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專家:中國政府文件承認“再教育營”是洗腦工具


2019.06.07 16:46 ET
1 新疆問題獨立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表示,中國政府文件透露,“再教育營”的目的就是“洗腦”。(記者家傲攝)

儘管中國政府大規模關押新疆穆斯林的行爲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但情況仍未見好轉。上個月,美國國防部官員透露,目前可能有近300萬人被關押。一位研究新疆問題的德國專家週四表示,中國政府文件不打自招,透露“再教育營”其實就是洗腦工具。

自從去年國際媒體掀開了北京當局系統性關押新疆穆斯林的蓋子以後,全球各界對此事表示強烈關注。除了各國政府、人權機構、活動人士等羣體試圖扭轉局面,學界也聯袂發聲,用事實來說明新疆當地的嚴峻局勢。去年年底,近300名全球學者簽署聯合聲明,表達他們對這項維穩行動的普遍擔憂。

在新疆集中營問題上的研究頗受關注的德國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週四在華盛頓的一場有關新疆局勢的國際會議上表示,中國政府與國際社會對新疆現狀有着截然不同的描述,包括“再教育營”的性質、場所環境、關押人數、政策目的等方方面面。他說,如此明顯的認識偏差帶來了連鎖效應。

 

“在這樣的一場充滿感情色彩的僵局中,外界指控當局關押的人數持續上升,而維吾爾人社區顯然非常受挫,因爲情況並沒有多大改觀。”

他舉例說,人權組織、維吾爾團體和美國政府把這些羈押場所稱作“集中營”,而北京當局卻表示它們只是職業培訓中心。前者估計目前有100萬到300萬穆斯林被關押,而後者表示人數根本沒有那麼誇張。前者認爲它們是在揭露中國政府的謊言,但後者卻指出西方媒體和美國政府一直在與中國作對。

早在一年前,鄭國恩就在一份報告中寫道,根據中國公安內部文件、媒體報道、知情人士的聲明,當時新疆“再教育營”就已經關押了幾十萬到上百萬人。他也因此成爲了分析近期新疆局勢的知名學者之一。

鄭國恩說,爲了更有效地反制北京當局的宣傳口徑,國際社會應該注重於建立一套準確、有戰略性的術語,通過分析中國政府的聲明來揭發它們的謊言。

官媒報道承認“培訓中心”是洗腦工具

談到當局設立這些“再教育營”的真正目的,鄭國恩舉了一個極具代表性的例子。《新疆日報》去年引述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司馬義•鐵力瓦爾地(Ismail Tiliwaldi)說:“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把宗教極端思想從那些受到‘三股勢力’蠱惑的人的頭腦中清除出去......是新疆反恐維穩的一項創舉。”
鄭國恩展示烏魯木齊教培中心(Urumqi Vocational Training School)的一間教室裏面,年齡不一的女學員們在圍欄裏聽講。(記者家傲攝)
鄭國恩展示烏魯木齊教培中心(Urumqi Vocational Training School)的一間教室裏面,年齡不一的女學員們在圍欄裏聽講。(記者家傲攝)

爲了向與會者展現這些場所的真實性質,他還展示了烏魯木齊教培中心(Urumqi Vocational Training School)的內外景。他介紹說,一位不具名的知情者去年年底參觀了這個場所,並使用了一個模型軟件進行了場景還原。

立體模型顯示,學員們的學習環境堪比“拘留所”,令人難以置信。

“在教學樓(的一間教室)裏,知情者看到了這樣的景象:一位看守者站在門口,一名老師站在黑板前,還有一羣女學員在如圖所示的牢籠裏學習。”

他解釋說,這樣的情景還原讓人毛骨悚然,但它們卻是描繪這些在押人員日常生活的絕佳方式。

鄭國恩表示,通過對中國官方材料的研究,他得出了一系列結論。他發現北京當局注重於反駁能夠反駁的說法、否認能夠否認的指控,但他們很難反駁直接的事實性證據。這意味着,國際社會在說明新疆問題時應該採取一些技巧。

“我認爲我們的勝算更大,而且我們掌握了更多的證據。我相信維吾爾人社區以及所有爲此而努力的人能夠做得更好,如果他們能夠使用確切的語言。這些語言可以適當強烈。但他們需要避免使用一些誇張宣傳,因爲這些不準確的推斷性語言會讓中國政府更容易反駁。”

章聞韶:新疆“再教育營”最新數字是98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中國留學生章聞韶(Shawn Zhang)通過對谷歌衛星圖像進行分析,整理出了新疆“再教育營”的部分清單。

他週四通過視頻連線告訴與會者,截至目前,他統計出了新疆48個市縣的98個“再教育營”。去年以來,當局擴建了至少16個場所,而和田、庫爾勒等地已經形成了特大“營地羣”。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