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遭软禁 服药自杀以示抗议(图)

继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赵连海被北京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2年半徒刑后,又有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受到迫害。因为女儿接种流脑疫苗得了脑脊椎炎后,多年来上访的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居民易文龙再度遭到打压,被软禁起来,他因而服下大量安眠药,以自杀作出抗议,经过抢救后,在周一晚被赶了回家。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2010-1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易文龙服药自杀前曾用手机披露有关信息。 (网络/记者孙建)
图片: 易文龙服药自杀前曾用手机披露有关信息。 (网络/记者孙建)
Photo: RFA


 
易文龙的女儿是在2006年12月在学校接种流脑疫苗的,之后就患上“急性散播性脑脊椎炎”,并产生“继发性癫痫”的后遗症,易文龙为女儿争取医疗补偿,多年来曾经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并和来自山东、河南及江西等地疫苗受害儿童的家长上访北京的国家卫生部和国家信访局,但却一直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确切回应,并多次被押回洪洞县拘押。

在本月5号,易文龙乘火车到广州旅游,两天后就有来自家乡洪洞县公安局的警察到当地找他约谈,遭到他的拒绝。到了上星期四,易文龙却被山西信访局的人员,以将召开易文龙反映问题协调会,并以签名字据骗回了太原,被软禁在太原税务大厦,由洪洞县公安局三名警察负责看守,在被软禁了四个日夜后,易文龙在气愤和绝望之下,在周日中午就吞了五十多粒安眠药意图自杀,以示抗议,在被送院抢救三个小时后,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怎知在医院呆了一个晚上就被院方赶出医院,周二下午他在接受本台访问时,声音听起来还很虚弱,他说:“医院不要我了,不是我从医院出来的。”

由于身体状况还没恢复,易文龙要求稍后再致电给他,但当记者晚上给他打电话时,手机却关了机,记者于是询问在易文龙上访期间曾经协助他的北京维权律师杨学林,杨学林说,易文龙的人身安全暂时没有问题,只是在准备起诉书,就在上访期间被行政拘留,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他说:“刚才他妻子又给我打电话,他们正在准备起诉书,明天到法院去立案,曾经因为上访被拘留嘛。”

对于易文龙的指控,记者曾经询问山西省信访局,但没有人回应,而洪洞县公安局在接受询问时,回应则是这样的:“(问:有一位你们洪洞县居民易文龙,指被你们公安局软禁的事,有这么一回事吗?)哟,这个没有,有这个人,但是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而杨学林表示,当地政府已经多次行政拘留易文龙,他也正在为他撰写行政起诉书,要求当局不得限制易文龙的人身自由,但预计法院很难会受理,他说:“他前一段被行政拘留了两次,我准备帮他提出行政诉讼,就是我们认为你这个行政拘留是违法的,受理可能要比较困难,我们要进行一系列的工作吧。”

他还说,易文龙曾经到当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结果不给立案,出访还被以解决问题给骗回去,他质疑,作为一个问题疫苗的受害儿童家长,除了成为上访专业户,难道还要成为拘留专业户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