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授予伊力哈木最高人权奖 吁立即释放他

2019-10-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美联社)
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美联社)

10月24日,欧洲议会宣布将欧盟最高人权奖萨哈罗夫人权奖颁授给正在中国狱中服刑的新疆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伊力哈木是第三个获得萨哈罗夫人权奖的中国人。民主人士魏京生和胡佳分别于1996年和2008年获得该奖。欧洲议会主席萨索利(David Sassoli)在宣布这一消息时说,伊力哈木为维护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权利贡献了自己的一生,并且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伊力哈木,尊重中国少数民族的权利。

十月初,伊力哈木还获得了欧洲理事会议员大会颁发的哈维尔人权奖。

伊力哈木原是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教授、维汉沟通平台“维吾尔在线”(Uyghur Online)的创始人。2014年,他被新疆高级人民法院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囚禁在乌鲁木齐的监狱。

 

 

伊力哈木女儿:获奖是对维吾尔人困境的承认

现在旅居美国的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告诉本台,得知父亲获奖感到很高兴:“这个奖项不仅是对我父亲这么多年的工作、对维吾尔人奉献的认可,也是对现在维吾尔人所处困境的一个承认的态度。”

菊尔还说,2016年伊力哈木也获得过萨哈罗夫奖的提名。当他在欧洲进行游说的时候,欧洲议会了解伊力哈木的人寥寥可数。 由于近年维吾尔“再教育营”的情况在世界范围内被披露传播,伊力哈木的工作也获得大量关注。菊尔认为,“这是一个不幸中的万幸,不幸是更多的”。

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2019年7月16日在第二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讲话(视频截图/)
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2019年7月16日在第二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讲话(视频截图/)

胡佳:期待获奖能改善伊力哈木狱中待遇

胡佳告诉本台,他期盼萨哈罗夫奖可以改善伊力哈木在狱中的处境。胡佳说,当他在狱中获得该奖时,警察告知他,“这是世界人权的最高奖。”,并且改善了他的待遇。胡佳认为,这代表了中国官方对萨哈罗夫人权奖的认同:

“当局当然不希望维吾尔人出现一个像藏人的达赖喇嘛尊者这样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对于伊力哈木兄,我最为担心的是他被‘刘晓波化’,无法生着走出监狱。” 胡佳说。

菊尔说,2017年之后父亲一直音讯全无:“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在乌鲁木齐第一监狱,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健康,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法新社)
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法新社)

美国学者:他是爱国者,而非分裂者

伊力哈木于1969年出生于新疆的一个公安系统家庭,自小在维汉混居的政府大院长大,父亲在文革期间惨死。他曾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研究所,关注新疆经济发展和社会问题。

1990年代市场化经济改革开放之后,维吾尔人在社会转型中面临着种族歧视、资源分配不均等种种困境,民族隔阂的加剧、仇恨情绪的蔓延都进一步推动伊力哈木投身于推动民族和谐的事业,他积极授课、发布学术文章探讨新疆发展政策,并创办和汉人沟通的网站,成为维汉民族之间的沟通桥梁,也因此遭到中国政府的严酷打压,批判他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新疆独立。

他在自述中提到:“我是一个致力于研究新疆问题以及研究中亚社会经济及地缘政治的学者,虽然今天不断有人把我描述或希望我成为一个政治人物,但我始终坚持,我只是一个学者,无意于也不希望被政治化。”

对此,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发展研究项目主任肖恩·罗伯茨(Sean Roberts)说:“他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分裂者,而是一个爱国者,同时也为他的民族和家乡而骄傲。”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努力研究新疆的发展问题,主张将新疆打造成为亚欧地区经济贸易的重镇。罗伯茨估计,“鉴于他在贸易政策方面的主张,我确信他会是‘一带一路’的拥簇者。而且他承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重要性。”

此外,伊力哈木一直在探索国家主权统一与地方自治之间的平衡。他多次在庭审中说,“我是自治派”、“我希望新疆以联邦的形式留在中国。”

罗伯茨认为,中国政策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政府不承认维吾尔人是本地人,而伊力哈木的思想精髓是强调新疆地区在民族身份和历史文化方面对维吾尔人的重要性,而且积极研究新疆如何能够更好的融入中国。

如今,大约有上百万的维吾尔人被扣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被政府以去极端化、去恐怖主义的名义进行强迫劳动、语言和文化清洗。

罗伯茨说:“今天新疆的局面更为复杂。如果伊力哈木在2012-2013年提出的建议可以被中共采纳,也许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甘当维汉纽带

2013年2月2日菊尔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本来伊力哈木要带着女儿赴美做访问学者,但是在过海关时被当局拦下。寒冬中伊力哈木身着黑色大衣、戴着红色围巾,一个劲儿推着菊尔去登机,“我宁愿你在美国扫大街,也不愿意你呆在这里,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

他对菊尔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走,别哭,别让别人觉得维吾尔姑娘是懦弱的。”

关了三天之后,伊力哈木被送回家,软禁了十一个月并于2014年1月15日被再度抓走,9月23日被判刑。

在被关押之前,胡佳常去拜访伊力哈木。他回忆道,伊力哈木说话时有时会把右手放在心上面,身体微微前倾,透露着真诚和谦卑,而且在和汉人交流完全没有芥蒂,反而充满兄弟之情。

胡佳说,“很伤感的一点是,(伊力哈木受难后,)整个北京找不到一个维吾尔人帮助他、他的家庭。反而是他汉族和藏族的朋友,王力雄、唯色还有就是我(在帮助他)。维吾尔人是处于怎样的恐惧之中。”

自中国加速推广新疆“再教育营”之后,大批维吾尔人流亡国外,而中国的打压甚至继续延伸海外。据《纽约时报》报道,许多参与“一带一路”的穆斯林国家对“再教育营”保持沉默。

罗伯茨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对伊力哈木的逮捕意味着维吾尔知识分子进行公众活动的结束,也终结了中国国内与维吾尔人的公开对话。”

维吾尔人和汉族之间长年累积的民族隔阂似乎已经很难修复。罗伯茨表示,如果中国当局释放伊力哈木,承认这是一个政治性的逮捕,并让他积极参与到促进维汉和谐的行动中来,也许是一个出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