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蒙古族作家需民族和文化補鈣


2017.09.01 10:15 ET
xihm2.jpg 席海明先生(右二)在四筆會平臺國際會議上(席海明臉書)

參加維吾爾筆會、獨立中文筆會等四個筆會平臺會議的蒙古人代表席海明認爲,對於失去自治的各民族的作家,最重要的是認清並且敢於面對自己民族的文化危機。

八月二十八號到三十一號,由瑞典筆會、獨立中文筆會、維吾爾筆會和藏人海外作家筆會,共同在瑞典的馬爾默市舉行了第一屆四筆會平臺國際會議,題目是“尋求共識空間——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流亡德國的世界南蒙古大會主席席海明先生應邀參加了這次會議,並且針對會議的題目,就南蒙古地區蒙古人的文化現狀做了發言。爲此,記者在席海明返回德國科隆後,九月一號上午採訪了他。

關於這次會議,席海明先生首先對記者介紹說,“這次會議維吾爾筆會的主席請我一定過去,因爲他想在這次會上應該把西藏、維吾爾的、還有蒙古人的文學受摧殘的情況一定要向大會介紹一下,所以我就去參加了會議。整個情況應該說會開得很好,來的人很多,比方說維吾爾人來了很多,還有土耳其的一些作家,還有哈薩克斯坦也來了人,獨立中文筆會也去了很多會員。”

席海明先生說,針對會議的題目,他也做了發言。對此他介紹說,“我的題目講的是‘殖民地文學的使命’。我們南蒙古還有維吾爾等地區可以說是個殖民地,共產黨養了一批籠子裏的蒙古作家、維吾爾作家、西藏作家,他們每天在那裏歌功頌德。所以我認爲,這些人稱其爲作家是對作家的嘲諷;作家必須有他的人民性、現實性,作家必須要反映人民的苦難,他們的痛苦,他們的希望和他們的憧憬。”

針對大陸地區蒙古族,乃至維吾爾族和藏族地區的文化情況,席海明先生說,“毛澤東評價魯迅說,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這是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中最寶貴的性格,我說共產黨現在每天給我們做脫鈣處理。我們的作家不應該再追隨他們繼續脫鈣,那樣就徹底地成了軟骨了。現在我們已經患了軟骨病,以後就只能夠爬着走了。所以我們應該有一種站起來的精神、有一種骨頭,能夠立起來的骨頭。所以我希望我們的作家應該給人民加鈣,而不是脫鈣。”

對於所有作家的社會責任和應該在思想和文化精神上所應該具有的承擔,席海明先生最後特別強調,“我們在道德上不能夠玩模糊哲學。因爲你作爲一個作家寫東西的時候,我覺得我們不一定要強調痛恨魔鬼,但是我們要承認有魔鬼,還有神的存在,善和美的存在,也還有邪惡的存在。所以你對邪惡必須有一個立場和態度,不能夠說它是邪惡也無所謂,普天之下都是兄弟。這種說法我覺得是在幫魔鬼的忙。”

(特約記者:天溢 / 編輯:吳晶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