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等拒用新疆棉 中国再掀抵制热潮

2021.03.24 16:3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M等拒用新疆棉  中国再掀抵制热潮 H&M拒用新疆棉。
路透社

一份禁用新疆棉制品的企业名单本周三(24日)火爆中国社交媒体,引来了中国网民集体声讨。该名单上的公司全部是出于对强迫劳动的关注而拒绝使用新疆棉花的跨国企业,不乏H&M、无印良品、耐克等备受中国消费者喜爱的品牌。其中国际时装零售巨头H&M首当其冲,率先遭到中国消费者的集体抵制,目前H&M在中国购物网站上的在线商店已全部下架。

在中国拥有近500家门店的国际著名时装巨头H&M赫然位于禁用新疆棉制品的企业名单前列,网上掀起对H&M的抵制热潮。有微博网友留言说“H&M吃中国的饭,砸中国的锅”、“H&M滚出中国!”

H&M拒用新疆棉 官媒痛批 中国网友喊“滚出中国”

在美欧等西方国家针对新疆人权问题对中国的制裁一次次收紧后,H&M集团于去年10月已发布声明,不再采购新疆棉花。声明显示,该集团深切关注对新疆强迫劳动和歧视少数民族宗教的指控,决定“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及原材料”,并说已加入“更好棉花倡议”(BCI)。

“更好棉花倡议”是一个全球性非营利组织,该组织的成员均对由强迫劳动生产的新疆制品表示强烈关切及割离。成员包括耐克、宜家、无印良品等国际大牌,中国著名品牌安踏也名列其中。

截至发稿,“更好棉花倡议”尚未对此次抵制置评。

随着舆论持续发酵,中国官方媒体开始集体声讨。24日上午,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强势点评H&M,称其“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央视新闻也评论说:“荒谬:极端错误。”《人民日报》回应称:“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歧视少数民族’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此前与H&M合作过的中国明星宋茜、黄轩也紧急发表声明与H&M割席。加入“更好棉花倡议”的中国安踏也紧急退出该组织。截止目前,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中国电商平台已不再显示与H&M相关的搜索结果。

美国乔治城大学历史学教授、新疆问题专家米华健(James Millward)告诉本台,这场对H&M的抵制源于中国官方媒体的煽动。他说,在官媒影响下,一些中国消费者相信H&M等跨国公司是美欧、加拿大、日本和其他国家的阴谋的一部分:“中共的新疆政策对全球经济和中国的国际声誉具有极大破坏性。中国对H&M等时尚品牌的抵制无法弥补中共新疆政策对中国品牌的损害。”

旅美政治经济分析人士秦鹏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直言,中国民间每次掀起对外国品牌和产品的抵制,绝大部分是受到中国官方的引导。此次遭到抵制的H&M是中共操弄、玩弄民意的牺牲品:“中共的目的是通过这种方式去转嫁国内矛盾,特别是有很多舆情是对中国共产党的作为不满的时候。中共发现很多好处,比如杀鸡骇猴,通过这种方式对一部分跨国公司强化中共不好惹的印象,让他们主动自我审查,还有一部分跨国公司最终会在威逼利诱之下,成为中共在其他国家的说客。”

新疆农民在采摘棉花。(路透社)
新疆农民在采摘棉花。(路透社)

迫于舆论压力,H&M24日通过官方微博回应说,H&M一贯遵守《经合组织负责任的商业行为准则》,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也不直接从任何供应商处采购棉花。声明并未直接回应中国网民对其拒用新疆棉的声讨。

美国南卡大学商学院教授谢田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此前中国自发抵制NBA一事。他说,与对NBA的抵制相比,此次对H&M的抵制不了了之的可能性不大:“这次不会轻易地忘掉或者过去,因为这次抵制涉及到新疆问题,戳到了中共的痛处,可能会持续很久。即使民间自发抵制消退了,中共还是会通过官方媒体进一步煽动。”

2019年,美国NBA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在推特上公开支持香港,引发中国大陆民间对NBA的抵制。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立即中止NBA的赛事转播。随着中国官媒停止炒作,抵制降温,2020年10月,央视恢复播出NBA比赛。

要立场还是市场? 跨国企业在华难破局

中西围绕新疆问题的意识形态交锋出现白热化,对华制裁和反制层出不穷。今年1月14日,特朗普政府行政令生效,禁止进口以新疆棉、番茄及以此为原料的制品,并授权美国海关扣押任何有嫌疑的进口商品,作为对中国在新疆使用强迫劳动并侵犯人权的制裁。本周一,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在同一天宣布对侵犯人权的新疆官员和实体进行制裁。

秦鹏认为,地缘政治的冲突使在华跨国企业越发举步维艰:“市场、利益和价值观如何平衡,跨国公司要么扛一段时间把风头避过去,风头过去之后有可能卖得更好。要么就向中国低头,但麻烦就是所在国家的民众和媒体会炒作他们向中国下跪,从而影响在其他国家的市场。跨国公司很难平衡去摆脱这个局面。”

秦鹏说,淘宝、京东等中国电商平台为了跟随中共当局发起的对H&M的抵制而屏蔽或下架H&M产品,本质上违反了国际自由贸易规则。但因国际贸易仲裁耗时久、成本高,国际贸易规则效力有限,很多跨国企业放弃向中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追责,只能吃闷亏。

美国南卡大学商学院教授谢田同样认为, 中国政府用政治压制经济的做法较为隐晦,是通过操纵民间抵制实现的。因自发形成的抵制是市场行为,绕过了国际贸易规则,因此跨国企业无法取证并在国际法庭上诉诸仲裁。

在3月22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制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王君正和新疆公安厅厅长陈明国之后,美国服装与鞋类协会(AAFA)、美国鞋类经销商协会(FDRA)、全国零售联合会(NRF)、零售业领导者协会(RILA)和美国时装工业协会(USFIA)同日发布联合声明支持美国国务院的行动,以阻止中国政府对新疆穆斯林的迫害,并推动结束当前的种族灭绝。

联合声明显示,美国工商界在过去两年来一直致力于减少强迫劳动。这些行业代表将继续与美国政府与国会合作,以实施有效且可执行的战略,解决新疆的强迫劳动问题。

参与联合声明的美国时装工业协会拒绝对此抵制置评。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