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访问题系列调查: 上访的代价(7)(图)

用中国政府官员的话来说,存在了50多年的信访制度是百姓与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但是在一些访民和民间人士的眼中,信访制度已陷入无能、欺骗和暴力的误区。很多访民反映说,他们因为进京上访成为官方打压的对象,人权受侵害的案例不断发生。公民向政府提出申诉和批评,本来是一项受中国法律保护的权利,但很多人的上访路却荆棘丛生、血泪交加,很多人为上访付出难以想象的沉重代价。中国的访民遭受严厉打压的根源何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了中国众多上访人和各界人士,就这一问题展开调查,试图从信访制度、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等多方面寻找答案。下面请听系列调查报道之七:上海访民抗议多

2009.04.01 11:10 ET
000_Hkg1171658-303 图片:北京一法庭外,备受冤情煎熬的访民手执诉状,希望引起关注。(08年4月3日 法新社)
法新社


最近几年,中国无论是边远的小村庄,还是经济发达的大都市,都传出频频访民人权受侵害的消息。这一集系列报道的重点把视角集中在中国正在崛起的经济中心上海,探讨为什么上海频频传出访民权益严重受侵害的事件。


高楼大厦后面的债务


在中国与世界的交往中,拥有大约1900万人口的上海成为一个越来越亮的窗口。上海是历史文化名城,有东方明珠的美称,官方希望在不远的将来把上海打造成国际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人人都知道上海高楼大厦层出不穷,中心城区内18层以上的高楼就有2800幢左右,但是一些上海访民却说这些高楼大厦的背后有着难以还清的沉重债务,拆迁过程中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很多拆迁户没有得到合理补偿的事情鲜为人知。原来居住在上海浦东新区、后来被迫搬迁的陈恩娟女士说:“有一句话,那个地方的楼多,那个地方的腐败就多。查腐败也是这样,很多都是和建设有关的。就通过上访还反映一些上海各方面真实的情况,揭发一些上海腐败的事情。不上访的话,国家最高层也不知道,他们还以为上海搞得很好,建设高楼大厦。”

实际上,城市规划动迁引起的矛盾是近年来上海市民信访反映的主要问题。陈恩娟女士透露,她家住房被列入一家中外合资兴建公司的动迁范围,2001年在没有达成拆迁协议的情况下,住房连同家具被拆迁公司强行拆毁,她将拆迁公司告上法庭,没有获得赔偿,2001年开始到北京上访后,多次遭到上海警方的监控软禁传唤,曾被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刑事拘留两次,监视居住一次。陈恩娟女士说:“上访的人很多,他们觉得你好像有组织方面的能力,抓几个像头一样的,然后震慑一下别的上访的,就是说你这里上访的被抓了,别人看了会害怕。但是不会害怕的,因为他们都是因为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犯以后才去上访的,上访时候也都是有合法的程序,所以根本不会害怕。就像我,被劳教放出来,还是要去上访,不会因为你抓了我关了我就不上访了。”

上海像陈恩娟这样向外界表示因为上访维权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有数百位人士。在对外发表的一份署名公开信中,这些上海访民把自己称为九十年代以来上海帮政府制造的冤民。这些人说,他们上访有的是因拆迁失去家园和财产,有的因官商勾结企业改制失去工作,有的认为法院腐败、枉法判决,上访多年,问题没有解决,同时却面临非法监控、搜查、殴打、遣送、拘押、劳教和判刑,甚至被送入精神病院。对一些上海访民的遭遇表示关注的北京法制记者李鸣先生说:“文革那时候作为中国来讲,法律不健全,说是人治。现在大力提倡法律的今天,提倡保障人权,而且上海跟别的城市还不一样,上海是经济发达的大都市,经济水平上去了,精神道德水平也要上去,法律应该更加完善,不应该比别的落后地区更残忍地去对待一个合法的公民。这是一个人的道德水准问题,丧失道德了,就没有人性了。”



进京上访最易受打压

中国媒体报道说,上海市区县共有大约信访大约4000干部,全市80个信访机构2006年受理信访总量为110万多件,基本上都做到了“件件有回音,事事有着落”。其中上海虹口区政府网站2009年在全国300多家网站评比获得第一名,这家网站提供的网上信访渠道是其业绩之一。记者打电话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向工作人员询问就上海是否存在大量访民因为上访受到信访机构和警方打压迫害的事情,工作人员说:“不接受你的提问。”

上海浦东新区目前对信访官员有这样的要求:要求首先对群众的诉求做“有理推定”,对民众希望解决的问题做“有解推定”,民众提出批评时对自身做“有过推定”。有中国媒体报道说,这种工作方式值得各地借鉴。表示因自己所拥有的羊毛衫厂被强拆而上访的上海人张君令先生说,他不相信中国媒体的虚假报道。他认为,外地从上海学到的是如何在拆迁过程中和对袋访民方面采取强硬措施:“上海在全国来说是领头作用,因为当场江泽民是从上海出去的,前国家主席、中央总书记,所以他培养了一批上海帮,上海在全国有雷打不动的势力,所以外地好多都不敢做的事情,它都敢做,动迁的这一套黑社会的模式,都是从上海传出去的。访民劳教的、判刑的、打死的、24小时监控的,全国哪个地方有上海多?”


