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信訪問題系列調查: 上訪的代價(7)(圖)

用中國政府官員的話來說,存在了50多年的信訪制度是百姓與政府之間溝通的橋樑,但是在一些訪民和民間人士的眼中,信訪制度已陷入無能、欺騙和暴力的誤區。很多訪民反映說,他們因爲進京上訪成爲官方打壓的對象,人權受侵害的案例不斷髮生。公民向政府提出申訴和批評,本來是一項受中國法律保護的權利,但很多人的上訪路卻荊棘叢生、血淚交加,很多人爲上訪付出難以想象的沉重代價。中國的訪民遭受嚴厲打壓的根源何在?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安培採訪了中國衆多上訪人和各界人士,就這一問題展開調查,試圖從信訪制度、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等多方面尋找答案。下面請聽系列調查報道之七:上海訪民抗議多

2009.04.01 11:10 ET
000_Hkg1171658-303 圖片:北京一法庭外,備受冤情煎熬的訪民手執訴狀,希望引起關注。(08年4月3日 法新社)
法新社


最近幾年,中國無論是邊遠的小村莊,還是經濟發達的大都市,都傳出頻頻訪民人權受侵害的消息。這一集系列報道的重點把視角集中在中國正在崛起的經濟中心上海,探討爲什麼上海頻頻傳出訪民權益嚴重受侵害的事件。


高樓大廈後面的債務


在中國與世界的交往中,擁有大約1900萬人口的上海成爲一個越來越亮的窗口。上海是歷史文化名城,有東方明珠的美稱,官方希望在不遠的將來把上海打造成國際經濟中心、金融中心、航運中心和貿易中心。人人都知道上海高樓大廈層出不窮,中心城區內18層以上的高樓就有2800幢左右,但是一些上海訪民卻說這些高樓大廈的背後有着難以還清的沉重債務,拆遷過程中官商勾結的腐敗現象、很多拆遷戶沒有得到合理補償的事情鮮爲人知。原來居住在上海浦東新區、後來被迫搬遷的陳恩娟女士說:“有一句話,那個地方的樓多,那個地方的腐敗就多。查腐敗也是這樣,很多都是和建設有關的。就通過上訪還反映一些上海各方面真實的情況,揭發一些上海腐敗的事情。不上訪的話,國家最高層也不知道,他們還以爲上海搞得很好,建設高樓大廈。”

實際上,城市規劃動遷引起的矛盾是近年來上海市民信訪反映的主要問題。陳恩娟女士透露,她家住房被列入一家中外合資興建公司的動遷範圍,2001年在沒有達成拆遷協議的情況下,住房連同傢俱被拆遷公司強行拆毀,她將拆遷公司告上法庭,沒有獲得賠償,2001年開始到北京上訪後,多次遭到上海警方的監控軟禁傳喚,曾被勞教一年零九個月,被刑事拘留兩次,監視居住一次。陳恩娟女士說:“上訪的人很多,他們覺得你好像有組織方面的能力,抓幾個像頭一樣的,然後震懾一下別的上訪的,就是說你這裏上訪的被抓了,別人看了會害怕。但是不會害怕的,因爲他們都是因爲自己的合法權益被侵犯以後纔去上訪的,上訪時候也都是有合法的程序,所以根本不會害怕。就像我,被勞教放出來,還是要去上訪,不會因爲你抓了我關了我就不上訪了。”

上海像陳恩娟這樣向外界表示因爲上訪維權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有數百位人士。在對外發表的一份署名公開信中,這些上海訪民把自己稱爲九十年代以來上海幫政府製造的冤民。這些人說,他們上訪有的是因拆遷失去家園和財產,有的因官商勾結企業改制失去工作,有的認爲法院腐敗、枉法判決,上訪多年,問題沒有解決,同時卻面臨非法監控、搜查、毆打、遣送、拘押、勞教和判刑,甚至被送入精神病院。對一些上海訪民的遭遇表示關注的北京法制記者李鳴先生說:“文革那時候作爲中國來講,法律不健全,說是人治。現在大力提倡法律的今天,提倡保障人權,而且上海跟別的城市還不一樣,上海是經濟發達的大都市,經濟水平上去了,精神道德水平也要上去,法律應該更加完善,不應該比別的落後地區更殘忍地去對待一個合法的公民。這是一個人的道德水準問題,喪失道德了,就沒有人性了。”



進京上訪最易受打壓

中國媒體報道說,上海市區縣共有大約信訪大約4000幹部,全市80個信訪機構2006年受理信訪總量爲110萬多件,基本上都做到了“件件有迴音,事事有着落”。其中上海虹口區政府網站2009年在全國300多家網站評比獲得第一名,這家網站提供的網上信訪渠道是其業績之一。記者打電話到上海市政府信訪辦,向工作人員詢問就上海是否存在大量訪民因爲上訪受到信訪機構和警方打壓迫害的事情,工作人員說:“不接受你的提問。”

上海浦東新區目前對信訪官員有這樣的要求:要求首先對羣衆的訴求做“有理推定”,對民衆希望解決的問題做“有解推定”,民衆提出批評時對自身做“有過推定”。有中國媒體報道說,這種工作方式值得各地借鑑。表示因自己所擁有的羊毛衫廠被強拆而上訪的上海人張君令先生說,他不相信中國媒體的虛假報道。他認爲,外地從上海學到的是如何在拆遷過程中和對袋訪民方面採取強硬措施:“上海在全國來說是領頭作用,因爲當場江澤民是從上海出去的,前國家主席、中央總書記,所以他培養了一批上海幫,上海在全國有雷打不動的勢力,所以外地好多都不敢做的事情,它都敢做,動遷的這一套黑社會的模式,都是從上海傳出去的。訪民勞教的、判刑的、打死的、24小時監控的,全國哪個地方有上海多?”


