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恩:中國試圖建立聯盟以反對聯合國新疆報告和西方呼籲

2022.09.02 16:5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鄭國恩:中國試圖建立聯盟以反對聯合國新疆報告和西方呼籲 中國政府2021年4月21日組織外國記者訪問期間,受訓成爲伊瑪目的學生在烏魯木齊的新疆伊斯蘭學院內背誦古蘭經。
美聯社圖片

聯合國日前發佈的《新疆人權問題評估》報告引來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繼美國後,英國、日本、德國等西方國家紛紛公開譴責新疆人權暴行,而中國官方則激烈反對。華盛頓智庫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對新疆問題有深入研究的鄭國恩在接受本臺的專訪時,對該份報告作出了詳細解讀。以下是本臺記者經緯的報道。



記者:鄭國恩先生您好!聯合國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在新疆實施的侵犯人權行爲可能構成國際罪行,尤其是危害人類罪。相較於此前針對新疆人權問題的各方報告,您如何評價此份報告?

鄭國恩:這份報告展示了有力證據,證明新疆集中營中發生大規模拘禁行動,展現了集中營如何限制人們的自由。這是關於酷刑和其他待遇的可信記錄,關於限制宗教自由的評估也相當不錯。有很多國家對此作出回應也是非常好的方面。但這份報告在強迫勞動和強制絕育等方面的論證能力要弱得多。這些問題沒有在報告中很好地展示出來,篇幅很短也不夠有實質性。鑑於其他調查和研究獲取了很多可信的證據,但他們並沒有採用在這份報告裏,因此結論有些薄弱。

記者:與以往的新疆人權報告相比,你爲什麼說這份報告是“保守的”?爲什麼這份報告謹慎地迴避了中國正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的結論?

鄭國恩:種族滅絕的判定更復雜,要求也更高,因爲你必須着眼於國際問題。因此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可能並沒有將其納入他們的支持範圍,僅將其限制在危害人類罪上。不足之處在於他們甚至沒有提到種族滅絕這個詞,他們也沒有提到位於倫敦的獨立法庭“維吾爾法庭”所做的貢獻。即使他們不討論種族滅絕或試圖評估種族滅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也應該更深入討論中國試圖減少維吾爾人口、降低出生率的具體政策。

研究新疆問題的德國學者鄭國恩(記者家傲攝)
研究新疆問題的德國學者鄭國恩(記者家傲攝)

記者:你提到這份報告在強迫勞動和強制節育方面不夠充分,還有其他方面你認爲聯合國可以做得更多嗎?

鄭國恩:這份報告中向中國提出進行基本補救、調查等方面建議,彷彿中國政府甚至沒有直接參與其中。在描述中國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的聯繫時不夠充分。它幾乎更多被描繪成是地方政府在實施過度嚴厲的政策,中央政府可以對此進行調查,但事實上他們獲得了中央的支持。因此中國政府並不會對此做任何事。這份報告在要求其他國家採取更多的行動向中國施壓的方面也不夠充分。

記者:你認爲目前國際社會採取經濟制裁和外交抵制等手段能夠改善新疆環境嗎?在其他方面,西方社會還可以爲此做得更多嗎?

鄭國恩:國際社會需要在聯合國層面啓動重大全面調查。不只是美國,還包括歐盟及其他國家應該建立多邊合作、共同行動,實施更有力的經濟和政治層面上的制裁,包括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針對北京更高級的官員實施制裁。

新疆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外站崗的警察(美聯社)
新疆烏魯木齊第三看守所外站崗的警察(美聯社)

記者:據美國媒體《華爾街日報》9月2日報道,中共宣傳部門已對官方媒體下達指令,把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發佈的評估報告描述爲由反華勢力炮製。有外交人士透露,中國將在國際舞臺上對該份聯合國評估報告做出全面回應,包括動員友好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主要論壇上支持其立場。這是否意味着北京會全面反擊而不是做出任何改善?

鄭國恩:是的。儘管這份報告實際上試圖以不冒犯中國的方式來使中國做出建設性改善,但中國政府仍斷然拒絕承認這份報告,認爲是在西方社會的壓力下釀造的。中國不會做任何有建設性的改善,不會遵循任何建議。事實上,他們爭辯說,所謂的拘押是學員通過區域培訓中心獲得了職業培訓。中國試圖建立一個聯盟,反對西方社會那些大聲疾呼其侵犯人權的國家。

記者: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指出,截至目前,人權高專的人事變動並未公佈。但人權高專的繼任者的選擇可能會影響到這份報告,即能在多大程度上推進國際社會就人權問題向中國施壓。

針對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及其他國家對該份涉疆評估報告的評論,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9月1日發佈聲明強調,所謂的評估報告是非法的,是美西方脅迫外交的畸形產物。堅稱美西方企圖“以疆制華”的策略註定失敗。

以上是本臺記者經緯對鄭國恩的專訪。


記者:經緯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