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等拒用新疆棉 中國再掀抵制熱潮

2021.03.24 16:3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M等拒用新疆棉  中國再掀抵制熱潮 H&M拒用新疆棉。
路透社

一份禁用新疆棉製品的企業名單本週三(24日)火爆中國社交媒體,引來了中國網民集體聲討。該名單上的公司全部是出於對強迫勞動的關注而拒絕使用新疆棉花的跨國企業,不乏H&M、無印良品、耐克等備受中國消費者喜愛的品牌。其中國際時裝零售巨頭H&M首當其衝,率先遭到中國消費者的集體抵制,目前H&M在中國購物網站上的在線商店已全部下架。

在中國擁有近500家門店的國際著名時裝巨頭H&M赫然位於禁用新疆棉製品的企業名單前列,網上掀起對H&M的抵制熱潮。有微博網友留言說“H&M喫中國的飯,砸中國的鍋”、“H&M滾出中國!”

H&M拒用新疆棉 官媒痛批 中國網友喊“滾出中國”

在美歐等西方國家針對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國的制裁一次次收緊後,H&M集團於去年10月已發佈聲明,不再採購新疆棉花。聲明顯示,該集團深切關注對新疆強迫勞動和歧視少數民族宗教的指控,決定“不與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也不從該地區採購產品及原材料”,並說已加入“更好棉花倡議”(BCI)。

“更好棉花倡議”是一個全球性非營利組織,該組織的成員均對由強迫勞動生產的新疆製品表示強烈關切及割離。成員包括耐克、宜家、無印良品等國際大牌,中國著名品牌安踏也名列其中。

截至發稿,“更好棉花倡議”尚未對此次抵制置評。

隨着輿論持續發酵,中國官方媒體開始集體聲討。24日上午,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強勢點評H&M,稱其“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癡心妄想!”央視新聞也評論說:“荒謬:極端錯誤。”《人民日報》回應稱:“所謂新疆存在‘強迫勞動’、‘歧視少數民族’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此前與H&M合作過的中國明星宋茜、黃軒也緊急發表聲明與H&M割席。加入“更好棉花倡議”的中國安踏也緊急退出該組織。截止目前,淘寶、京東、拼多多等中國電商平臺已不再顯示與H&M相關的搜索結果。

美國喬治城大學歷史學教授、新疆問題專家米華健(James Millward)告訴本臺,這場對H&M的抵制源於中國官方媒體的煽動。他說,在官媒影響下,一些中國消費者相信H&M等跨國公司是美歐、加拿大、日本和其他國家的陰謀的一部分:“中共的新疆政策對全球經濟和中國的國際聲譽具有極大破壞性。中國對H&M等時尚品牌的抵制無法彌補中共新疆政策對中國品牌的損害。”

旅美政治經濟分析人士秦鵬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直言,中國民間每次掀起對外國品牌和產品的抵制,絕大部分是受到中國官方的引導。此次遭到抵制的H&M是中共操弄、玩弄民意的犧牲品:“中共的目的是通過這種方式去轉嫁國內矛盾,特別是有很多輿情是對中國共產黨的作爲不滿的時候。中共發現很多好處,比如殺雞駭猴,通過這種方式對一部分跨國公司強化中共不好惹的印象,讓他們主動自我審查,還有一部分跨國公司最終會在威逼利誘之下,成爲中共在其他國家的說客。”

新疆農民在採摘棉花。(路透社)
新疆農民在採摘棉花。(路透社)

迫於輿論壓力,H&M24日通過官方微博回應說,H&M一貫遵守《經合組織負責任的商業行爲準則》,並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場,也不直接從任何供應商處採購棉花。聲明並未直接回應中國網民對其拒用新疆棉的聲討。

美國南卡大學商學院教授謝田在接受採訪時提到此前中國自發抵制NBA一事。他說,與對NBA的抵制相比,此次對H&M的抵制不了了之的可能性不大:“這次不會輕易地忘掉或者過去,因爲這次抵制涉及到新疆問題,戳到了中共的痛處,可能會持續很久。即使民間自發抵制消退了,中共還是會通過官方媒體進一步煽動。”

2019年,美國NBA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公開支持香港,引發中國大陸民間對NBA的抵制。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立即中止NBA的賽事轉播。隨着中國官媒停止炒作,抵制降溫,2020年10月,央視恢復播出NBA比賽。

要立場還是市場? 跨國企業在華難破局

中西圍繞新疆問題的意識形態交鋒出現白熱化,對華制裁和反制層出不窮。今年1月14日,特朗普政府行政令生效,禁止進口以新疆棉、番茄及以此爲原料的製品,並授權美國海關扣押任何有嫌疑的進口商品,作爲對中國在新疆使用強迫勞動並侵犯人權的制裁。本週一,歐盟、美國、英國、加拿大在同一天宣佈對侵犯人權的新疆官員和實體進行制裁。

秦鵬認爲,地緣政治的衝突使在華跨國企業越發舉步維艱:“市場、利益和價值觀如何平衡,跨國公司要麼扛一段時間把風頭避過去,風頭過去之後有可能賣得更好。要麼就向中國低頭,但麻煩就是所在國家的民衆和媒體會炒作他們向中國下跪,從而影響在其他國家的市場。跨國公司很難平衡去擺脫這個局面。”

秦鵬說,淘寶、京東等中國電商平臺爲了跟隨中共當局發起的對H&M的抵制而屏蔽或下架H&M產品,本質上違反了國際自由貿易規則。但因國際貿易仲裁耗時久、成本高,國際貿易規則效力有限,很多跨國企業放棄向中國的不正當競爭行爲追責,只能喫悶虧。

美國南卡大學商學院教授謝田同樣認爲, 中國政府用政治壓制經濟的做法較爲隱晦,是通過操縱民間抵制實現的。因自發形成的抵制是市場行爲,繞過了國際貿易規則,因此跨國企業無法取證並在國際法庭上訴諸仲裁。

在3月22日美國國務院宣佈制裁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書記王君正和新疆公安廳廳長陳明國之後,美國服裝與鞋類協會(AAFA)、美國鞋類經銷商協會(FDRA)、全國零售聯合會(NRF)、零售業領導者協會(RILA)和美國時裝工業協會(USFIA)同日發佈聯合聲明支持美國國務院的行動,以阻止中國政府對新疆穆斯林的迫害,並推動結束當前的種族滅絕。

聯合聲明顯示,美國工商界在過去兩年來一直致力於減少強迫勞動。這些行業代表將繼續與美國政府與國會合作,以實施有效且可執行的戰略,解決新疆的強迫勞動問題。

參與聯合聲明的美國時裝工業協會拒絕對此抵制置評。

記者:一冰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