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名单”:还原中共收押维吾尔人的细节原委

2020-0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18日,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等人在华盛顿的一场研讨会上分析“墨玉名单”透露的再教育营内幕。(薛小山摄影)
2020年2月18日,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等人在华盛顿的一场研讨会上分析“墨玉名单”透露的再教育营内幕。(薛小山摄影)
Photo: RFA

中国一直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名义为新疆再教育营正名,直到最新的泄密文件“墨玉名单”(Karakax List)逐条列出了政府关押维吾尔人的原因,将官方叙事彻底击碎。

2月18日,一批研究新疆问题的学者和活动人士在华盛顿的一场交流会上分析了中共以大量人力和科技手段来监控和扣押维吾尔人的行为机制和操作细节,并呼吁美国国会尽快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墨玉名单”是继《纽约时报》的新疆文件和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的中国电文(China Cables)之后的第三份被泄露的重量级政府文件,记录了新疆西南部墨玉县当局搜集的居民信息,包括311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人的名字、身份证号、被关原因等私密信息。

文件显示,一个维吾尔人可以因为超生、留胡子、点击境外网站等五花八门的原因被关入再教育营。

研究维吾尔音乐的美国学者安德森(Elise Anderson)表示:“这份文件给予我们137页的书面证据,证明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因为合法合理的行为被逮捕或被怀疑。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份文件可以帮我们证实海外流亡的维吾尔人、再教育营的幸存者、许多记者和研究者发出的声明是真实的。”

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 在发布于《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 )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共以有罪推定和连坐为原则,把他们对宗教和种族差异的本能恐惧具化为一套成熟的、半科学化的收押或释放标准。

被关原因:超生名列榜首


警察在新疆一所再教育营前巡逻(美联社)
警察在新疆一所再教育营前巡逻(美联社)

郑国恩分析墨玉名单并列出了主要的被关押原因。其中,超生位居榜首,其次是不放心、和宗教有关、有海外联系、有被关押历史、一体化APP推送、有犯罪历史、和罪犯有关系等等。

流亡挪威的维吾尔语言学家阿布都外力(Abduweli Ayup)采访了多位维吾尔人,推测超生之所以如此受到重视,是因为中国当局将新疆的计划生育视为政治问题,维吾尔人如果不遵守中国的政策法律,就说明他们不把自己视为是中国人。

2014年,新疆发布的“识别宗教极端活动(75种具体表现)基础知识”所列出的煽动圣战、无故迁出户籍等行为,无法涵盖“墨玉名单”中琐碎无常的关押原因。

安德森指出,墨玉名单体现出政府的反复无常和维吾尔人难以自证清白:“维吾尔人做了要完蛋,不做也要完蛋。比如说,一些人因为有护照、去了被禁国家而被抓。另一些人有护照但从未出国,也被列为怀疑对象。要怎么样才能不被怀疑?维吾尔人对此无能为力。”

郑国恩表示,名单中大约四分之三的人已被释放,但也无法完全获得自由:“曾经被关入再教育营的人将永远是嫌疑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一朝是嫌疑人,就永远难翻身。一旦入营,嫌疑就比以前更大。而且所有和你有关的人也是嫌疑人,永无止境。”

陈全国铁腕治疆:村干部+一体化APP


新疆一所再教育营。(路透社)
新疆一所再教育营。(路透社)

据《纽约时报》报道,自2016年8月,陈全国接任新疆党委书记后的两年里,约35万人被捕和被起诉,超过100万人被法外拘禁以接受教化。

再教育营究竟是谁的主意?墨玉名单没有给出答案。郑国恩推测,也许是在2016年,习近平、陈全国和张春贤同在北京参加两会时,当面敲定了再教育营的详细计划。

2014年,时任新疆党委书记的张春贤曾发起向新疆农村地区派遣驻村工作队的新运动,简称为“访惠聚”,三年内派送了20万干部。

郑国恩表示,陈全国继承了张春贤的衣钵,利用综合联合行动平台(IJOP)APP和驻村工作队全方位挖掘居民的宗教和社交信息。村干部会家访、审查一家多代人,以及邻里亲朋,记录其祈祷频率、是否朝圣、参与各种仪式,比如婚葬、割礼等。

“墨玉名单”的第十一栏就详尽描述了每个人的亲属圈、社会圈以及宗教传承圈。这些信息会被用来研判哪些人应该被送去教化。

陈全国的整治方案将新疆人分为四大类:重点人员、不放心人员、一般人员和放心人员。不放心人员更容易被送入再教育营。

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告中强调,“不放心”,是一个难以摸清的笼统分类,几乎可以将整个维吾尔族群划入怀疑对象和教化目标,也许也是陈全国再教育营运动的一个最恰切标志。

在郑国恩眼中,陈全国是这项工作的不二人选,他掌握着前沿的治安和监控技术,拥有毫不妥协的强烈动力和严酷的军队纪律,最终以战时状态的运作、无限的权威和空前的财政预算来动员各层机关,进攻维吾尔人的精神和信仰领地。

新疆新冠疫情引忧虑

据新疆卫健委消息,截至2月17日24时,新疆现有确诊病例63例,累计死亡病例1例。

在华盛顿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卡纳特(Omer Kanat )表示,他们已经向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国务卿蓬佩奥和世界卫生组织写信反映情况:“新疆大学已经延迟开学,但是政府没有表明要关闭再教育营、防止疫情蔓延。再教育营条件很差,过于拥挤而且缺水。”

卡纳特也对新疆不人道的隔离措施表示担忧,有几个信源透露他们在未经警示的情况下被隔离,而且没有食物。

有助于制裁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于去年底通过美国参众两院的表决,卡纳特呼吁国会立即通过最后版本,使之正式成为法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