。当天被判刑的另外11名参加过示威的藏人,具体情况不详。而在同一天中午,公安强行拘捕了甘孜州炉霍县青年作家、25岁的白马仁青,并将其毒打,第二天送往炉霍县医院急救,目前生死不明。
 
报道还称,今年4月,西藏林周县旁多乡藏人举行和平示威活动,试图阻拦破坏生态环境的采矿项目,但遭到军警残酷镇压,并拘捕四名藏人,目前下落不明。
 
本台当天致电甘孜县多位曾接受采访的汉人和藏人,但他们的电话都被停机,电话中传来重复的录音“您拨的电话已停机,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已停机…….”。记者多次致电平时很容易接通的县政府和宗教局,传来的是:“您拨的用户忙,请稍候再拨……”。
 
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告诉记者:“我看到是印度南部色拉寺那边有提供的消息,有几个人的名字他们知道,但是有十多个人名字还没有找到。当时有十多个人被判刑是真的”
 
记者致电甘孜县法院办公室,官员说“不清楚”。

记者:我想问一下本月5号是不是开庭宣判了13个藏人?
回答:我不清楚,因为我们是办公室,我们不管业务庭的事。
 
记者多次致电该法院业务庭,但无人接听。
 
格桑说,甘孜藏人被判刑的事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社区已经传开:“藏语台有报道。甘孜县中级人民法院判的。甘孜县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他肯定知道,甘孜一个县这么小,办公室主任不知道那么多人被判刑?”
 
记者致电甘孜县法院的上级单位甘孜州法院办公室,官员表示,还没有接到下级汇报。

记者:本月5号是不是有13名藏人被判刑?
法院:不很清楚,不清楚,这个不清楚。

记者:他们县法院判刑要通过你们的吧?
法院:你哪里的?

记者:我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法院:哦,你这样到时候,我们这里负责人还没来。

记者:是不是本月5号开过一次庭?
法院:这个不是很清楚,我不是很清楚。开庭,他一般网上要公布出来的,我们这里一般都要走这个程序。

记者:甘孜县法院开庭你们知道吗?审判藏人。
法院:不是很清楚,不晓得,我这里不是很清楚。

记者:县法院要判决藏人应该要通过你们州法院吧?
法院:这个要层层汇报,他们肯定要走这个是程(序)。他判了以后有些东西他肯定要向上级汇报的。
 
当地媒体没有报道这一消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成员左个说,即使宣判,当局通常不会通知家人:“《甘孜日报》上也没有,我天天把(有关)藏人的甘孜日报天天读,就是没有发现过这样的消息。如果真的判刑了也是一种秘密吧,不公布连他们的家人都不告诉”。
 
左个说,6月6日至今,甘孜县已抓捕72个藏人,其中已知名字的有32人。
 
这是自2008年西藏“3.14”事件以来,四川当局对示威藏人判刑最多的一次,格桑说:“一次性判这么多,这么迅速时间又这么快,人数又这么多,肯定是最多的一次了,但是你知道今年6月份到现在整个甘孜县连续已经抓了很多人,很多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僧人包括年轻的作者,这里面还包括一些作家”。
 
2008年4月和5月,当局对42名藏人判处3年至无期徒刑,指他们参与3月14日的“打、砸、抢、烧”。
 
格桑认为,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藏人参与抗争,当局此举将激起更多的年轻藏人抗议政府:“这种趋势来看,现在整个藏区主要反抗声音都是来自年轻的一代。当局还是秉承他们一贯的从严从重的判决方式,还会导致年轻人起来反抗”。
 
另据报道,海外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和纽约与新泽西西藏青年会,趁达赖喇嘛从上周三至本周六在华盛顿访问期间,在当地举行营救西藏政治犯请愿信征签活动,备受民众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