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塞康寺领导班子被强行撤换 此举招致僧众不满

2014-05-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丹增克珠和阿旺诺培于2012年6月20日在称多县扎朵镇自焚时。(受访人早前提供)
图片:丹增克珠和阿旺诺培于2012年6月20日在称多县扎朵镇自焚时。(受访人早前提供)

中国当局上周末在青海省玉树州称多县扎朵镇召集塞康寺负责人及职员开会,强行撤换寺管会领导及成员,并安排政府指定人员上任,招致僧众极度不满。

本台于4月16号报道,中国当局近来加紧对青海省玉树州称多县赛康寺的控制措施,每天专门派工作人员进入寺院监控僧人,还限制佛事活动。而被判刑的该寺僧人出狱后虽可以返回寺院,但是他们的行动自由完全被限制,未经当局允许,不得擅自离开寺院,一举一动受到严格监控。当局声称,若寺院负责人涉及民族分裂活动,不管其有任期五年的权限,一律予以免职。

根据最新消息,中国当局不顾僧人意愿,于5月11号强行将寺院主要负责人员撤换后,安排政府指定的人员担任,此举招致僧众极度不满与担忧。

居住欧洲比利时的青海称多籍藏人洛桑桑杰星期三对本台说:“中国当局近来在玉树州对部分寺院提名,声称要进行整顿,改选寺管会领导及成员。日前当局正式对赛康寺实施了整顿,强调不准僧人参与寺院领导改选,但准许村民参与。当局为所欲为地撤换寺院资深领导人,安排政府人员担任寺管会领导及成员,但由于僧众持强烈不满态度,目前暂时没有选出寺管会主任,不过指定了一些寺管会新成员。”

洛桑桑杰表示,当局利用整顿寺院的机会,安插政府人员,以便更好地掌控寺院的所有事务和僧人的一举一动。

他说:“自从丹增克珠和阿旺诺培两位藏人于2012年在称多县扎朵镇自焚后,当局以此为由,将矛头指向寺院,除了拘禁僧人,还处处为难寺管会领导,无端指责他们没有管好寺院和僧人。一般赛康寺寺管会领导有五年的任期,但这次当局在他们任期未届满前,就强制他们离职,此举引起僧众的极度不满,并对日后的佛学前途表达强烈忧虑。”

青海称多县境内一位匿名消息人士向本台表示:“5月10号,中国当局在称多县扎朵镇政府召集塞康寺寺管会主要负责人和职员开会,下令改选寺管会成员。当时中方宣读了32名人员的名单,其中包括部分寺院的僧人以及扎多镇五个村的村民,最终指定9人为塞康寺寺管会成员。5月11号,9名寺管会新成员正式上任,5月12号和13号进行工作交接。寺院僧人对此感到非常不满,并担心当局的这种强制性做法,定会对寺院未来宗教事务和日常佛事活动造成不利影响,甚至受到空前限制。”

另一位青海称多县境内有关人士向本台发送文字消息透露,中国当局日前针对塞康寺的整顿与2012年当地发生的示威事件和自焚事件有关。因为当年先出现塞康寺僧人为主发起的示威活动,当局就一口咬定其后发生的自焚事件跟塞康寺领导有直接关系,近日则强迫他们在任期未满时撤换职务。

消息人士表示,当局声称寺管会主任必须由一名汉人担任,属下领导可由民众选举产生。但是所选领导及成员均由扎朵镇、尕朵乡及称多县领导决定。这足以证明,民众只是被迫走形式,而且没有全部参与。最终在当局正式任命寺管会成员时,大家都明白,除了强权的指令,根本没有官方所称的民主与自由选举可言。

本台早前报道,2012年2月8号,青海玉树州称多县扎朵镇赛康寺僧人和当地民众共计约1400人展开示威抗议,他们手举用藏文写有“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释放班禅喇嘛为首的所有政治犯”、“藏人休戚与共”、“尊重藏人生命”、“重视西藏语言”字样的白色横幅,高呼口号表达诉求。数天后,即2月13号,当局以“带头示威”为罪名拘捕了赛康寺的洛桑尼玛、洛桑桑丹和索南格瓦共三名僧人,并对他们判处了一年零两个月至两年零两个月徒刑。

2012年6月20号,青海玉树州称多县藏人丹增克珠和西藏日喀则聂拉木藏人阿旺诺培在玉树州称多县扎朵镇进行自焚抗议而相继去世后,同年9月1号,赛康寺五名僧人被控涉及这起自焚事件遭拘捕,其中次成格桑以“故意杀人罪”的控罪被判十年徒刑、洛桑晋巴被判五年徒刑、僧人索南西热和索南英尼各被判两年徒刑;而阿旺莫朗因是残疾人在被捕后不久获释。另外,当地歌手洛洛被控演唱反动歌曲获刑六年。

(特约记者:丹珍 责编:申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