包括张君令在内的数百位上海访民曾对外发表公开信表示,上海原市委书记陈良宇等多名官员2006年因腐败案落马之后,上海警方对访民的打压程度并没有降低,截访行为仍然继续发生在上海开往北京的火车上,发生在北京信访机构附近的大街小巷里,被非法关押的访民仍然不计其数,被截访人员殴打受伤的访民30多位,除了致死以外,有的肋骨被打断,大小便失禁,没有任何司法程序被抄家的有16家,还有数人被劳教或判刑。张君令先生说,上海为保护政绩,对进京上访民众打压最重:“上访的有一种人北京不敢去,专门在本市、区里上访,还有一种专门跑北京的。北京上访的人最起码有一两千,基本上北京上访的访民里面,没有经过关押的、没有被打的,几乎没有,我也关过。包括这么多劳动教育的、判刑的、关黑监狱的,几乎都轮到的。还有很多被打被关不报的,怕报了更加受打压。”

上海访民的命运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跟上海这几年传出多起坚持进京上访的民众受打压的恶性事件有关,包括因离婚官司和拆迁问题进京上访的刘新娟2003年至2007年间6次被关入精神病院,因劳资纠纷上访的段惠民进京上访被警方殴打之后受重伤、并被判劳教,大约1个月之后于2007年1月去世。这些案件引起国际人权团体的关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等组织对上海官方践踏访民权益的行为表示谴责。李鸣先生透露,他曾在北京会见过从上海的精神病院逃出的刘新娟女士,没有迹象显示她是精神病人。李鸣先生认为,上海是对进京上访民众打压最严重地方之一,这跟当地领导的思想观念和执政水平直接相关:“上海、山东对待上访,不是采取妥善解决问题,而是采取一些暴力手段,派车派人、截访关押,与整个国家要求和发展形势、和他们自身号称经济大都市、经济大省的这种身份不相配。我看到他们上海沪200033号轿车,车上坐着七八个人,见到他们上海上访的就拉上车就跑。像黑龙江他们对上访群众应该说不错的,我感觉只要说领导的思想观念和执法水平和国家保持一致,解决上访人的问题和对待上访人的态度可能慢慢都会改善。”

2008年6月,互联网上出现800名上海访民“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公开信。公开信说,奥运会的临近,并没有给访民带来好运和快乐,反而使他们陷入空前的人权灾难。张君令先生说:“奥运基本上去北京上访的人全部都关起来了,能够自由行动的几乎没有,或者关旅馆,或者关黑监狱,或者就关到牢里去。”



呼唤法治

专家注意到,上海300万农民中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失去土地,上海出现的信访洪峰中,跟征地补偿、环保有关的信访事项也逐年增加。家在上海的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巩胜利先生这样分析上海近几年频频传出打压访民恶性事件的原因:“陈良宇事件以后,管制各方面都在收紧,和老百姓之间的冲突可能也在加深。第二,现在中国的法律没有办法缓解扩建、投资用大量土地,那么土地的话如果想找其中的差价,只有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从上到下,包括上海、包括三峡地区的移民,都是这样的方式,现在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土地和老百姓的冲突可能是全国第一矛盾,因为现在中国的政策也跟不上来,基本上是以政治权力压制老百姓的公民上访权利。”

上海市行政法制研究所一份报告说,当地信访人主体一般是弱势群体,以中老年人为主,任何敷衍或解决不力的姿态,都难以取得市民的谅解,难以消化矛盾,更可能导致影响社会稳定的极端行为的出现。巩胜利先生说:“中国今后如果要更稳定,现在这种执政方式需要变更。宪法要能够说话算数,也就是中国现在看到但没法执行的依法治国的问题。如果宪法长期这样60年甚至80年都说话等于零的话,这个国家的冲突、比如说地方政府和公民之间的冲突几乎是无法缓解的。”



有人曾用“上海天天在长高”来形容当地高楼大厦的崛起, 那么对于那些身处困境的访民来说,也许同样可以用“天天在长高”来形容要求他们保障人权、实行法治的呼声。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所作的信访问题系列调查报道之七,后续报道请在以后的节目中继续收听。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