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五百访民北京被抓 访民倾诉上访遭遇(图)

来自上海的五百多位访民周四晚被公安和截访人员包围后,几乎全部被抓。而在北京的多位访民星期五向本台倾诉他们的上访遭遇。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上海访民朱金娣(左)和孙玉兰,成功逃脱北京公安抓捕。周五再次上访。(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上海访民朱金娣(左)和孙玉兰,成功逃脱北京公安抓捕。周五再次上访。(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是上海冤民约定到北京上访的日子。本周四深夜,数百上海访民在北京前门的多家旅馆被公安包围,将他们带到久敬庄救济站,当晚已经遣送一批。一位在混乱中逃脱的访民孙玉兰周五告诉本台:“我们这一次从上海来是星期三,第一天到国办的时候,上午就有近三百个人,昨天又来了好多,加在一起大概有五、六百人,还有我不知道的,在大栅栏住的时候,昨天晚上半夜的时候,北京警察来查房了,把我们上海访民全抓进去了,到了久敬庄。我和朱金娣两人乘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跑了”。
 
周五上午,她们俩人又去上访。住房被强拆后,得不到安置的孙玉兰说:“我到中组部去上访,我说我反映我们市委书记包庇市长,行政不作为,他说要我到中纪委反应,我说,中纪委说要我到你们在这里来,他说不行,你是为拆迁的问题,应该到建设部去”。
 
和大部分访民一样,浦东新区的被强拆户朱金娣已经无数次进京上访,但都没有结果。她说,这次是因为上海市政府没有履行去年的承诺:“本来俞正声(上海市委书记)派律师跟我们约谈(了解诉求),将近一年了,到现在没有答复,他们光打雷,不下雨,老百姓没有办法,到地方,到市政府都没用”。
 
不仅是上海访民投诉无门,每天在国务院信访办排队,等候申冤的各地访民,希望一次次落空。以致有访民因走投无路,结束生命。本台曾报道,7月16日,两位访民在国家信访局大院喝下事先准备好的农药自尽,所幸及时获救。事隔两周,自杀事件再度发生。辽宁抚顺访民朱桂芹周五在国务院信访办排队时告诉记者:“据我后面排队的人跟我说,11点来钟,国务院信访办又喝药死俩人,一男一女,四、五十岁”。
 
记者:死还是没死?
朱桂芹:死了。上访的在这经常出事,甚至一天出现好几起事。
 
北京访民朱凤如说,当天早上,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外看到很多公安向院内奔跑,不知发生何事:“那可能就是因为这事,我在门口正好写东西,我看见警察咚咚咚跑进去,连保安,门口就留下两人,全都跑进去了”。
记者:跑到哪里去了?
朱凤如:国务院接待办。
 
依靠轮椅行走的朱凤如告诉记者,访民在京死亡事情时有发生,除了自杀,本周一位外地访民在人大信访办外被保安打死:“不是礼拜一就是礼拜二,上午10点,就在陶然亭公园的南门,具体位置就在全国人大(信访办)门口,说是保安上来就揍(事主),穿着保安的衣服揍的人,这个人(死者)五十来岁,一个是外地的,当场打死的”。
 
提起上访维权的路,访民们无一不用“艰难或无奈”来描述,因上访多次被劳教的朱桂芹说,政府常说形势好,但老百姓一点好处都没有:“访民、冤民,越陷越深、越来越冤,佩洛西来中国,新闻发布会去年5月27号,又给我教养一年,我是(今年)5月25号,提前一天(获释)”。
 
也是基督徒的朱桂芹于去年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华期间,高呼要人权,结果被劳教,她说:“我就这么喊的,中国访民只要人权,不要主权,人权都享受不到,要什么主权。中国人呼呼的办护照往国外跑,中国人要是享受到人权,谁执政当权不可以,访民、冤民都拍手欢迎”。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尊敬的记者、领导:
我多次发信给你们,你们是否收到。是关于上海领导干部打击报复放剧毒和伪造政府公章之事后就被领导干部用职权打成精神病。但至今拿不出精神病事实结论。用市精卫中心石院长一句话就能证明做假做伪事实。石院长说:“我们没有你病历,在法制不全的社会里你想推反希望很小你不上访毛病就好了,你上访没有人受理你,你下辈子就为这事忙”有录音他们目的就是不让你上访举报上海黑社会组织。请和我联系我将提供大量证据和录音。联系地址:中国上海市闸北区万荣路1050弄17号502室 林常江 电话:021-66312059 手机:13162354020 邮箱:lin9851@sina.cn 可能通信都被监控了也可以和美国联系电话:9173738688

2010-08-13 05:1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