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维族人纪念新疆七五事件 世维会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2022.07.06 14: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巴黎维族人纪念新疆七五事件 世维会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
记者蔡凌拍摄

新疆七五事件13周年,巴黎的维吾尔族人集会抗议,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也在悼念遇难者的同时,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终结维族所面临的种族灭绝。



“滚开,习近平 ! 独裁者,中国 ! 习近平,杀人犯 ! ”

为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进行持续不断的暴力及暴行,巴黎的维吾尔族人5日在市中心举行抗议活动,指责中国政府是法西斯和恐怖主义者,并呼吁尊重维族人权及自由。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2009年6月底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群体斗殴事件,造成两名维吾尔人死亡,7月5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示威活动要求对斗殴进行全面调查,演变成大规模维吾尔族及汉族的冲突,持续数日的大规模骚乱与暴力活动造成多人死伤。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事发后,敦促各方保持克制,呼吁中国采取措施保护平民,尊重言论、集会和资讯自由。

事件后,乌鲁木齐的互联网和国际电话服务受限将近一年,中国官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采取更高压的治理手段,近年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被外界质疑是“再教育营”,涉及强迫劳动,引发许多国家关注甚至制裁。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巴黎的抗议活动,连巴黎副市长以及多区的区议员都到场参与,蒙古族藏族也都有代表参与。来自新疆的蒙古人布宏夫就表示感慨万千,当时他不在新疆而是在北京上大学,却深受“七五”事件的影响。

布宏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记得,我跟几个同学去网吧,就只有我一人是被拒绝入内的,我的身份证直接被网吧的管理人员扔了出来说,我们这里不接受任何的新疆人,当时我就对网吧的管理员说,请你看清楚我的民族那一栏,我不是维吾尔人,我是蒙古人,最后那管理员说,对不起,只要是新疆的身份证我们都不允许进入,所以,在此后一段时间内,我无论是去网吧还是去外地旅游,比如说住宾馆还有一些场所,只要是出具身份证的,我都是被拒之于门外,当时给我的感觉,我真的是这个国家的二等公民,非常愤怒。与此同时,我在想,我仅仅是一个新疆的蒙古人就遭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那么新疆的其他民族呢,包括哈萨克人,塔吉克人甚至是维吾尔人,那么维吾尔人他们所遭受的遭遇一定是远远甚于我的。”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所以“七五“事件对他来说,有一个非常深远的影响。他说,“从那一刻,我可以感受到维吾尔人他们在这个国家所遭遇的种种刁难,和种种不公的对待,因为从那一刻开始我也是这样的,我仅仅是一个新疆的蒙古人,我就遭受到了那些不公的待遇。”

曾参与六四学运的流亡学生王龙蒙也参加这场示威活动。他对本台表示:“公平理性地应该让所有民族有他们自己的家园,自己的自由,不应该依靠强权,依靠中央集权,依靠大一统的概念,剥夺别人生存的空间和别人存在的自由,这是强盗的逻辑,这是中国的逻辑,这是今天普京和习近平正在犯的错。”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流亡维吾尔人在巴黎纪念七五事件13周年(蔡凌摄影)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则透过新闻稿表示,2009年的乌鲁木齐大屠杀(Urumqi Massacre)是维族人史上最黑暗的事件之一,也象征国际社会背弃维族人,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仍持续如此。

他说,2009年的镇压事件在之后的几年越演越烈,造成我们今天所目睹的违反人道罪及种族灭绝。世维会敦促国际社会采取有意义的作为,终结维族人所面临的种族灭绝。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