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洛久美讲述生死逃亡经历 吁国际关注藏人悲惨处境

2014-05-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瑞士苏黎世西藏电影制作单位“为西藏拍片”及印度达兰萨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为果洛久美联合主办记者会。(记者丹珍摄)
瑞士苏黎世西藏电影制作单位“为西藏拍片”及印度达兰萨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为果洛久美联合主办记者会。(记者丹珍摄)

被中国当局通缉、近日成功逃抵印度达兰萨拉的甘肃拉卜楞寺僧人果洛久美星期三举行记者会,讲述抗议中国政府原因、被捕受虐经历及生死逃亡过程,呼吁国际支持正义,关注藏区严峻局势及藏人悲惨处境。

2012年11月28号起被中国当局通缉、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日被记者无国界列入“100位新闻自由英雄”名单的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拉卜楞寺僧人果洛久美成功出逃后,于本月18号抵达印度达兰萨拉,星期三(5月28日)上午11点在达兰萨拉“西藏饭店”举行记者会,就抗议中共治藏政策、三度被捕受虐及生死逃亡过程等方面以七个重点,作了详细介绍。

该记者会是由设立在瑞士苏黎世(Zurich)的西藏电影制作单位“为西藏拍片”(Filming for Tibet)和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联合主办。

果洛久美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对整个藏地的种种侵权及打压行径成为他抗议的主要原因:“中国政府正在藏地实施的政策中,不准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强迫藏人反对和诬蔑达赖喇嘛尊者、以强制手段在寺院展开爱国教育、正消灭藏民族和其视为灵魂的‘西藏语言’、让藏人的经济利益严重受损、试图掩盖藏人的真实处境及所寄予的期盼、达赖喇嘛提出互利的中间道路受到境内百分之九十九的藏人支持却谎称不受境内藏人支持、任意歪曲‘中间道路’本质、总以‘共产党是天地之主’的诳语强占或没收本土藏人的土地等,这些是我抗议中国政府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是境内其他藏人抗议中国政府的主要原因。”

果洛久美表示,他曾三次被当局拘捕,期间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2008年3月23号,我被当局拘捕,截至同年10月15号长达6个月22天遭到关押,身心受到非人摧残,导致脊肋关节、手脚和眼睛严重受损,部分肋骨被打断,有时双膝关节会脱臼等,至今留下各种后遗症。第一次被捕时,我的手脚被铁铐勒住后吊挂了10个小时,此后又被吊挂了7次,那时时间最长5个小时、最短2个小时。当时他们对我的指控主要是拍摄纪实片《远离恐惧》,称我是‘西藏青年会’的成员,要求承认2008年西藏抗议事件为‘打砸抢烧暴力事件’,还要我诬蔑达赖喇嘛。对于这些指控,该承认的我都承认了,而毫无根据的指控,我都无法承认。”

“2009年藏历2月16号(4月10日),我再度被捕后遭拘押到同年藏历6月8号(7月29日),他们对我的指控是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当时除了用电棍击打、用脚踢踩以外,对我没有像第一次被捕时一样进行酷刑虐待。2012年9月22号,我第三次遭到拘捕,是被夏河县公安局王格尔塘派出所带走,当时他们指控我是‘全藏地所有自焚事件的策划者’、涉嫌‘泄漏国家机密罪’、‘非法摄制影片’等,但是对上述指控,我用道理反驳回应,让他们无话可说。”

“第三次被捕时,我被铐上脚镣,但没有遭到殴打,只是说我没有感悟到中国国家的大恩,并指在十一国庆节后带我到兰州军区医院看医,若查出病则需要打针治疗。我说没必要带我到那么远的医院,但他们坚持要带我走。我便察觉到他们已准备要杀我,就开始捉摸着如何逃走。在绝食四天后,于9月30号决定逃离,当晚约12点,我设法打开脚镣后,趁公安人员玩麻将时,成功逃至深山。两个月后,得知当局以‘故意杀人罪’悬赏20万元在缉拿我,令我吃惊,因我被拘押期间,当局从未对我提出过这一控罪。经一年零八个月在深山野林的避难后,最终花了一大笔钱成功逃抵印度。”

果洛久美在记者会上提出四点诉求,呼吁世界各政府支持正义,关注藏区严峻局势及藏人悲惨处境;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中方在今年6月5号如期释放届时六年刑满的纪实片制作人顿珠旺青;呼吁部分误入歧途的西方人士勿继续被中共收买利用的一批“凶天组织”成员所蒙骗,停止一切有损西藏正义事业的活动;呼吁世界政府、组织及个人支持他本人争取西藏自由、改善人权、保护宗教和文化及环境等的正义事业。

今年44岁的果洛久美是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人,他从2007年开始因协助顿珠旺青拍摄反映藏人真实心声的纪实影片《远离恐惧》而遭到拘捕和酷刑虐待。顿珠旺青因拍摄这部影片于2008年3月被捕,后于2009年12月28号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六年徒刑,2014年6月5号将刑满获释。

(特约记者:丹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