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那曲索县七僧在三月“敏感日”被捕

2015-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被称为“小布达拉宫”的西藏那曲索县赞丹寺全景。(受访人提供)
图片:被称为“小布达拉宫”的西藏那曲索县赞丹寺全景。(受访人提供)

西藏那曲地区索县赞丹寺七名僧人于上星期六被中方称为“西藏3.14事件”之日无故遭公安人员拘捕,随后便失踪;而当地自3月10号前夕以来,处于当局的严密管控之下。

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那曲索县藏人、达兰萨拉地方议会会长阿旺塔巴星期三向本台表示,一批中共公安人员于本月14号晚上突然闯进那曲地区索县亚拉镇的赞丹寺,强行拘捕了该寺七名僧人。

阿旺塔巴说:“这些僧人分别是南杰次成、洛珠丹增、次成果其、次成南杰、塔克伦珠、晋美次成和晋美扎巴。他们被捕时,警方未给出任何理由,不过当地藏民猜测,当局可能怀疑他们涉嫌互传有关西藏问题的图片与讯息。目前他们被带往何处及被关押的地点等情况,均无任何消息。”

上述七名僧人中,南杰次成曾被当局拘禁过两次。本台于2013年6月27号引述当地可靠消息来源报道,索县赞丹寺僧人南杰次成于2012年10月6号被当局拘捕,先后被关押在那曲监狱和拘留所长达4个月28天,再被转押到拉萨堆龙德庆县监狱遭关押3个月11天,最终于2013年5月11号获释。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南杰次成被捕是因为中共当局发现他藏有西藏精神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所讲授的《入行论》共四盘传法光碟,而被指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

消息人士进一步表示,南杰次成于2011年年底在拉萨遭到国保警察拘押和审讯一个月,当局对他所指控的罪名是“与境外保有联系”。而他第二次被捕遭拘禁的八个多月中,受尽百般折磨和酷刑虐待,导致他的左手伤残,获释后身体健康状况欠佳,并且一直处于当局的监视中,其间还被多次盘问过。

阿旺塔巴表示,今年3月10号“西藏自由抗暴日”前夕以来,被当局视为那曲地区抗议事件频发之地的三个县受到严格控制。

他说:“中国当局从3月初开始在各藏地采取极为严厉的戒备措施,不仅重兵部署,还控制网络等通讯渠道,尤其在称为那曲东三县的比如县、索县和巴青县境内管控力度更为严厉,凡涉嫌政治问题的所有藏人被所属乡镇政府传唤。”

阿旺塔巴表示,索县赞丹寺一直处于当局的严密管控之下。

“中国当局在索县赞丹寺里里外外都安装了约50个监控摄像头,并在寺院内外部署大批军警,实施24小时监控。该寺僧人在夜里上厕所也遭到警方的骚扰和威吓,使寺院高僧大德和僧众们生活在极度恐惧中。当局还强令未满十八岁者不准入寺为僧。”

阿旺塔巴早前向本台透露,西藏那曲地区索县境内被证实于2014年3月遭拘捕的僧俗藏人共有18人,而在此前后,即2月和4月在当地又有多名藏人被捕,其中绝大多数处于失踪状态。

2014年3月14号,索县亚拉镇赞丹寺内的中国国旗被降下并被焚烧,驻寺工作组人员的门面上也出现写有“西藏独立”的字样,随后该寺僧人更敦扎巴被指控参与其中,于事发当天遭到拘捕,另外多名僧人受到盘问。此外,该寺僧人曲英格丹因通过手机向友人和驻寺工作组领导发送由他本人撰写的抗议文章,于2014年3月16号被当局拘捕。

(特约记者:丹珍 责编:申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