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維族人紀念新疆七五事件 世維會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

2022.07.06 14: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巴黎維族人紀念新疆七五事件 世維會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
記者蔡凌拍攝

新疆七五事件13週年,巴黎的維吾爾族人集會抗議,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也在悼念遇難者的同時,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終結維族所面臨的種族滅絕。



“滾開,習近平 ! 獨裁者,中國 ! 習近平,殺人犯 ! ”

爲抗議中國政府在新疆進行持續不斷的暴力及暴行,巴黎的維吾爾族人5日在市中心舉行抗議活動,指責中國政府是法西斯和恐怖主義者,並呼籲尊重維族人權及自由。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2009年6月底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羣體鬥毆事件,造成兩名維吾爾人死亡,7月5日,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示威活動要求對鬥毆進行全面調查,演變成大規模維吾爾族及漢族的衝突,持續數日的大規模騷亂與暴力活動造成多人死傷。當時的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在事發後,敦促各方保持克制,呼籲中國採取措施保護平民,尊重言論、集會和資訊自由。

事件後,烏魯木齊的互聯網和國際電話服務受限將近一年,中國官方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採取更高壓的治理手段,近年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被外界質疑是“再教育營”,涉及強迫勞動,引發許多國家關注甚至制裁。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巴黎的抗議活動,連巴黎副市長以及多區的區議員都到場參與,蒙古族藏族也都有代表參與。來自新疆的蒙古人布宏夫就表示感慨萬千,當時他不在新疆而是在北京上大學,卻深受“七五”事件的影響。

布宏夫對自由亞洲電臺說,“我記得,我跟幾個同學去網吧,就只有我一人是被拒絕入內的,我的身份證直接被網吧的管理人員扔了出來說,我們這裏不接受任何的新疆人,當時我就對網吧的管理員說,請你看清楚我的民族那一欄,我不是維吾爾人,我是蒙古人,最後那管理員說,對不起,只要是新疆的身份證我們都不允許進入,所以,在此後一段時間內,我無論是去網吧還是去外地旅遊,比如說住賓館還有一些場所,只要是出具身份證的,我都是被拒之於門外,當時給我的感覺,我真的是這個國家的二等公民,非常憤怒。與此同時,我在想,我僅僅是一個新疆的蒙古人就遭受到這種不公正的待遇,那麼新疆的其他民族呢,包括哈薩克人,塔吉克人甚至是維吾爾人,那麼維吾爾人他們所遭受的遭遇一定是遠遠甚於我的。”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所以“七五“事件對他來說,有一個非常深遠的影響。他說,“從那一刻,我可以感受到維吾爾人他們在這個國家所遭遇的種種刁難,和種種不公的對待,因爲從那一刻開始我也是這樣的,我僅僅是一個新疆的蒙古人,我就遭受到了那些不公的待遇。”

曾參與六四學運的流亡學生王龍蒙也參加這場示威活動。他對本臺表示:“公平理性地應該讓所有民族有他們自己的家園,自己的自由,不應該依靠強權,依靠中央集權,依靠大一統的概念,剝奪別人生存的空間和別人存在的自由,這是強盜的邏輯,這是中國的邏輯,這是今天普京和習近平正在犯的錯。”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流亡維吾爾人在巴黎紀念七五事件13週年(蔡凌攝影)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則透過新聞稿表示,2009年的烏魯木齊大屠殺(Urumqi Massacre)是維族人史上最黑暗的事件之一,也象徵國際社會背棄維族人,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仍持續如此。

他說,2009年的鎮壓事件在之後的幾年越演越烈,造成我們今天所目睹的違反人道罪及種族滅絕。世維會敦促國際社會採取有意義的作爲,終結維族人所面臨的種族滅絕。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蔡凌巴黎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