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国恩:中国试图建立联盟以反对联合国新疆报告和西方呼吁

2022.09.02 16: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郑国恩:中国试图建立联盟以反对联合国新疆报告和西方呼吁 中国政府2021年4月21日组织外国记者访问期间,受训成为伊玛目的学生在乌鲁木齐的新疆伊斯兰学院内背诵古兰经。
美联社图片

联合国日前发布的《新疆人权问题评估》报告引来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继美国后,英国、日本、德国等西方国家纷纷公开谴责新疆人权暴行,而中国官方则激烈反对。华盛顿智库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对新疆问题有深入研究的郑国恩在接受本台的专访时,对该份报告作出了详细解读。以下是本台记者经纬的报道。



记者:郑国恩先生您好!联合国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的侵犯人权行为可能构成国际罪行,尤其是危害人类罪。相较于此前针对新疆人权问题的各方报告,您如何评价此份报告?

郑国恩:这份报告展示了有力证据,证明新疆集中营中发生大规模拘禁行动,展现了集中营如何限制人们的自由。这是关于酷刑和其他待遇的可信记录,关于限制宗教自由的评估也相当不错。有很多国家对此作出回应也是非常好的方面。但这份报告在强迫劳动和强制绝育等方面的论证能力要弱得多。这些问题没有在报告中很好地展示出来,篇幅很短也不够有实质性。鉴于其他调查和研究获取了很多可信的证据,但他们并没有采用在这份报告里,因此结论有些薄弱。

记者:与以往的新疆人权报告相比,你为什么说这份报告是“保守的”?为什么这份报告谨慎地回避了中国正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的结论?

郑国恩:种族灭绝的判定更复杂,要求也更高,因为你必须着眼于国际问题。因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可能并没有将其纳入他们的支持范围,仅将其限制在危害人类罪上。不足之处在于他们甚至没有提到种族灭绝这个词,他们也没有提到位于伦敦的独立法庭“维吾尔法庭”所做的贡献。即使他们不讨论种族灭绝或试图评估种族灭绝,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应该更深入讨论中国试图减少维吾尔人口、降低出生率的具体政策。

研究新疆问题的德国学者郑国恩(记者家傲摄)
研究新疆问题的德国学者郑国恩(记者家傲摄)

记者:你提到这份报告在强迫劳动和强制节育方面不够充分,还有其他方面你认为联合国可以做得更多吗?

郑国恩:这份报告中向中国提出进行基本补救、调查等方面建议,仿佛中国政府甚至没有直接参与其中。在描述中国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联系时不够充分。它几乎更多被描绘成是地方政府在实施过度严厉的政策,中央政府可以对此进行调查,但事实上他们获得了中央的支持。因此中国政府并不会对此做任何事。这份报告在要求其他国家采取更多的行动向中国施压的方面也不够充分。

记者:你认为目前国际社会采取经济制裁和外交抵制等手段能够改善新疆环境吗?在其他方面,西方社会还可以为此做得更多吗?

郑国恩:国际社会需要在联合国层面启动重大全面调查。不只是美国,还包括欧盟及其他国家应该建立多边合作、共同行动,实施更有力的经济和政治层面上的制裁,包括通过《马格尼茨基法案》,针对北京更高级的官员实施制裁。

新疆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外站岗的警察(美联社)
新疆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外站岗的警察(美联社)

记者:据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9月2日报道,中共宣传部门已对官方媒体下达指令,把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发布的评估报告描述为由反华势力炮制。有外交人士透露,中国将在国际舞台上对该份联合国评估报告做出全面回应,包括动员友好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主要论坛上支持其立场。这是否意味着北京会全面反击而不是做出任何改善?

郑国恩:是的。尽管这份报告实际上试图以不冒犯中国的方式来使中国做出建设性改善,但中国政府仍断然拒绝承认这份报告,认为是在西方社会的压力下酿造的。中国不会做任何有建设性的改善,不会遵循任何建议。事实上,他们争辩说,所谓的拘押是学员通过区域培训中心获得了职业培训。中国试图建立一个联盟,反对西方社会那些大声疾呼其侵犯人权的国家。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指出,截至目前,人权高专的人事变动并未公布。但人权高专的继任者的选择可能会影响到这份报告,即能在多大程度上推进国际社会就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压。

针对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及其他国家对该份涉疆评估报告的评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9月1日发布声明强调,所谓的评估报告是非法的,是美西方胁迫外交的畸形产物。坚称美西方企图“以疆制华”的策略注定失败。

以上是本台记者经纬对郑国恩的专访。


记者:经纬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