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中國化”抵達海南 穆斯林受打壓

2021.02.18 17:05 ET
宗教“中國化”抵達海南 穆斯林受打壓 宗教“中國化”抵達海南 穆斯林受打壓
RFA製圖

中國官方實施宗教“中國化”的工作仍在繼續。美國《紐約時報》日前報道,成爲當局新一輪宗教打壓目標的,是一個居住在海南三亞、人口不超過一萬人的穆斯林社羣。

在距離北京約三千公里外的海南三亞,坐落着一個有着近一千年歷史的回輝人(Utsuls,佔族穆斯林)社區。這個規模最小的穆斯林族羣正面臨着來自中國政府的打壓。

又一穆斯林族羣被“中國化”

美國《紐約時報》的報道提到,爲了推動大一統中華文化,中國當局正採取行動,削弱該族羣的宗教認同,包括關閉兩所伊斯蘭學校,兩次試圖禁止女學生戴頭巾;當地商店和房屋上的“真主至大”標語被宣傳“中國夢”等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官方口號覆蓋;餐館的招牌和菜單上也刪除了“清真”的漢字。

美國喬治亞大學學生古懿是回族人,擁有穆斯林信仰。他告訴記者,中國的穆斯林政策有連續性,鎮壓在近年裏不斷加劇。

“中國官方利用伊斯蘭文化發展經濟和進行統戰的同時,也一直把少數族裔的身份認同當作是對極權的威脅,要消滅少數族裔的身份認同就必須消滅他們的信仰。”

自2019年10月8日起,海南省三亞市第二中學、第四中學及鳳凰中學開始不允許戴頭巾穆斯林女生進入學校。(爾家硯提供)
自2019年10月8日起,海南省三亞市第二中學、第四中學及鳳凰中學開始不允許戴頭巾穆斯林女生進入學校。(爾家硯提供)

文化迥異的穆斯林羣體

儘管回輝人被中國官方歸類爲回族,但作爲遜尼派(Sunni)穆斯林的他們認爲自己在文化上與其他穆斯林羣體不同。

據介紹,回輝人的語言、飲食和穿着都受到東南亞文化的影響。他們除了說漢語,還使用佔語(Chamic)(與越南和柬埔寨部分地區仍在使用的語言類似)。當地的特色菜餚是酸羅望子燉魚;女性們戴着五顏六色、裝有珠子或刺繡的頭巾(風格與馬來西亞和印尼穆斯林女性所戴頭巾類似)。

古懿向記者表示,三亞回輝人是東南亞的佔族本地化的結果。

“因爲共同的伊斯蘭傳承,他們和中國本部回回之間有較高的相互認同度,所以在民族識別中被劃分爲回族。他們保留了很多東南亞習俗,也一直和馬來半島來往不斷。”



橋樑斷了

《紐約時報》的報道提到,由於三亞氣候溫暖,回輝人經常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穆斯林,成爲連接東南亞和中東穆斯林社羣的橋樑。由於這種聯繫對“一帶一路”倡議至關重要,政府多年來曾一直支持回輝人的伊斯蘭身份認同。不過,過去兩年來相關政策出現逆轉。隨着回輝人與中東的聯繫越發緊密,官方正在當地限制公開表達信仰,切斷他們同阿拉伯世界的連結。

報道引述當地居民表示,一座新清真寺的建設因規模太大和所謂的“阿拉伯”建築元素而被叫停;宣禮塔上播放呼喚祈禱的擴音器被要求搬到地面和調低音量。除此之外,三亞市還禁止18歲以下的兒童學習阿拉伯語;有社區被告知不許再建造圓頂房屋。一些批評官方新措施的人士還被短暫扣押。

臺灣中亞學會伊斯蘭問題專家侍建宇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說,在伊斯蘭教全球化的背景下,不斷有居住在中國的穆斯林通過第三國前往麥加朝聖,到沙特阿拉伯學習伊斯蘭教,導致對中國本土穆斯林信仰方式造成很大沖擊。 “中國官派的這些所謂的阿訇或伊瑪,也就是從中國宗教學校訓練出來的,可能不見得去過朝聖,也不敢修正中國原來的那個信仰內容。去朝覲的人會跟其他國家的穆斯林分享信仰經驗,包括什麼是正統、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該做的等等,回來之後耳語相傳,也會願意捐錢修新的清真寺,所以中國就開始全面打壓,扭轉中國穆斯林信仰方式。”

居住在海南島三亞的一個回輝人家庭(Public Domain)
居住在海南島三亞的一個回輝人家庭(Public Domain)

宗教“中國化”在多地展開

他補充分析說,中國官方對三亞“動手”的時間點並不讓人意外,海南地理位置較爲偏僻,被整頓是遲早的事情。

中國政府早在2018年便從新疆穆斯林入手,逐漸在各地展開“伊斯蘭教中國化”計劃,全力拆除清真寺的各種伊斯蘭標識。本臺曾報道,擁有一百多萬回族的河南成爲試點。2019年下半年,僅河南省新密市就有至少15處清真寺的新月標識和圓頂被強拆。隨後,新鄉市以“統一漢文字”爲由,將當地至少250多家商鋪招牌上的阿拉伯文字清除,食品包裝上的清真標識也要求去掉。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