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压上海访民奥运后重新申请游行

奥运期间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上海访民近日各自向上海市公安局递交下周在闹市举行游行示威的申请,呼吁关注他们的权益受侵害状况。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08-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近日,几名上海被拆迁户在互联网上公开了他们要求在本月二十四号上午于上海人民广场举行游行示威的申请书,其中奥运期间被官方要求不准前往北京的薛小妹告诉记者,周一已经将自己的申请书邮递给了上海市公安局,示威的内容包括要求市领导解决拆迁赔偿问题,以及保障公民往北京上访的权利,她说:“我的已经寄出去了,游行主要要求三方面,第一要求见俞正声;第二抗议非法强迁;第三要求维护人民依法到北京上访的权利。”

丁菊英也已经递交了在同一天游行的申请,这位闵行区被拆迁户在奥运期间前前往北京市公安局申请在官方指定的示威区域表达诉求,被直接交给了上海驻京办遣返回乡后,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行政拘留十天。丁菊英周一告诉记者,她的遭遇并非孤立个案:“我去北京申请示威不批,被送回来拘留十天,说我在世界公园扰乱社会秩序;还有孙定芳(音)也是十天;还有谢金华(音)被拘留三十一天,行政转刑事,现在给他取保候审 。   ”

徐汇区的被拆迁户童国靖也因为往北京申请游行示威被遣返上海,更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一个月,日前才获释,他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北京奥运期间开放示威专区令访民看到了希望,而前往实地才发现原来是假象:“到了紫竹院,都是公安、便衣,没有看见游行示威的人,我感到很奇怪。再去了世界公园,也是静悄悄的,我就问门口的一个警察这里有没有游行?他说没有。我把关于开放示威区的报纸拿出来。他说 噢这是给外国人或是外国记者开辟的,你是国内的不能来游行,后来来了几个便衣,把我带到天安门附近,那里有一辆大巴车和一些警察侯着,我和其他的一些访民被送到马家楼,上海驻京办的来接,当天就把我和其他五十几人送回了上海。”

然而在京奥期间申请示威失败并被关押拘留的遭遇,并没有令这些访民却步,当问到为什么时,总会听到同一句话,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为了避免当局以有组织的名义进行打压,访民们各自提交自己示威申请,目前公开申请的有四五人,具体会有多少人参加暂时难以统计,丁菊英说如果真得获批准的话,将会看到很多人加入:“好多人都要申请游行,他们批不批准是另外一回事了。房子也没有了,我们流浪,生活很苦,没办法了,什么都不怕了。  ”

童国靖说上访多年求助无门以及在公众视野的缺席,迫使他们以游行示威这一宪法所保障,却实际上难以达成的方式来争取话语权:“ 报纸上一片太平盛世,民众不知道社会上还有这样一批遭侵害的人,求诉无门,不能曝光冤情,我们想出通过游行示威向社会告知我们这些人受到了伤害,得不到解决。我不会害怕,这是我的权利。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