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知识分子吁缓解西藏母语危机

2019-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四川阿坝寺属藏文学校曾被视为不稳定因素遭关闭 (受访人独家提供)
四川阿坝寺属藏文学校曾被视为不稳定因素遭关闭 (受访人独家提供)
Photo: RFA

 

中国政府在藏区实施的教学政策引起藏人知识分子反弹,并通过发声呼吁国际给予关注,帮助缓解西藏母语教育弱化危机。

一位从事教育工作的藏人知识分子日前向本台披露多个藏地存在的母语危机状况,包括母语使用能力下降、母语教育严重弱化、母语错别字泛滥等问题。

 

 

这位要求匿名的藏人知识分子表示,位于四川成都的西南民族大学藏生近期在考藏学专业时,被告知“用藏文答题不得分”。学生们就此提出质问,强调当局此举与《宪法》背道而驰,是歧视和污蔑藏语文,糟蹋和抹黑藏民族历史:

 

西南民族大学藏生对藏文答题不得分提出质问(受访人提供)
西南民族大学藏生对藏文答题不得分提出质问(受访人提供) Photo: RFA

“今年5月20日,西南民族大学有学生考藏学专业,用母语答题,竟然不得分。虽然事后校方和学生妥善处理了此事,给予了学生入学考试公正的评价。但这暴露出当前中国藏学评价标准的不合理,不会藏语文的人,只要有一定的藏学知识,似乎也能通过汉文出题的藏学考试。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一些真正的藏学家,都是用藏语文来研究和撰写学术著作,不会藏语文也看不懂书籍和档案的原文,他们称不上是真正的藏学家。”

该名知识分子说,在藏区,母语错别字及错误翻译泛滥,因此被藏人称为“假藏文”:“假藏文问题也非常严重,藏文翻译水平很差,意思十分荒谬,影响着农牧民的生活。假藏文的问题不仅存在于青藏列车的标识中,还存在于玉树部分公共机关,比如医院的门牌上有假藏文,许多农牧民去医院治病时,感到糊涂,经常因门牌上的假藏文找不到正确的部门。此外,假藏文还存在于商品中,藏人传统食品’曲拉’(干酪素)包装袋上的藏文竟然是用藏文拼写的汉字’卓麻’ (人参果)的发音。这困扰着出门赶集的农牧民。”

 

青藏列车标识及传统藏食包装袋上的“假藏文”(受访人独家提供)
青藏列车标识及传统藏食包装袋上的“假藏文”(受访人独家提供) Photo: RFA

西藏日喀则境内曾出现过很多藏文学识渊博的精英,但在中共当局实施汉化教育政策后,使当地的母语教育严重弱化:“在日喀则农村地区环境艰苦,缺乏好的母语老师,母语教学质量不高,有智力正常的孩子母语竟然考了零分;其次是目前现行的双语教材已见不到藏文化的痕迹,而且五省通用藏语教材的藏语知识存在着一些错误,这也是藏人家长们想让孩子前往印度学习母语的原因。”

该名知识分子强调,在藏区不平等竞争中,藏生升学率逐步下降:“在八十年代,藏区的物理、化学、自然等学科都有藏语教学,学生也能从母语课程中了解本民族的文化。后来这些教材逐步被废除,目前的藏语文教材仅仅将中国通用的语文教材翻译到藏文,以汉化下一代藏族学生,学生根本学不到自己的民族文化。藏语文教材被废除之后,藏族学生在与汉族学生不平等的竞争中,升学率逐步下降,民族文化不再有八、九十年代的繁荣。这是藏区知识界的共识。”

消息人士最后通过本台向国际社会发出了呼吁:“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希望透过自由亚洲电台中文部呼吁世界有关领导和国际社会关注中国真实的民族教育问题,缓解西藏母语危机,真正实现民族平等。”

 

记者:丹珍 / 责编:安克  /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