包括張君令在內的數百位上海訪民曾對外發表公開信表示,上海原市委書記陳良宇等多名官員2006年因腐敗案落馬之後,上海警方對訪民的打壓程度並沒有降低,截訪行爲仍然繼續發生在上海開往北京的火車上,發生在北京信訪機構附近的大街小巷裏,被非法關押的訪民仍然不計其數,被截訪人員毆打受傷的訪民30多位,除了致死以外,有的肋骨被打斷,大小便失禁,沒有任何司法程序被抄家的有16家,還有數人被勞教或判刑。張君令先生說,上海爲保護政績,對進京上訪民衆打壓最重:“上訪的有一種人北京不敢去,專門在本市、區裏上訪,還有一種專門跑北京的。北京上訪的人最起碼有一兩千,基本上北京上訪的訪民裏面,沒有經過關押的、沒有被打的,幾乎沒有,我也關過。包括這麼多勞動教育的、判刑的、關黑監獄的,幾乎都輪到的。還有很多被打被關不報的,怕報了更加受打壓。”

上海訪民的命運引起國際輿論的關注,跟上海這幾年傳出多起堅持進京上訪的民衆受打壓的惡性事件有關,包括因離婚官司和拆遷問題進京上訪的劉新娟2003年至2007年間6次被關入精神病院,因勞資糾紛上訪的段惠民進京上訪被警方毆打之後受重傷、並被判勞教,大約1個月之後於2007年1月去世。這些案件引起國際人權團體的關注,美國紐約的“中國人權”等組織對上海官方踐踏訪民權益的行爲表示譴責。李鳴先生透露,他曾在北京會見過從上海的精神病院逃出的劉新娟女士,沒有跡象顯示她是精神病人。李鳴先生認爲,上海是對進京上訪民衆打壓最嚴重地方之一,這跟當地領導的思想觀念和執政水平直接相關:“上海、山東對待上訪,不是採取妥善解決問題,而是採取一些暴力手段,派車派人、截訪關押,與整個國家要求和發展形勢、和他們自身號稱經濟大都市、經濟大省的這種身份不相配。我看到他們上海滬200033號轎車,車上坐着七八個人,見到他們上海上訪的就拉上車就跑。像黑龍江他們對上訪羣衆應該說不錯的,我感覺只要說領導的思想觀念和執法水平和國家保持一致,解決上訪人的問題和對待上訪人的態度可能慢慢都會改善。”

2008年6月,互聯網上出現800名上海訪民“要人權不要奧運”的公開信。公開信說,奧運會的臨近,並沒有給訪民帶來好運和快樂,反而使他們陷入空前的人權災難。張君令先生說:“奧運基本上去北京上訪的人全部都關起來了,能夠自由行動的幾乎沒有,或者關旅館,或者關黑監獄,或者就關到牢裏去。”



呼喚法治

專家注意到,上海300萬農民中有大約三分之一的人失去土地,上海出現的信訪洪峯中,跟徵地補償、環保有關的信訪事項也逐年增加。家在上海的中國國際戰略研究網專家鞏勝利先生這樣分析上海近幾年頻頻傳出打壓訪民惡性事件的原因:“陳良宇事件以後,管制各方面都在收緊,和老百姓之間的衝突可能也在加深。第二,現在中國的法律沒有辦法緩解擴建、投資用大量土地,那麼土地的話如果想找其中的差價,只有犧牲老百姓的利益。從上到下,包括上海、包括三峽地區的移民,都是這樣的方式,現在這個問題相當嚴重。土地和老百姓的衝突可能是全國第一矛盾,因爲現在中國的政策也跟不上來,基本上是以政治權力壓制老百姓的公民上訪權利。”

上海市行政法制研究所一份報告說,當地信訪人主體一般是弱勢羣體,以中老年人爲主,任何敷衍或解決不力的姿態,都難以取得市民的諒解,難以消化矛盾,更可能導致影響社會穩定的極端行爲的出現。鞏勝利先生說:“中國今後如果要更穩定,現在這種執政方式需要變更。憲法要能夠說話算數,也就是中國現在看到但沒法執行的依法治國的問題。如果憲法長期這樣60年甚至80年都說話等於零的話,這個國家的衝突、比如說地方政府和公民之間的衝突幾乎是無法緩解的。”



有人曾用“上海天天在長高”來形容當地高樓大廈的崛起, 那麼對於那些身處困境的訪民來說,也許同樣可以用“天天在長高”來形容要求他們保障人權、實行法治的呼聲。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所作的信訪問題系列調查報道之七,後續報道請在以後的節目中繼續收聽。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